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文化

当通航小镇遇到中初鸣遗址,怎么办?

马黎 发布时间:2020-06-22 11:16:00来源: 钱江晚报

  6月17日,浙江省文物局、德清县人民政府在德清召开了一场论证会。全国各地的文物考古专家都来了,他们要论证的对象,名字有点长:德清中初鸣良渚文化制玉作坊遗址群。

  距离良渚古城18公里,德清中初鸣这个地方,发现了良渚人的大型制玉作坊群。2017年10月-2019年12月,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德清县博物馆在这里进行了大面积系统调查和勘探,发现和确认良渚文化时期的人工营建土台23处,明确了这个区域存在一处良渚文化时期大规模制玉作坊群,总面积达100万平方米,我们叫它“中初鸣制玉作坊遗址群”,距今4800年-4500年,属于良渚文化晚期。

  2019年,钱报记者曾做过深度探访,当年,这项重大考古发现也入围了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请注意,这场论证会有一个定语:考古成果和保护利用论证会。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希望遗址群得到原址保护

  中初鸣遗址勘探面积100万平方米,这个4500年前的制玉作坊群,规模相当大。而这里,是德清当地通航智造小镇建设项目所在,一个工业开发区,涉及通用航空制造等产业。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希望当地政府对遗址进行原址保护,尤其对目前保存较好、格局最为清晰的中初鸣-王家里、田板埭及杨墩农庄内的土台及周边废弃堆积进行整体保护。

  中初鸣的发掘和研究,已纳入国家文物局十三五重大专项课题“考古中国:长江下游区域文明模式研究——从崧泽到良渚”。

  作为“考古中国”课题项目的专家,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栾丰实先生用四个关键词,准确概括了中初鸣的价值:范围大、时代早、专业化、唯一性。

  100万平方米,这个规模是让很多专家震惊的数字。

  “在目前发现的史前遗址里最大的了,特点又明确,和玉器加工制作有关,可以说是手工业,也可以说是史前的工业制造,大型遗址群,太难得了。”同样作为“考古中国”课题的专家,江苏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林留根点赞浙江考古人,“浙江考古所用三年时间,勘探调查100万平方米,23个土台,对遗址的总体面貌已经搞得非常清楚,这需要下很大的功夫。”

  所谓唯一性——这是目前发现唯一的中国史前制玉作坊遗址。所谓专业性——栾丰实说,良渚玉器生产水平为什么这么高,就是因为专业化。现在虽然只发现良渚人在这里做玉锥形器、玉管,还有一些零星的小坠子等档次不高的小件,但未必不做玉琮、玉钺,这就得慢慢发掘。

  除了2018年保安桥的发掘,2019年,考古所又对王家里进行了发掘,两者性质一样,作坊遗址群的特点很明确,此地并不是单纯一个做玉器的房间或是工厂,而是存在一处有组织有纪律有规划的“园区”,让我们看到当时良渚人制玉的生产模式和规模。

  “看一看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方向明的手绘复原图,这是中初鸣的历史生活图景,也是价值体现,聚落形态明确。每个点都是这样的布局,说明一个国家对它有系统管理,对中国史前聚落考古具有重要价值。中初鸣遗址填补了良渚文明在玉器制作发现上的空白,是良渚文明特殊价值的体现,这是可遇不可求的。”林留根说。

  通航小镇和中初鸣遗址能否融合

  作为良渚古城遗址公园的拓展

  玉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文化基因,玉器显示的中华文明发展脉络,也是中华文明的特质。而中初鸣遗址,正是制造这一文明的载体。

  省考古所研究员王宁远说,在良渚古城体系的几百处遗址中,中初鸣属于规模化制玉遗址中的唯一一处,在以玉闻名的良渚社会,具有极强代表意义。

  2017年9月,为了推进“考古中国:长江下游区域文明模式研究——从崧泽到良渚”课题,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木鱼桥遗址进行了发掘。在发掘过程中,考古人员得知北部的中初鸣村因通航智造小镇项目进行了征迁,当地村民搬走后,盗掘分子趁虚而入,多次盗掘该遗址。随后,德清县博物馆对该项目进行了对接,并将情况上报至浙江省文物局。

  研讨会开始前,大家一起参观了通航小镇,这是一个涉及飞机制造的产业基地。而5000年前的中初鸣遗址,正是一个工业园区。

  很多专家就想到,两者是否可以融合起来,作为良渚古城遗址公园的一个拓展。

  “这里是新型产业,离良渚古城18公里,这是最天然的古老文明和当代生活结合得非常好的例子。如果游客从这里起飞,俯瞰良渚古城,看良渚水坝,看良渚古城,作为古城外围的遗址公园的建设,中初鸣可以是良渚古城遗址公园的拓展部分。”林留根建议。

  王宁远也提出,5000年的良渚文明就在德清制造业基地边上,中初鸣同样也是“工业园区”,同一个性质。游客如果在空中俯瞰,你告诉他,这是良渚古城的一部分,很有画面感。

  浙江省考古所所长刘斌说,我们的考古会继续做得详细一点,划清范围、边界,还牵扯到自然地,再共同探讨它的发展问题,如何利用的问题。“我们会从专业的角度把文物的价值说清楚,这样日后的规划才会更科学。”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