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文化

送别京剧名家谭元寿:谭门大师驾鹤去

高凯 发布时间:2020-10-16 17:27:00来源: 中国新闻网

  视频:京剧名家谭元寿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举行 各界人士悼念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北京10月15日电 (记者 高凯)“谭门大师驾鹤去,金声玉振永世留”,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京剧)项目代表性传人,京剧谭门第五代传人,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谭元寿先生遗体告别仪式15日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

  谭元寿先生因病于10月9日12时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谭元寿是梨园世家“谭门”第五代传人,其曾祖父谭鑫培为京剧谭派创始人,祖父谭小培、父亲谭富英(“四大须生”之一)均继承谭派。

  告别仪式当日,叶少兰、赵葆秀、王蓉蓉、于魁智、李胜素、迟小秋、杜镇杰、胡文阁、马未都等京剧界晚辈和其他文化界人士以及众多戏迷前来悼念。

  尚长荣、蓝天野、王珮瑜、李幼斌、刘长瑜等文艺界人士敬送了花圈。

  谭元寿1938年入富连成社科班,从雷喜福、张连福、刘盛通学老生,从王连平、茹富兰学武生。谭元寿于1954年加盟北京京剧团,他较全面地继承了谭派的艺术风格,嗓音高亢,功底扎实,是一位文武兼备的老生演员。

  谭元寿的代表剧目颇丰,既有谭派经典戏《定军山》《南阳关》《战太平》等,亦有现代京剧《沙家浜》,谭元寿在其中饰演的郭建光为众多观众所熟知。

  曾与谭元寿合作四十多年的叶少兰当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元寿大哥去世了,我非常非常难过,他的去世是京剧界的重大损失,谭家几代人为京剧事业、民族文化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著名京剧老生演员杜镇杰自八十年代开始接受谭元寿先生的指导,他回忆称,“谭先生与我的岳父马长礼合作许久,可以说大半辈子都在一起工作,我是八十年代开始就跟他们老哥俩学戏,我的印象里,谭先生一点儿也不保守,虽说家学渊源,但谭先生在艺术上一直是非常开明,与时俱进。”

  京剧界向来看重梨园世家,而最著名的莫过谭家,从谭志道、谭鑫培,到谭小培、谭富英,再到谭元寿、谭孝曾、谭正岩,传了整整七代,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梨园奇迹。

  在谭门的梨园传奇中,最著名的无疑是“伶界大王”谭鑫培,其第四代谭富英形成一个新的高峰。而谭元寿被认为是谭门中承上启下的重要人物。

  事实上,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谭元寿就开始于谭门中扛大旗。自幼便以谭百岁之名登台的谭元寿通过多年的舞台积累加之其后的多方修习,在舞台上逐渐拓展出新的神韵,被认为综合显现出了谭富英、孙毓堃、李少春、高盛麟等他曾受教过的大师级艺术家之神采。

  通过《沙家浜》中的郭建光,谭元寿进一步为国人所熟知。然而自始至终谭元寿先生都不愿被称作“表演艺术家”,这位被行内认为文武双绝的老生演员生前曾数次表示,“梅(梅兰芳)、杨(杨小楼)、余(余叔岩)是艺术家,我父亲谭富英是艺术家,马连良是艺术家,我谭元寿不过学到先父一点皮毛,也称艺术家,真让我无地自容。”

  谭门七代缔造梨园传奇,谭元寿对于后辈的传承十分看重,“我在戏校几乎每场演出,父母和爷爷都会去现场。”谭正岩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谈及爷爷对于自己学戏的严格要求。

  “当年我到了戏校,有些老师有顾虑不敢教我,觉得自己不是谭派的,爷爷发现这个情况以后挨个给老师托付说,‘只要我们送戏校了,您该怎么教怎么教,家里绝不干涉。只要不听话你就打他’。所以受我爷爷所托,在戏校,我真的也没少挨打。”谭正岩说。

  杜镇杰透露,自己眼下正在与谭门七世传人谭正岩联合排演现代京剧《许云峰》,“之前每一次见面,谭元寿先生都要问戏,都要嘱咐我‘多带带正岩’,老人家总说,‘上台是不一样的,青年演员一定要多上台’。”

  杜镇杰直言,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京剧应当加倍重视传承、继承,“从我来说,拼尽全力,身上超不出一百出戏,但是像谭先生这样的老艺术家,身上能有三百出戏,真的是太宝贵的文化财富,我们应该努力留下它。”

  “随着老艺术家们陆续离开,包括刚才跟先生行礼,我一直都在想,未来的京剧该怎么走。”杜镇杰说,“这方面,谭元寿先生一直比我们还着急,每一次见面都要问,在排什么戏。”

  “谭门七代就是一部京剧史,这真的很不容易,很罕见,作为一名京剧演员,我对于谭元寿先生充满尊敬,对谭氏家族充满尊敬。”杜镇杰说。

  “不管是从梨园世家的交往,还是从两派的艺术合作上说,谭梅之间的渊源真是延续上百年,谭元寿先生与我师傅默契合作也有几十年了。”京剧梅派艺术第三代传人、梅葆玖男旦弟子胡文阁当日回忆起谭元寿先生,他表示,“谭先生一直很重视京剧的传承,2011年传统戏《御碑亭》,我师傅和谭元寿先生,我和谭正岩,做到了同台演出,特别值得纪念,到2016年,我师傅不在了,谭家又促成了我和正岩的《御碑亭》合作。”

  胡文阁称,“当时正岩带我去家里,谭元寿先生亲自给我们过戏,我到现在还记得老先生特别提到和我师傅当年是怎么处理细节的,经常提醒我们要稳,在情感的处理上不要过于外露,这就是京剧里讲究的中正平和。”

  如今,“谭门大师驾鹤去”,人们对于谭元寿先生的怀念与追忆长存,这既是对于一位艺术家的不舍,也是对真正伟大艺术不可磨灭之魅力的追随。(完)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