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我的故土西藏: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王淑 李元梅发布时间: 2017-10-11 17:57:39来源: 中国西藏

  我的故土西藏,发生了什么?无论是在国内国际都这样备受关注。人们不顾高原反应,争先恐后来西藏云游。除了用身体丈量朝圣之路的虔诚信众,也不乏渴望获取创作灵感的艺术家和骑行自驾游的驴友、使用“长枪短炮”捕捉大美风光的游客和感受别样藏族生活方式的文艺青年,以及中外人类学家、考古学者都怀着不同的期盼和遐想,踏上青藏高原。甚至,还有漂洋过海、终归故里的游子——境外藏胞。

  学者拉加:“回到西藏,无论走在什么地方,感觉就两个字——震撼!”

  生活在异国他乡的藏胞拉加,见到我们就滔滔不绝,感慨万千。故乡西藏是他魂牵梦绕的地方,说起故土在他眼里的惊人变化,拉加目视着远方,侃侃而谈,眼前的家乡与他生活在异国所听到的西藏完全是不同的世界,除了震撼还是震撼。他无法将眼前充满了生机,一片繁荣的景象和记忆中的故乡联系起来。短暂的故乡之行,使他回想起不忍离开家乡时的情景,眼前的一切,不是梦里的云游,是离开18年来故乡人民通过奋发图强、在中央和全国人民支援下改变了的家乡面貌。除了现代的生活方式外,传统文化的保护和传承,也使他惊叹不已。拉加推心置腹地告诉我们西藏之行一路的震撼与惊叹:“在林芝我看到生物的多样性得到了完整的保护。”海拔900米到7700米之间的自然落差,从高山草甸到针叶林,再到针叶林、阔叶林交界处,然后是亚热带到热带,所有的植被都包含其中。这么大的原始森林,其包含的生物多样性保存得如此完好,令环境生态学专业出身的拉加,倍感震动,他认为这在世界上都是不多见的。

  拉加还注意到,在林芝的原始森林保护区周围有很多科研单位和生态保护站,“在西藏我看到在旅游业迅猛发展的同时,政府和民间生态保护意识很强,使人非常欣慰。原始生态的自然环境与藏族文化氛围结合得特别融洽。林芝有着如此多元的自然地貌和绮丽的自然风光,把它称作‘西藏的瑞士’或者‘西藏的江南’,都是太低估它的价值了。林芝就是林芝!”

  林芝带给拉加的震撼是天地造化之大美,而山南带给他的却是历史底蕴之醇美。拉加是听着格萨尔王的故事长大的,到山南之前,只限于书面上的感受,到了这里之后,他用眼睛直观地看到了西藏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吐蕃时期的藏王陵,历尽岁月的烽烟,还能完好地呈现在世人眼前,令他感动。在西藏第一座寺院——桑耶寺里,他领悟到,高僧大德们为了世间众生的终极幸福,在历史的长河中虔心修行;如今,传统文化和百姓的宗教信仰依旧融合在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中,令他感到十分亲切。他说,“回到西藏,无论走在什么地方,感觉就两个字——震撼!”

  为使孩子能深刻体会高原人的生活,拉加特地带着他13岁的女儿回到西藏,几天的拉萨、林芝、山南旅游经历,无论是城市、乡村,传统文化和现代生活的结合都超乎了他的想象。待在拉萨的日子里,他亲眼看到,八廓街里普通的信众都能够自由的转经朝拜,经商贸易,藏族文化浓郁的传统建筑,与现代文明有一种完美的结合,置身其中,有一种安宁的感觉。

  拉加激动地说:“拉萨,是我们这些藏胞内心最关心的圣城,在国外所听到的圣城和现在眼睛里所看到的拉萨,完全不是一回事,眼前圣城的变化让我震惊,传统文化的保护超乎想象的好!拉萨融汇了藏文化和现代文化,我要为心目中的圣城大大的点个赞,同时,我也明白了全世界的人为什么慕名而来。”

  商人丹增:“要说西藏的变化,我是最有发言权的!”

  家在八廓街的丹增,早年于咸阳民院(今西藏民族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便在八廓街做起了小生意,94年离开拉萨,96年到了美国,投资房产、珠宝生意。如今的丹增,一身合体的西装,手戴名表、珠宝,笑容可掬,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

  说起拉萨的变化,生于兹长于兹的丹增自信地说道:“我是最有发言权的!”

  在丹增的记忆中,小时候的八廓街脏乱差,到处都是流浪狗,臭烘烘的。眼前,八廓街那些熟悉的建筑和韵味还在,环境却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整洁、祥和、安宁,传统的民居建筑得到了整体的保护,居民们整体素质上了好几个台阶,朝圣的人群井然有序,商家商品琳琅满目、品种丰富,八廓街内再也没看到乞丐。丹增笑言到:“还有,我都找不着回家的路了……”

  丹增说,我每年都力争回到故乡来看一看,记得第一次回西藏,激动的心情没法表述,认为我的家乡会有变化,但怎么着一定都无法跟我在国外的生活相比,为表达一种心情,随身带了许多美金,特别是走到寺院里,一个劲儿地往寺院里撒美金。一路下来,足足撒了2万多。后来,随着我的慢慢观察,发现寺院真不缺钱。朝圣的人、供养的人、旅游的人、加上寺院自身的门票使寺院收入很高。政府还投入巨资修缮和保护寺院传统建筑,僧人们无论是看病、养老,据说每年还有健康体检的费用都由政府买单,生活有了可靠的保障。甚至我还发现寺庙都配备有防火、救火措施,这对寺院文物保护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可以看出,政府的政策和措施关怀已到了西藏的每一个人群和角落。对此我不仅有些意外,还有些吃惊,这也和在国外所了解的情况完全不一样。我们所听到的寺院被毁、传统文化被破坏,而在西藏看到的不仅是对传统文化的保护和修缮,传统的宗教信仰不仅得到了尊重,百姓的宗教信仰自由也得到了保证,这些和在国外所了解的情况恰恰相反。

  丹增说,至今我家里的老人还生活在八廓街,每天的生活与过去的传统基本相同,早上去转经,磕108个头,近80岁的老人,身体还十分硬朗。父母退休后,政府的补贴完全够用,生活质量高,没有一点后顾之忧。丹增感慨地说,每次回来都想孝敬老人,给家里留点钱,可每次临走时,老人又把钱重新还给我,他们说:“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钱!”丹增担心老人年纪大了,想给他们找一个保姆,却困难重重,现如今国家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就是农村的贫困孩子也不许休学,老人们说:“农村的孩子上学学了技术,自主创业,没有保姆这个职业啦!”丹增说,更可贵的是在西藏的养老院里,还看到90多岁高龄的老人得到国家无微不至的政策惠顾,生活安排得十分合理,除了吃、住,医疗方面养老院也都精心的考虑,每个月还有零花钱,生活非常如意。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是真的……当丹增了解到西藏养老已经基本覆盖全区时,他激动地说:“我真的老了也想报名去养老院。”这和美国的养老也有很大的区别,在美国,丹增年纪较大的朋友,不管是去高端还是低端的养老院,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很孤独,另外美国的枪支管理很混乱,甚至有时候会有生命危险。

  在西藏旅行时,丹增听说几年来国家对西藏各方面的投入巨大,特别是在基础建设方面。未来,西藏的交通将更加便捷,无论是高速公路、火车、飞机,交通网络将实现一体化,这将会为这个地区带来不可想象的变化。丹增说,离开家乡20多年,没想到我曾经的合作伙伴资产都已上了千万,我没能在国内发展,真的有些亏了。

  打开话匣子的丹增滔滔不绝地说道:在国外,别人一说到藏族,总是用一句“宁杰(藏语,‘可怜’的意思)”来看待藏族人的生活,因在西方媒体不实的宣传中,藏族在外国人的眼里不仅落后,连吃饭都有些问题。而现实的西藏与别人口中的西藏相差甚远,我就是从小在西藏读书到大学毕业,都是全免费的,没有花过一分钱,还有零花钱呢。然而,这些辩白在国外显得那样苍白无力,无人相信。而今西藏在祖国内地的帮助下,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虽不是旧西藏过来的人,是在新中国成长起来的,可20多年前的西藏和今天的变化,用这个词一点儿都不过分。祖国的强盛,西藏的繁荣,家乡的变化,不可想象。作为海外游子,还有什么比这更加自豪的呢!它不仅提升了我们民族的自尊与自豪感,在外国人的眼里连地位也不同了。别以为在国外就没有种族歧视,只是表现方法有些不同罢了。从心里我希望的是家乡越变越美好。

  育人者德吉:“每年都想带上境外的藏族小孩,回来看看家乡的变化。”

  同样出生在八廓街的德吉,1990年离开西藏去了印度,那时她才14岁,后来又辗转去到美国。在纽约从事幼儿教育工作的德吉,英语和藏语都说得很好,普通话不太流利,语速缓慢,语气温柔。

  德吉跟我们讲述:为了体验小时候拉萨的生活,我去了一家非常普通的甜茶馆,茶馆新颖,与20多年前有所不同的是,中年妇女和年轻的姑娘也非常之多,特别是中年妇女谈论的话题,让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们的穿着普通,语言却是:今天我已拿出200元去帮了谁谁谁。另一个妇女说:我拿出了100元帮助了谁谁谁。谈论的话题不是妇女之间的家长里短,却在谈帮助他人之类的话题,不知是出于感情色彩还是什么,这些都让我为之动容,看得出她们对当下的生活非常满意知足。

  2014年,德吉和一些藏族朋友回西藏,包括在美国、印度出生的藏族孩子,让他们吃惊的是眼前的西藏美丽而富足。德吉在纽约开了3家幼稚园,每周末需组织纽约的藏族小孩学习藏文。德吉告诉我们,她有一个小小的心愿:希望每年夏天都能带着她的孩子和其他藏族孩子回西藏看看家乡的变化。

  看着家乡的变化,无论是丹增、拉加还是德吉,都争先恐后地想为家乡办点实事。他们说:祖国在不断地进步,在国际上的地位越来越高,看到内地许多人为我们的家乡提供如此大的帮助,作为一个藏族人,能为家乡尽心尽力做点什么是我们的荣幸。

  谈话快结束时,丹增兴奋地提醒说:“坐在我面前的记者,是否还记得20多年前的我?八廓街一个不起眼的小商贩,我们曾经还跟其他朋友在你家聊过西藏文化收藏。”看着眼前的这位富商,我怎么也无法把他与20多年前八廓街的小商贩联系起来。人们说相逢是缘,大千世界,辗转流逝,时远时近,仿佛时光穿越。眺望远处古老的八廓街,这充满魅力的古城,内心翻涌着无限的感慨。我在西藏出尘入境生活了数十载,生于此的同胞漂泊异国他乡几十年,圣城相逢的缘分令人动容。时代发展转换,蓦然回首间,一切都将成为记忆。大昭寺和八廓街华灯初上,游人如织。人群中,一队朝圣的信众格外引人瞩目,他们一边走一边五体投地、匍匐叩拜。而聆听着同胞们谈说自己对家乡巨变的感受,和想为家乡建设出一份力的想法,我的内心甚是欣慰。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而亡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相谈甚欢的我们,握手言别,仅以弘一法师的偈语送给即将天各一方的彼此,愿雪域西藏就是我们最终的归宿。

(责编: 于超)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