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文化

笔墨下的文化密码,市场价值看涨?

蔡显良 发布时间:2019-04-23 14:30:00来源: 羊城晚报

  受访嘉宾

  蔡显良

  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暨南大学书法研究所副所长,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陈绮雯

  广东精诚所至艺术品拍卖公司创始人,董事总经理。20多年艺术品拍卖从业经验,对中国拍卖市场有深刻的认识和敏锐洞察力。

  文人意趣、文人审美正日益受到收藏界关注。从曾巩的《局势帖》,到去年的苏轼《木石图》,都是文人书画频创天价纪录引起轰动的例子。而各大拍卖行近年来也纷纷推出“文人书房”等专场,从文人书房中把玩的器物,到文人间雅聚交流的题词信札,都成为收藏新热点,频频创出此前未有之高价。

  文人书法的艺术价值与历史文献价值,该怎样欣赏与解读?作品中体现的文人意趣与审美,会否更丰富复杂,有更多“伏笔”意趣值得挖掘?文人书法的市场价值是否仍被低估?收藏时有何要点?

  继上月本报推出《书法热潮背后,蕴含怎样的文化信息?》,本期《名家话收藏》再次请来业界专家,细细讲解如何挖掘文人书法中暗藏的雅趣与历史文献信息,以及研究收藏需要注意的问题。

  文人意趣当红

  文人书法的艺术价值,如何欣赏?

  壹

  在收藏领域,文人意趣与皇家审美,往往有不同的特色。曾经皇家审美引领收藏的高价标杆,但近年来,文人意趣、文人审美正逐渐为人关注,成为近几年的关注热点。

  不以“书法家”立世,而号称“北宋文学家、史学家、政治家”的曾巩,全文124字的《局势帖》,在2016年就拍出2.07亿的高价,平均每字167万,成为“文人书法”的市场标杆。而去年底一度成为新闻“网红”的苏轼《木石图》,拍出4.117亿元人民币,刷新中国书画成交最高纪录。这些天价纪录不仅代表着艺术品自身的身价,带出的市场信号引人关注。专家表示,文人书画,无论在古代书画还是近现代书画板块中,都是受到关注的“当红势力”。而各大拍卖行近年来也纷纷推出“文人书房”等专场,除了文人书房中把玩的器物,文人间雅聚交流的信札手稿,也成为收藏新热点,反映出现代藏家对于文人意趣、文人审美的重新关注。

  笔墨下的文人意趣,体现在哪里?与传统“书家”作品相比,文人书法还有哪些艺术价值?蔡显良表示:“人品、学问、才情、思想”之外,文人书法中的文本内容、笔墨中所承载的史料文献价值,也是值得研究的价值所在。

  羊城晚报:包括文人、学者等在内的文人书法,它的艺术价值,最主要体现哪几方面?

  蔡显良:目前来看,文人书法可分为广义和狭义两种。广义上的文人书法就是指文人的书法,而狭义上的文人书法,可以借鉴陈师曾的文人画概念进行界定:“书法中带有文人之性质,含有文人之趣味,不在书法中考究艺术上之工夫,必须于书法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此之所谓文人书法。”狭义上的文人书法就是纯粹的艺术作品,而广义上的文人书法,则除了艺术价值评判之外,还要更多地关注其历史文化价值。

  当然,随着时代的变迁,文人的内涵也在变化,变得相对复杂,因此文人书法的内涵也变得很复杂。过去的文人一般是指研读经史子集、喜欢吟咏诗词歌赋的士人;五四以后,又把写新诗、写散文、写小说的读书人当成文人;而现在,随着学科分类的细化,高等教育的进步,文人概念正不断泛化。

  陈绮雯:回答这个问题以前,我们先看看历代文人书法的成就和影响。宋代的苏东坡、黄庭坚、米芾都是大文豪,书法于他们只是末项或者余事,他们不是专研书法结体运笔的书法家,但他们在书法上的影响至今仍然被作为法帖被后人不断临摹,并且一代代延续下去。元代的张天雨是诗人,他的书法也被当世和后世视为法本。明代的祝允明、傅山也是大才子,他们的书法现在还是收藏家追捧之物。清代的郑簠、张照,近代的鲁迅、田汉、巴金、罗振玉等等不胜枚举。

  羊城晚报:与纯粹的书法家作品相比,文人书法有何值得关注之处?

  蔡显良:陈师曾说:“文人画之要素:第一人品,第二学问,第三才情,第四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文人书法也不例外,狭义的文人书法亦须从这几个方面进行审视。而广义上的文人书法除了这几方面之外,还需更加关注其文本内容,研究其所承载的史料文献价值。

  陈绮雯:文人,就是文化名人,他们都是在某一方面有重要影响或者特别贡献的名人。与书法家作品相比,文人书法的特点是随性、真性情流露,又因其独特、综合而深厚的艺术造诣,字里行间流露出艺术的美感。文人书法很耐看,很有内涵,不会程式化,个性风格鲜明。另外,文人书法往往有背后的故事,除了书法本身的价值,其书法外独特的文献或者史料补充等价值而越发珍贵。

  贰

  挖掘隐藏密码

  笔墨下的历史文献价值,亟待挖掘?

  文人雅集的诗书画创作、题跋题词,来往书信、互赠作品,其中都会留下不少值得细细推敲探索的文化信息。这些隐藏在书法笔墨之下的历史文献信息,犹如草蛇灰线般,等待后人解读发掘。这种探索的趣味往往会带来更深层次的趣味。

  此前曾有收藏界人士与羊城晚报记者表示,不少岭南大儒的研究,还有待专人系统进行。例如岭南大儒陈澧,作为广东近代书法承先启后的重要人物,按照他的学术价值学术地位,在广东应该算是清末张之洞之后的一代大儒,但目前的系统研究还远不足够。陈绮雯表示,陈澧出生地就是现在广州的北京南,他读书的粤秀书院就在广州百货大厦旁边。他祖上是浙江绍兴人,后来又到苏州,在他祖父辈南来广东后,他才真正入籍广州。“广东的一些文化名人,祖上并不是广东人,但他们来广东后,融入这个地方的生活,不遗余力地传播中原文化。晚清民国广东人的成就与影响力很大,跟这些人息息相关。”

  羊城晚报:以书法为载体来研究文人、大儒之间的文化交流(例如雅集题词、来往书信文稿),是否也是文人书法作品中值得注意的一个价值所在?

  蔡显良:这正是其艺术价值之外的历史文化价值之所在。以雅集题词、来往书信文稿、互赠作品等书法文本作为载体来研究文人、大儒之间的文化交流,既能多维地反映他们的人格、学识、胸襟,也能通过他们之间的交往历程与人脉网络,立体地展现当时的社会关系、人文风貌与世俗情状,从而为进一步研究当时的社会、文化与历史提供有益的借鉴。

  目前正在何香凝美术馆展出的《眼中朋旧谁人杰——何香凝与南社社友书画手札展》,这一展览刚好全面诠释与展现了文人书法的社会价值、史料价值、文化价值与审美价值。革命者参与文艺,文人投身革命,决定了南社最刚健的品格。展览围绕着1909年结成的南社及其社员之间的书信来往而展开,展出的作品为“南社”社员的书法、绘画作品、日常书信手札,总数约150件。这些手札书画作品既勾勒出了历史人物性格中更为生动的一面,使观众重新领会了旧时代文人雅儒的日常书信生活,又反映了那个历史时期波澜壮阔的时代风云与社会变革。

  陈绮雯:以书法为载体来研究文人之间的交流,非常有意思,有些甚至可以补充前人的纰漏,或者书法背后的故事,这也是文人书法的另一种重要价值。比如我们春拍中有一份清代岭南大儒陈澧写给学海堂学长陈朗山的词稿,这个词稿明确署年款是同治元年十二月,与陈朗山词集《荔香词钞》记载时间吻合,而这个词稿时间比词钞记载的早几天,因为词钞收录的同一首词有一个句子和几个字眼是在我们这个词稿上做了修改,而陈澧年谱关于这首词的创作时间误记为同治二年,刚好可以修改年谱之误。

  还有两件非常特别的文人书法,是已故著名古文字学家马国权先生旧藏,并由其家属提供的。一件是罗振玉、王国维致容庚先生书信手抄本,一件是吴大澂金文手抄本,这两件的特别之处是:都是容庚先生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即民国北平时期)的手抄本,从中可以不仅可以看出容庚先生是如何做学问的,其对恩师的敬重怀念之情,还可看到他的临摹功夫。这些都是研读文人书法时,非常有意思之处。

  羊城晚报:文人书法的艺术价值赏析,学术门槛是否更高?

  蔡显良:既然是评判书法作品的艺术价值,那就只能从笔法、结构、章法这些方面去评判其艺术水准,书法审美知识的储备,决定了审美眼光的高低,与其他学术门槛没有太大关系。

  目前,广东对于文人书法的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尤其是对广东本土文人书法的研究尚不成体系。比如广州美院之于岭南画派、岭南画派之于中国绘画的贡献有目共睹,岭南画派创始人“二高一陈”的书法各具特色,其后黎雄才、关山月乃至刚离世不久的林丰俗等后继者均在书法上颇有造诣,但目前对于岭南画家这一文化群体在书法上的创作与成绩,以及他们的书法对于绘画的作用,都有待深入地研究。

  陈绮雯:文人书法的艺术价值、学术价值是比普通的书画作品门槛高一些,因为藏家需要比较深入了解其背景,才能发现其价值。不过,这正是文人书法的魅力所在。

  目前广东本土学术界对书法是花了力气在研究的,比如广东历代书法研究丛书,都很有研究成果,也成体系,但藏家对文人书法的重视还有待认识和进一步提高。

  叁

  市场反馈渐热

  文人书法的市场价值,是否被低估?

  收藏市场上,文人书画正成为新的关注热点。近年来,一些有历史价值和文献价值的书法作品、来往信札等,正逐步受到市场的认可。经过专人系统研究整理,包括手稿、信札在内的作品,频频拍出高价。

  例如近几年在收藏市场受到关注的海派霸主吴湖帆,不仅家藏颇丰,自己书画俱全。曾经主持举办“孤帆一片日边来:吴湖帆文献展”的上海油画雕塑院院长肖谷,就曾对记者表示:“系统地整理吴湖帆与友人的来往信札,其中呈现出来的历史文献价值,能够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去窥视那个年代的一些客观事实。”

  羊城晚报:文人画现在受到市场的极大关注。与绘画相比,书法的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一直被低估,这个情况可能在未来几年的市场出现转变吗?文人书法对此有何积极意义?

  蔡显良:自宋元时期诗书画印融为一体的文人画流行开来之后,文人画与院体画一直抵牾前行,时而针锋相对,时而并行不悖,共同汇成了中国绘画的大江大河。而文人书法一直是中国书法的主流生存状态。文人书画受到市场关注,既体现出人们审美情趣的变化,也是艺术规律和市场规律所致。

  就一般性的市场规律来看,书法低于绘画的市场价格。其实从艺术价值来看,书和画孰高孰低,无法区分。大概也正因为如此,近几年不断有书法的拍卖价格勇攀高峰,比如《出师颂》、《砥柱铭》等, 打破绘画价格的垄断。但整体上绘画价格比书法价格偏高的趋势,短期内还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包括文人书法在内的各类书法作品,只有在艺术水准不断提高的情况下,才对市场的推动有积极意义。

  陈绮雯:现在的文人书法,其价值还未被完全发掘。在明、清的收藏书籍或者题跋里,我们可以看到古人对前代文人书法的追捧,片纸只字已经被视为拱璧。前人比我们有文化,比我们知道文人书法的重要性和价值。而现在的拍卖,同一个文人书法,如果以真迹论,也是时高时低,市场不是很稳定,表现出藏家的认知有待进一步提高。

  肆

  收藏Tips

  羊城晚报:收藏时,如何判断文人书法的价值?

  蔡显良:文人书法的价值,大体由两个重要方面构成:一是历史文化价值,二是艺术审美价值。虽然文人本身名气的大小,对其作品价值的大小有一定的影响,名气越大、历史越久、内容与重大历史有关的书札,其价值就越高。但最为重要的一点,还是其书法水准的高低。在其他方面相似的情况之下,书法水准越高,价值显然就越大。

  羊城晚报:对于文人书法如何建立收藏体系,有何建议?

  蔡显良:收藏体系的建立因人而异,即可进行纵向分类,分为古代、近代、现当代进行收藏;也可进行横向分类,比如分成手札类、手稿类和作品类等。但任何一种分类收藏都要视财力而定,也不能盲目跟风,要有自己独特的思考。(林清清)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