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文化

严复在津二十年曾住哪儿?

严孝潜 发布时间:2020-06-22 11:12:00来源: 今晚报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后,中国面临亡国灭种的危险。在这种历史背景下,严复挺身而出,高举爱国与科学两面大旗,译注了《天演论》等十余部西方学术名著,在当时因循守旧、故步自封清王朝统治下的旧中国思想界,宛如巨石投入深潭死水,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影响。

  1880年至1900年,严复在天津北洋水师学堂任职,在津二十年住在什么地方,特别是在哪儿翻译的《天演论》,一直为学界关注。  

  严复书信中提及的住址

  第—处是“法界德威尼寓旁胡同第一家”。

  1890年6月4日至6月8日期间,严复写信给他当时在上海“镜清”轮的四弟严观澜,“申江别后,即于十二日行抵天津,一路风浪平静。嫂氐及璋侄皆无眩晕,足慰廑念。沽河水淤,‘海晏’至白塘口,坐马车到紫竹林,暂顿吕亲家处。至十六日始移入新居,在法界德威尼寓旁胡同第一家”。

  第二处是“津卫大狮胡同大甡字号后严公馆” 。

  1894年10月3日,严复给时远在福建的陈宝琛写信,当时正值中日黄海海战发生,史称“甲午海战”。严复在信中评说时局:“所最可痛者,尤在当路诸公,束手无策,坐待强寇之所欲为。” 严复在这一封信末提到:“从者如有赐覆,径寄津水师学堂或津卫大狮胡同大甡字号后严公馆当不失也。”

  第三处是“海大道德源里新居”。

  1899年3月底4月初,严复回信给张元济告知:“月之望夜,东邻不戒于火,弟适在局,举家雌弱,几被六丁取去;幸亲友扑救者多,昨于乱书检出,差喜瓦全。不然,数载苦心,一炬尽矣!居室半毁,不堪更住,刻已移住海大道德源里新居。”

  学界推测的严复住处

  严复在天津还住过其他一些地方,但均未发现翔实的文字记录,多是学者的推论猜测。现将严复在北洋水师学堂任职二十年期间的住处梳理如下。

  1880年8月,严复独身一人来到天津,1881年1月离开天津回福建和上海招生。这四个多月中,可能是住在天津机器局。

  严复在1881年6月从上海回津后,独身一人,可能改住在水师学堂宿舍。1883年他把母亲、妻子王夫人和大儿子严璩接到天津居住,住址不详。

  1885年7月,严复回闽参加乡试,王夫人和大儿子留住天津,不料名落孙山,于1885年11月与母亲一起回到天津,仍回原住处同王夫人和儿子相聚。

  郑孝胥在1885年11月28日的日记中记载:“同杨颂岩出步河堧,至幼陵(严复)新宅小坐”。说明严复搬了新居,但郑孝胥没有写明严复“新宅”在什么地方,只写“出步河堧”,“河堧”即今张自忠路 ,表明严复“新宅”当在河堧外,但具体地址不详。

  严复在1889年11月,携妻子和儿子离津回闽奔母丧。1890年5月,严复经上海乘“海晏”轮回到天津,没有回到“河坝外的寓所”居住,而是暂顿亲家吕增祥处。吕增祥住址不详。

  1890年6月,严复写信给他时在上海“镜清”轮的四弟严观澜讲:“申江别后,即于十二日行抵天津……暂顿吕亲家处。至十六日始移入新居,在法界德威尼寓旁胡同第一家”。该胡同叫什么名字,不详。

  1894年10月,严复给时远在福建的陈宝琛写信提到:“从者如有赐覆,径寄津水师学堂或津卫大狮胡同大甡字号后严公馆(现天津古文化街天演广场附近)当不失也。”对这封信,有的学者认为这是一条孤证,未有其他资料佐证,我认为这封信是严复亲自写给陈宝琛的,理应采信。

  1899年3月底4月初,严复回信给张元济告知:“月之望夜,东邻不戒于火……居室半毁,不堪更住,刻已移住海大道德源里新居。”但德源里新居地址不详。

  有学者从严复1890年在“法界德威尼寓旁胡同第一家”住过这一线索联系到1894年严复搬到“津卫大狮胡同大甡字号后严公馆”,再联系到1899年严复回信给张元济所述及夏曾佑当天日记判定,自1890年至1899年,严复一直住在紫竹林“红楼后”,并在此翻译了《天演论》。我认为过于草率,还有待于新资料发现后加以确认。

  严复从1894年到1899年期间,在津卫大狮胡同住了五年,在1896年开始翻译《天演论》,于1898年正式出版。

  1900年7月,八国联军侵占天津,严复全家随难民从英租界码头搭船离开天津,赴上海,结束了他从1880年至1900年在北洋水师学堂的二十年生涯。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