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地方

不满15岁女孩吸毒已3年 记者带你探访省女子强制戒毒所

李巧 发布时间:2018-06-27 14:38:00来源: 中国江西网

  “我是一名吸毒人员,饱受毒品折磨,无颜面对社会和亲人。我真诚悔过,渴望重生……”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当日,江南都市报全媒体记者走进江西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下简称省女戒毒所),实地感受这个几乎与外界隔绝的戒毒矫正世界。

  省女戒毒所集中了来自全省11设区市的数百名女性吸毒者,其中不乏“二进宫”“三进宫”的复吸学员。令记者惊讶的是,目前在省女戒毒所学员年龄最小的还不满15周岁,却已有至少3年吸毒史,创下该所矫正年龄最小纪录。女性吸毒者呈现的低龄化趋势,由此可见一斑。

  不满15岁女孩 吸毒至少3年

  有着一副小圆脸,留着齐耳短发的女孩小袁,就是省女戒毒所迄今收治矫正的年龄最小女性吸毒者。2003年7月出生的小袁到现在还不满15周岁,吸毒史却至少有3年。

  小袁生性腼腆,与陌生人小声说话也时常感到羞涩。经过近1个小时的谈心,小袁逐渐敞开心扉,向记者讲述了她从懵懂女孩变成毒瘾患者的经历。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通过谁开始接触毒品的?

  袁:2015年初,当时我12岁,刚上初一,是我爸爸的朋友在一次聚会上让我尝尝“神仙水”,后来就喝上瘾了。(注:神仙水俗称液体快乐丸,为一种新型毒品。)

  记者:这名朋友当时多大年纪,你爸爸不管吗?

  袁:当时他30多岁吧,我爸爸也吸毒。

  记者:“神仙水”你多久喝一次,后来是怎么上瘾的?

  袁:第一次喝觉得味道很苦,“后劲”很足。几次都是朋友劝说之下我才喝的,几次以后就上瘾了,不喝不舒服。

  记者:你知道什么是“神仙水”,有没有信心戒断?

  袁:不是很懂,就知道它让我记忆力下降把脑子变坏了。我觉得,以后如果还有朋友让我吸,我还会吸。

  记者:你年纪这么小,是怎么维持毒品来源的?

  袁:我就在县城的KTV包厢里陪酒。毒品有时候自己买,大多数时候都是客人带给我的……

  省女戒毒所三大队大队长石琼英:小袁年纪和我的孩子一般大,本质很乖巧、很单纯,就是遇上了极不负责任的父母,才让这孩子在这么小的年纪遭到这么大的罪孽!小袁在读初一时就因为家庭原因辍学走上社会。父母责任缺失,单纯的小袁才会被居心不良的成年男子引诱,任其摆布,至此走上吸毒不归路。很难想象,如果她不是被公安机关查获后强制戒毒,一旦其毒龄渐长毒瘾愈强,后果将会怎样。

  低学历低年龄吸毒者令人担忧

  省女戒毒所一大队大队长周西琴有着27年的戒毒矫正经验。周西琴说,绝大多数在所接受矫正的毒瘾患者都仅有初高中文化,甚至只有小学文化。她们普遍因为受教育程度较低或是极低,无法形成对毒品,特别是冰毒、K粉、麻古等新型毒品危害的正确认识。

  “十年前,我们所收治的学员多是吸食海洛因成瘾。这几年,反而是吸食人数大多数。”周西琴说,许多低学历的女性毒瘾患者往往容易因为家庭、感情等原因,出于无知而染上毒瘾。强制戒毒两年后,她们还会因为上述原因导致复吸率极高。

  “这些女孩没学历、没有一技之长,一旦毒瘾犯了,毒资怎么来?绝大部分只能靠出卖身体,维持对毒品源源不断的需求。”据省女戒毒所管教干部统计,目前该所毒瘾患者中具有小学文化的约占30%,具有初、高中文化的约占60%。

  “未成年人进所接受矫治的人数越来越多,实在令人痛心。”令人担忧的是,集中了全省女性吸毒者的省女戒毒所近几年来还呈现低龄化趋势。石琼英介绍,目前在该所戒毒的不满18周岁未成年女性人数已有8名,创该所历年“新高”。如果从其吸毒年龄来算,其吸毒成瘾时间还会更早。

  文/江南都市报全媒体记者李巧

(责编: 陈冰旭)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