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地方

宫灯匠人深耕“云端”盼传人

发布时间:2021-02-23 10:09:00来源: 北京日报

  原标题:宫灯匠人深耕“云端”盼传人

  本报讯(记者 傅洋)正月十五临近,本该迎来生意旺季的宫灯老匠人们接到的订单数却寥寥。一些老匠人开始主动转型,深耕“云端”教学,盼着吸睛同时可以收到能耐下性子磨手艺的徒弟。

  今年62岁的崇德旺从事宫灯制作已经40年了,曾经是北京美术红灯厂的师傅。这位西城区级非遗项目宫灯制作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说:“随着时代变迁,宫灯的需求量开始下滑,最近几年除了逢年过节的订单外,几乎无人下单。厂子也基本处于停产状态,只有两三位老师傅还在坚守。”宫灯匠人余光亮将工作室开在了房山区。他说:“主要考虑到大型宫灯比较占地儿,这里的房租更便宜。”

  为何宫灯遇到“冷场”?两位匠人各有看法。崇德旺说,除了受到疫情因素影响,宫灯制作过程繁琐,需要雕、刻、镂、烫、彩画等120道工序。“制作一盏40厘米高的宫灯最少需要一个月,但售价却只有500元,别说赚钱,单靠这门手艺养活自己都难。”他说,现在还面临材料短缺。比如宫灯制作使用的麦秸秆,城里已经难觅身影了,只能采用竹木签子代替,效果自然会打折扣。余光亮师承“灯笼张”,手艺最早可以追溯到清宫造办处。他说,宫灯材料考究,工序更复杂,讲究也多,学起来比较费劲儿。

  为了重新点“亮”宫灯,两位老匠人尝试转型。崇德旺走进学校、社区,还在居家防疫期间开网课,讲宫灯历史。余光亮将宫灯讲座办到了网上。通过摸索,他目前选择容易上手的荷叶灯当教具,提前将准备好的材料寄给社区居民,通过云端传授手艺。一般一盏荷叶灯制作耗时半小时。

  不过遗憾的是,两位老匠人目前都没有收到合适的徒弟。“传承老手艺,需要政策资金的帮扶。现在,北京会这门技艺的老人不超过10位,他们做不动了,就真没人了。”余光亮说,“希望今后能更多地走进校园,在孩子心里点上一盏热爱非遗手艺的希望之灯。即使不用这门手艺养活自己,起码不能让手艺断档。”

(责编: 李文治)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