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地方

母亲的甜酒

刘亚华 发布时间:2019-07-08 16:50:00来源: 嘉兴日报

  原标题:母亲的甜酒

  对于儿时的我来说,每一个夏天,都少不了母亲酿的糯米甜酒。母亲酿的糯米甜酒米散汤清、蜜香浓郁,滋味醇厚,入口即化,是我们全家人的最爱。

  进入夏天,天气瞬间炎热起来,这时候的母亲,就会上街买来甜酒酒曲,从柜子里拧出准备好的糯米,大锅烧水开始做糯米甜酒。母亲将糯米煮成九分熟,冷却后拌上甜酒曲,再用一个大陶瓷钵盛装,用厚棉被将整个钵捂起来,放在衣柜里。三四天的功夫,打开厚棉被,就有一股浓烈的甜酒香味儿冒出来,用筷子一搅,出现“呲呲——呲呲”的声音就表示做的甜酒成功了,这时候的甜酒很干,需掺入冷却的凉白开,搅拌均匀后就可以大快朵颐了。

  糯米甜酒既能解馋,更能消暑,吃上一碗,顿觉心旷神怡,神清气爽,喝一碗凉滋滋的甜酒,那是非常惬意的事。小时候没有冰箱,母亲就打来一桶山泉水,把糯米甜酒浸在山泉水里,泡上三四个小时,糯米甜酒便沁心凉了。后来有了冰箱,冷藏一个小时再拿出来吃,更加美味可口。

  小的时候,我还因为贪吃甜酒而醉过呢。记得那时才四、五岁的年纪,有一天,爸妈都在田里割稻,我嫌天气热,偷偷地跑回家,看见甜酒,忍不住从厨房里找出一个碗,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吃了一碗又一碗,直到肚子实在撑得难受才罢休。吃过后,我感觉全身软绵绵的,脑袋晕乎乎的,不多久我就睡着了。等我醒来时,看见父母围在我身边,一脸紧张地望着我,母亲拿出镜子让我照,我看到一个自己红扑扑的,吓了一跳。母亲说我甜酒吃太多了,吃醉了,让我以后少吃一点。可我并没有吸收“前车之鉴”,依然酷爱糯米甜酒,特别是母亲酿的糯米甜酒,总是百吃不厌。好在,后来并没有发生“醉甜酒”的囧事了。

  生了大宝后,我的身体很虚弱。当时正值冬天,有人说糯米甜酒吃了补身子,母亲便给我做糯米甜酒,因为温度太低,酒曲很难发酵,做了好几次都失败了。母亲听说泡沫箱子保温效果好,她灵机一动,托人找来一个大泡沫箱子。装半箱开水,再把拌好酒曲的糯米饭放进去,一天换两次开水,用这个办法居然成功了,我吃了母亲做的糯米甜酒后,身体好转起来,气色红润了很多。这之后,我经常让母亲给我做糯米甜酒吃,母亲也总是不厌其烦,每次回家,准能吃到母亲做的糯米甜酒。

  母亲的糯米甜酒,甜透了我的心,让我觉得,有母亲的宠爱,这一生,便足够温暖而幸运。

(责编: 李文治)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