首页     专题周报    幸福足迹    百姓传奇    图说百姓生活    留言
   首页 > 百姓人家 > 百姓传奇
 
十二世桑顶·多吉帕姆·德钦曲珍:当今中国唯一的女活佛
时间: 2010-09-29           来源: 中华佛光文化网

  十二世桑顶·多吉帕姆·德钦曲珍,在藏传佛教中被认定是产生诸佛的大佛母的化身,同时也是中国唯一拥有大呼图克图封号(藏传佛教上层大活佛的封号)的女活佛。1942年藏历二月初八吉日,在法乐的奏鸣声中,德钦曲珍被载歌载舞的僧俗百姓迎入桑顶寺,举行坐床继位大典,正式成为第十二世多吉帕姆活佛。

十二世桑顶·多吉帕姆·德钦曲珍

  羊卓雍湖神湖像一块蓝宝石,镶嵌在西藏的朗卡孜县的群山之中,而桑顶寺就位于羊卓湖西南的一座山坡上。德庆曲珍的父亲仁典杰布,是一个庄园的管家。早在小德庆曲珍出生前,一些高人就曾预言,仁典杰布家要出女活沸。在德庆曲珍出生不久,她得了一场重病,求神打卦之后,她被送进拉萨仑姑尼姑庙。这年,桑顶寺来选活佛,她认出了前世女活佛用过的东西,被十四世达赖喇嘛封为女活佛。从此她成为桑顶·多吉帕姆。这年是1946年,她才刚刚5岁。要当女活佛了,必须由达赖喇嘛剪掉她的头发。当时,达赖喇嘛年龄很小,摄政王达札活佛便代替他来给桑顶·多吉帕姆剪头发。小女活佛看到,头发只是象征性地剪下一点。

桑顶寺  摄影:吴新华

 女活佛

  小小年龄,女活佛享有许多特权

  女活佛要到拉萨,必须要由嘎夏政府(西藏地方政府)批准,同时,嘎夏会派4个僧官,4个俗官护驾。在沿途每个驿站,都要受到隆重欢迎,场面很大。

  艰苦的学习开始了。女活佛慢慢知道:桑顶寺已有800多年的历史了,有僧人70多名,有8个庄园,8个牧场。它的创建者是普东·确若朗杰,第一世女活佛是曲吉准美。曲吉准美是阿里王的公主,出生于公元1447年。

  念经的闲暇,桑顶·多吉帕姆就去大殿,呆呆地看,看得痴迷。晚上,她常去一至十世女活佛的灵塔殿里。那里有一块宝石,有拳头那么大,一到晚上就闪闪发光。这里根本就不用点酥油灯。

  除了念经,女活佛还得学写字,还有修行。据她说,有一种气功,专门练热气,到冬天,穿再单薄的衣服都不冷。这是桑顶寺独有的。

  每年,桑顶寺都要举办两次大的宗教活动。其中的“嘎旺加乍”,是拜护法神的,要举行8天佛事活动,要念着经,用彩色的灰粉在地上画图案,还要把线弄成各种吉祥的形式,挂在树间。

  在学习、修炼和实践中,桑顶·多吉帕姆慢慢地长大了。

  女活佛的传奇经历

  转眼间,到了西藏和平解放的前夕。

  谣传,像冷风一样刮到桑顶寺:红汉人,人吃人,共产党要杀死活佛和喇嘛。

  一天,4位解放军来到桑顶寺,要见女活佛。桑顶·多吉帕姆心中十分惊恐。出来一看,解放军很和蔼,长得也不像凶神恶煞,他们还给女活佛献哈达,并邀请她去朗卡孜看电影。

  电影?女活佛心中划过一个问号,但她不好意思问,那是什么。到了朗卡孜,她看到一块白布,挂在两根木杆中间,上面有人在奔跑、喊叫。一辆车呼啸着开过来,女活佛抱住了脑袋。看看周围的人,她才安定下来。

  世界真大,好多事我还不知道,桑顶·多吉帕姆想。她更没有想到的是,她能见到毛主席。

  1955年,她随西藏参观团去北京,受到了毛主席的亲切接见。毛主席问女活佛:“你多大了?”女活佛答14岁。毛主席又问:“你的寺庙在什么地方?”她说,在朗卡孜县桑顶地方。这时候,朱德总司令插话了:“是在羊卓雍湖附近吗?”

  总司令竟然知道自己的家乡,女活佛一阵兴奋和激动。

  从北京回到桑顶寺,一些人造谣:女活佛跟着汉人跑了,她当了汉人的老婆。

  1958年,西藏出现叛乱。一股叛匪来到朗卡孜附近扎营,还控制了交通要道。

  叛匪们要求见女活佛,要女活佛给他们“护身符”。女活佛以坐禅为名,拒绝和叛匪见面。叛匪司令安多·列西写来一封信:“女活佛,你吃了不少汉人的大洋,你若愿意继承以前历世多吉帕姆的大业则罢,否则,我们将像对待山南的一个活佛那样,把大洋熔化成水银灌死你。何去何从,由你选择。”另一个叛匪头目也来信说:要派500骑兵接管桑顶寺。

  女活佛害怕极了,她和姐夫、姐姐抱头痛哭了一个晚上。为了避开叛匪,她去了寺东面的温泉。可还是被叛匪找到,最后被裹协到印度。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女活佛回忆说:她当时时刻想回归故乡西藏。她说:“我尽管到了国外,心里却始终惦记着毛主席曾经会见我时说的话:‘只要爱国爱教,中国共产党不会亏待你们这些活佛。’”

  她到了印度以后,没有投靠达赖流亡政府,而是积极与中国驻印度商务代办处联系,后经巴基斯坦、阿富汗、苏联等国,历尽万般风险,终于回到了祖国怀抱。在北京,受到了中央领导的热情欢迎,并参加了国庆活动。1960年,女活佛回到了西藏。

  女活佛的父母在西藏积极参加了平息叛乱的斗争。当时,在桑顶·多吉帕姆的家里,人声鼎沸,最多的时候,这里住着三四百名解放军战士,最少也有五六个。她家管吃管住,父亲还亲自带路剿匪。

  后来解放军走了,叛匪来抓他,他化装成老百姓,逃到拉萨。但叛匪抓到了桑顶·多吉帕姆的母亲。他们想到毒辣的一招,把桑顶·多吉帕姆母亲的双手拴住,拖在马后,然后纵马疾驰。女活佛的母亲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正在这时,格吉贡巴喇嘛出现在路边,他挡住了马的去路。他解开绳索,对叛匪说:“你们走吧,我要狠狠地处置这个家伙。”

  马,消失在远方。格吉贡巴把女活佛的母亲背回家中,细心照料,后又转移到拉萨。

  回忆往事,女活佛每每为父母亲当时参加剿匪的经历而感到自豪。

  “文革”期间,女活佛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一些人把袈裟系在一起,挂在她的脖子上照像,并让她去挖厕所、打土坯、种菜。

  这些她都挺住了,而最令她心疼的是她的无冠帽在“文革”中丢失了,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她在印度那么艰难的情况下,都保住了无冠帽,并将它带回来。

  女活佛完成了她一生只有一次的“炼丹”仪式

  活佛主持“花露药丸炼丹”仪式,在藏传佛教寺庙里是常见的宗教活动。然而,女活佛桑顶·多吉帕姆,每世只有一次。

  1994年,女活佛在桑顶寺隆重举行了“花露药丸炼丹”仪式,终于完成了她多年的夙愿。有上万名信教群众远道而来。

  为了圆满完成这项她一生只有一次的宗教仪式,她特邀请了德高望重的活佛、高僧和藏医学家参加“炼丹”仪式。

  据活佛介绍,“炼丹”仪式中,最关键的是配方,按规定,必须具备8种源根千支藏草药,配好的草药磨成粉,掺入酒糟和蜂蜜,揉匀后的药装入口袋密封在特制的锅内,用酥油灯烤热,然后让其发酵。发酵的好坏是炼丹成功与否的标志,为此,必须由喇嘛念经、祈祷。成功“炼丹”出的药丸,将是非常名贵的。

  女活佛的这次“炼丹”非常成功,开始的17袋药,发酵后装满了整整20袋。

  经过女活佛摸顶的信徒,都得到了“花露药丸”散剂和两粒“长寿丸”。

  据说,吃了“花露药丸”和“长寿丸”,可以医治百病,长命百岁。一位教徒走出寺庙时喜形于色,他对记者说:“这一天是我们全家盼望已久的,从今以后,我们便可以消灾免难,日子会过得一天比一天好。”

  女活佛的“炼丹”仪式持续了近半个月。人们捧着名贵的药刃向女活佛敬献哈达,祝愿她功德圆满。

  现在,女活佛住在西藏的“二号院”内,这是西藏最高层首脑的居住区之一。她现任西藏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她的院子里到处是鲜花,草坪绿如地毯。

  房内,壁纸、地毯、铝合金门窗,很豪华。

  2楼的楼顶上,一根树枝上挂满了五色的经幡,这是有别于这个院子内其它人家之处。

  她喜欢穿一身普通的汉式短装。她虽然因历史因素曾还俗结婚成家,丈夫是个很英俊的藏族汉子,但她始终忘不了,她是桑顶。多吉帕姆,是当今西藏唯一的女活佛,更忘不了桑顶寺……

 

(责编:鹤喆)

我要留言:

         
 相关新闻
 
 
热文推荐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