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国内

追忆席世明与战友们的往昔岁月:再见 我们的平凡英雄

刘颖 发布时间:2019-04-30 08:57:00来源: 天津日报

  天津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网上学校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 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

  天津北方网讯:见到他,已是一帧没有色彩的照片。他温暖地笑着,目光坚定又明亮。

  在天津援疆于田工作组17位干部的心里,2019年1月14日,深藏着他们疼痛又灰暗的记忆,那一天,他们的好战友、好兄弟──席世明沉沉睡去,再也无法醒来。

  送别的时候,大家泣不成声。

  “咱一起高高兴兴来,高高兴兴回!”援疆干部廖希飞的耳边一直回响着这句话,这是刚入疆时,席世明与他的约定。而现在,这位老大哥失约了。

  漫天飞沙,回忆变得昏黄。

  2017年2月27日,第九批援疆干部从天津启程,奔赴万里之外的南疆。在开往机场的大巴上,席世明一直在抹眼泪。

  同行的援疆干部徐明递给他一张纸巾。“老兄,哭啥?”“觉得对不起家人啊!”上有80岁的母亲,下有年幼的孩子,席世明曾有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为边疆作贡献,这样的机会一生难得。”思量再三,席世明毅然踏上援疆的征途。

  2020年要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时间紧、任务重,对于于田这样的深度贫困县,更是难上加难。挂职于田县招商局副局长,席世明压力很大,每天忙得如陀螺一般。

  “席哥,看你总不回来吃饭,是不是觉得我们做的饭不合胃口?”援疆干部马欣负责工作组的伙食,他一直关注着席世明。

  “没有没有。是我这边儿太忙了,总赶不上饭点儿,你们吃好喝好。”

  两年来,在大家的记忆里,他很少跟大家一起吃饭,要是回来晚了就吃点剩饭,或者自己对付几口。在收拾遗物时,大家发现他囤积最多的就是方便面,在他的冰箱里还有很多冻饺子、冻馒头、甚至是去年端午节的棕子。

  席世明太忙了,不到两年,带领150多位客商走过100多个村庄。他总说,援疆三年,希望能为当地老百姓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能把更多企业留下来建设边疆,是他最大的心愿。

  招商局局长徐伟深有感触,作为一起搭班子的同事,他对席世明充满了敬佩。“有时候,企业老板来考察,下了飞机赶到于田,都半夜两点了,世明还在等他们。直到把老板们安顿好了,他才放心地回去。他说,咱这地方条件比较艰苦,要把企业留下来,得靠感情留人。”

  来疆两年,徐伟只收到三次席世明的假条,其中有两次还是回津招商。有一次徐伟把假条都批了,因为人手少忙不过来,席世明又果断放弃了休假。

  1月2日,静海区委组织部到于田考察区内的几位援疆干部。如果没有特殊情况,考察结束后,席世明很快就会提职了。

  “组织部今天找你谈话了吧?”当天晚上,席世明给徐伟发了一条微信。

  “谈完了。人好、工作棒!什么时候走?”徐伟觉得,这位优秀的干部可能要回津任职了。

  “不走。跟着你干,扎根于田!”

  这几条微信徐伟一直留到现在,他不愿意接受席世明去世的事实,看着对面空空的办公桌,心里好像被抽空了。

  张翠更是不愿去回忆。1月6日席世明发病那晚,她和芦玉香、徐雪军、王峰三位医疗组的战友一刻不停地抢救。“兄弟,你要坚持住啊!”连夜转院!看着席世明急转直下的病情,四位大夫心里有说不出的痛。

  入住和田医院ICU,当一切归于平静,四位大夫忍不住抱头痛哭。这一夜,自己真像做了一个长长的噩梦,作为大夫,最怕的,就是抢救自己的亲人。

  “回头把机票退了,宁可在病房里过年,也要陪着席哥。”

  “能醒来该多好啊,哪怕是瘫了呢,咱一起伺候他。”

  谁能相信,那个“拼命三郎”、工作组里的“大管家”就这样倒下了!

  芦玉香记得,在进疆前的培训会上,大家第一次见面自我介绍,席世明就说了一句:“今后大伙就是一家人了,有困难找我,我愿意助人。”散会后,有组员说“还是没记住谁是谁”,结果第二天再培训时,每人就收到了一张手写的名单,上面有姓名、联系电话、工作单位,这是席世明连夜做的。芦玉香仔细看了看手里的这份名单,总共17个人,上面没有自己的名字。

  这张名单,芦玉香一直珍藏到了今天。

  来自东丽区的李绍娟老师进疆后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宿舍客厅的图片,向家人、朋友们报平安。没过两分钟,席世明打来电话问:“饮水机没水了是吗?等着我给你送过去。”李老师纳闷:“您怎么知道没水了?”“我看到你朋友圈发的照片了。”

  刚到于田,大家都不太习惯当地的饮食,工作组为大家设立了小食堂。 采买和聘请厨师的重任,自然落到了席世明肩上,他笑着说:“没问题,在家里我也是厨房一把手,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潘鹤立房间的水管坏了,吃早饭的时候,无意间提了一句。席世明饭还没咽利索,拔腿就要去修。“不着急,不着急,你一会儿还要赶飞机出去招商,我找别人弄!”“不用,给你修完,我心里踏实。”

  一进工作组,席世明就买了一架梯子、一个工具箱,谁房子里有点小毛病,一个电话他准到。其实他工作很忙,但只要有人请求帮忙,他从来没说过一个“不”字。

  席世明走后,大伙儿偶然间发现,原来他这个“大管家”,很多事情并不需要亲自动手,只需在前台做个报备,就会有人来管了。“他是希望大伙把这儿当家,全身心投入边疆建设啊!”

  廖希飞无意间录下了很多席世明的生前片断。去年中秋节,大家团聚在一起,赏月、吃月饼。不知是谁放起了音乐,席世明跟着大家一块儿,高声唱起了《真心英雄》。“那一幕幕仿佛就像昨天。”

  斯人已逝。

  工作组宿舍楼里那盏长明灯熄了。直到现在,大家仍然不能接受他已离开这个事实。每次开会的时候,都会为他留出一把椅子,就像他依然还在。

  “再见,等我回来。”2017年2月27日,进疆之前,席世明在他的朋友圈里留言。(津云新闻编辑刘颖)

(责编: 郭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