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山沟沟里的强国梦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刘莉发布时间: 2017-10-11 17:55:30来源: 中国西藏

  陈文是个对食用菌极度着迷的人。

  一聊起菌菇,他能站在海拔近3000米、青藏高原接近零度的风雨中滔滔不绝地连说两个小时。他的目光中有燃烧的热情,在他的心底,有个强国的梦想,这个梦想,他希望能在坐落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县日基村的中国雅江松茸产业园实现。

  茶马古道重镇雅江的松茸传奇

  对于不少中国人来说,松茸,只是一种通过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有所耳闻的食材。殊不知,松茸是亚洲独有的菌类,因生长条件苛刻、味道鲜美、营养价值高,早就是世界公认的“菌中之王”,是世界级的稀缺资源。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松茸生产国和出口国,产松茸的县有近30个,分布在四川、云南、吉林等省份。而这美味却来之不易,主要是因为松茸无法由人工完全培育。

  甘孜州是我国松茸的重要产地,年产量约2000吨。其中,雅江县是中国松茸最核心的产区,年产量达800吨。雅江松茸个头大、肉质细、色泽好、味道香,在国际上备受青睐,尤其受到日本人的狂热追捧。

  2013年,中国食用菌协会授予雅江县“中国松茸之乡”称号;2014年,“雅江松茸”又成功通过了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审定,获得地理标志商标……

  荣誉纷至沓来,但拥有“雅江松茸”金字招牌的甘孜州却是全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并且,甘孜州全州97.1%的土地被天然草场和森林覆盖,是长江上游重要水源涵养地和生态屏障,是中国重要的生态功能区。

  发展,决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如何在留住绿水青山的同时,又能进行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让甘孜人一个都不少地与全国一道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经过反复调查论证,甘孜州决心将以松茸为代表的食用菌产业作为突破口之一。醉心食用菌产业20多年的四川川野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文与甘孜州的想法不谋而合。

  “雅江松茸”开启产业扶贫

  2014年8月3日,规划总投资5.7亿元的中国雅江松茸产业园在雅江县日基村开工。作为国内野生菌类深度开发利用经验丰富的企业家,陈文说,产业园着重体现“生态、藏区、名贵特色”,不仅能依托“雅江松茸”品牌,带动当地藏族百姓长效脱贫,稳定致富,同时,通过现代农业的全产业链科学管理,能够有效提升“雅江松茸”品牌附加值。更重要的是,立足松茸核心产区,产业园将能在松茸保护、科研、规则制定、基因库建设等工作中发挥巨大作用。

  产业园加强滑子菇、猴头菇、白灵菇等珍稀菌类的培育。2017年,已经发展了100户当地村民进行试点。走在投资8000万元,已经建成的产业园一期园区内,可以看到,冷库中是堆积如山的新鲜松茸,几十位工人正在紧张地对松茸进行分拣、定级、包装,车辆来往匆忙,一箱箱从雅江发出的新鲜松茸十几个小时之后就将送达国内外客户手中。

  目前,当地村民参与产业园经营的模式有四种:一是100户当地藏族农民每户盖了一个占地100平方米的大棚,参与滑子菇等菌菇的培育;一种是在林地里进行断木栽培黑木耳;一种是将需要覆土的羊肚菌、球盖菇的种子种到田里;一种是直接在产业园就职。

  陈文算了一笔账:“每个大棚一年可以培育两季,每季6000磅菌菇,每磅产值5元人民币左右,纯收入达1.4—1.5万元人民币,再加上其他方式,老百姓只需浇水和将长成的菇采集好,送回产业园,每户一年就能增收3万元左右。”

  精准扶贫不仅要有好产业植入,更重要的是要改变老百姓的生产方式,改变思想观念的扶贫才是具有长效价值的扶贫。甘孜州因地制宜,通过把从事无序低效传统农业的农民转变为绿色产业的参与者,让世代从事一天只挣几十块钱的低效耕种农业的100户雅江藏族农民,在2017年忽然尝到了一天能挣几百块钱的现代立体高效食用菌产业的甜头,大家高兴地说:“这个厂子还真是我们的财神爷!”

  由于食用菌产业劳动密集型的特点,产业园在解决当地藏族群众就业方面具有很大作用。陈文说:“产业园目前长期用工有40余人,松茸等野生菌菇出产时的季节性用工就不一定了,晚上仅选货的就有150多人,多时达到200人以上。菌种菌包厂冬天时从事生产的也达到近80人。整个园区一二三期全部建设完毕后,长期用工将达150人,季节性用工将达到400—500人,从事菌菇产业的人员将达8000人。”据雅江县政府统计,截至2012年末,该县总人口为49795人。

  在大力推进中国雅江松茸产业园建设,带动周边群众脱贫致富的同时,甘孜州谋划把食用菌这个绿色产业作为精准扶贫的抓手,继续做大做强。按照规划,2017年底,甘孜州大渡河流域将建成12000亩羊肚菌产业带。其中,康定市、泸定县(含海螺沟景区管理局)、丹巴县各4000亩。并且,产业的建设将坚持农旅结合,科学设计大棚外观和颜色, 积极发展创意农业、观光农业、体验农业。

  不过,产业园的雄心远不止菌菇的培育与销售。规划中,园区还包括松茸文化广场、松茸博物馆、松茸基因库、松茸主题酒店、菌菇加工园、食用菌观光公园、科研中心、教育中心、游客接待中心和培训中心。产业园毗邻旅游黄金通道、“中国最美景观大道”318国道,陈文希望能把松茸产业链做成旅游项目,包括到松茸酒店体验松茸美食、体验亲手采摘松茸、参观松茸博物馆等。“目前正在与木雅藏寨联手,形成展陈联合体。”陈文说:“园区的核心工程建成后,将形成集野生食用菌资源开发、产业基地发展、精深加工、生态观光、交易、美食体验、文化宣传等多功能于一体的食用菌全产业体系。如果说整个园区是十壶水,那么我们现在仅仅是把第一壶水烧到了85℃。”

  小小松茸折射出的居安思危、知危图安

  在食用菌行业浸淫20余年,从采摘标准、提升国民健康水平到知识产权保护、反基因垄断,陈文对行业有着更深的思考。

  “松茸是世界级的稀缺资源,现在亟待建立松茸保育区及一系列标准,开展广泛的教育引导。”陈文说,例如采摘标准,在日本,为了保护松茸种群,小于5厘米和已经开伞不再具备商品价值的松茸都是不允许采摘的。

  但是,在中国,松茸采摘还处于极为原始粗放的状态,“不少老百姓到了采松茸的季节,一旦上山后不论大小一概铲除。松茸保育得好,良性深度开发才能更完善,才能更好地造福藏区人民。”

  中国农产品中,食用菌和茶叶是在世界农业市场中占有优势的两大作物,尤其是食用菌,年产人工培育菌3000多万吨。但尽管产量大,菌种却有80—90%在国外。“例如,香菇的基因库在日本,双孢菇的基因库在荷兰、美国。2006 年,日本设置了食用菌专利保护壁垒,在海关对进口食用菌进行DNA菌种检测,如果发现产品是在日本登记注册的菌种的近源种,育种单位就有权收取专利费。但其实,日本登记注册的很多品种比如白灵菇、灵芝等,日本本地根本不长,都是来自中国的,但我们没有登记注册制度,被日本人抢注了,就成了日本的专利品种了。出口这些被抢注的品种,现在还要向日本人缴专利费。这样,只要日本启动种质壁垒,就能操控中国食用菌的出口。长远看,这不仅有损国家利益,也在国家物种基因安全问题上存在很大隐患。”

  陈文不无忧虑地说,松茸是亚洲特有、中国极具优势的国宝级野生菌种,从开发、利用、保护及永续利用的角度讲,建立松茸以及中国其他食用菌种质基因库的问题已经迫在眉睫。到目前为止,中国只开发了几十种野生菌类,大山里还有成百上千的品种尚待开发,而且大部分珍稀菌类生长在藏区。在菌类产业中,中国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所以,这一次,必须占据先机,一定要从松茸开始,把中国菌类的基因库保留在中国!

  陈文说:“全世界第一个松茸基因库就应该在松茸的核心产区——中国四川省甘孜州雅江县!我们一定要理直气壮地向世界宣布:松茸的基因库就应该在中国!这是我们的雄心。包括松茸种源在内的其他中国菌种资源都应该一一建立基因库。如果做不到,那不仅是眼下经济利益受损的问题,长远来看,随着生物基因技术的成熟发展,国家利益会受到更大的损伤,那是愧对祖宗、后代的大事。”

  随着生物技术的日益发展,基因片段将是最重要的物质基础,将带来无法想象的巨大财富。“如果我们把中国数千种食用菌庞大的基因片段保存下来,中国就可能拥有居世界前列的基因公司,中国人就有可能利用丰富的基因财富,创造出更加辉煌的现代文明。因此,我们必须从国家安全、文明发展的战略高度来重视这个问题。”建立食用菌菌种基因库,借助专利制度实施有效保护,加强食用菌行业知识产权制度建设,加大食用菌专利侵权执法力度,保护中国食用菌产业科技创新和产业可持续发展已刻不容缓。而这件大事,或许就将自甘孜开始做起。

  一朵朵藏在深山的松茸,一支支茁壮成长的菌菇,是甘孜人民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更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的寄托。畅想2020年,相信人杰地灵的甘孜也一定会为中华民族以更加昂扬的姿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强国梦的实现,做出更大的贡献。

(责编: 于超)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