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地方

两道禁令没能挡住的不归路

发布时间:2021-05-28 17:48:00来源: 成都商报电子版

  原标题:两道禁令没能挡住的不归路

  

  前往田海子山路上的禁行路牌

  5月22日上午,28岁的山东男子惠某在四川省甘孜州违规攀登田海子山,随后失联。四川省登山户外运动协会山地救援队接到报案后,随即展开搜救工作。25日,惠某尚未被找到,初步判断其遭遇雪崩,已无生还可能,救援工作已停止。

  从成都前往田海子山,常规路线是从成都乘车或开车到甘孜州康定市,再从老榆林村驱车到雅加埂顶峰平台,平台前往田海子山,需要经过一段颠簸的山路,之后,车辆、马匹无路可走,只能徒步前往。

  连日来,记者梳理惠某的行踪发现,从成都到康定雅加梗平台山峰惠某停放车辆处,惠某至少有四次可以改变这个结果的机会,抓住了一次,他或许已安全下山。

  仅仅是从老榆林村到雅加梗顶峰平台10余公里处,就有两道“禁止非法穿越、禁止进入”的禁令,但依旧没有没止住惠某违规攀登田海子山的脚步,因为5月20日第一次上山被拦回,他在客栈内喝下半斤多白酒,21日他再次上山,夜住垭口,准备“半夜登山。”22日起,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失联

  男子攀登田海子山

  22日失去联系

  5月19日,山东男子惠某来到了甘孜州康定市的一家旅社里,他此行的目的,是位于康定东南10余公里处、海拔为6070米的田海子山。

  作为家中独子,惠某一年多前,来到四川从事旅游、登山等活动。如今,惠某的身份,是阿坝州一家客栈的老板。

  惠某于2021年5月19日到田海子进行登山探险,因天气不好,惠某等了几天后告知最后知情者,他只去田海子一天去探探路。22日上午,朋友从微信群里一直联系不上惠某,于23日上午报警求助。

  惠某的视频号里大多内容与户外活动有关,标签为“四姑娘山、穿越雪山”,从内容上来看,惠某有多次攀冰、登山等户外活动的经验。截至24日最后一次发布的视频,惠某等人系着绳子,正在穿越一段海拔较高的山脊,脚下的山脊十分狭窄,惠某边走边说“越来越刺激了。”视频下,惠某还写下这样的文字:超喜欢山脊线,尤其是刃脊,喜欢心跳加速的感觉。

  搜救

  惠某尚未被找到

  救援工作已停止

  四川省登协表示,惠某未按照《国内登山管理办法》《四川省登山管理办法》登山行政许可申请,属违规违法登山活动。

  5月23日,四川省登协山地救援队接到报案后开始进行搜救工作。24日搜救队在搜救的过程中,找到了失踪者的部分登山装备。搜救队员根据现场情况判断,惠某可能在登山过程中遭遇雪崩被埋。“如果雪崩被埋,也不知道埋在哪个地方,埋得有多深。”中国登山协会高山向导、川藏登山队创始人苏拉王平说,如果他被埋在攀登线路附近,以后等雪化了可能就会被发现,但如果埋得太深或偏离了线路,可能就永远没人发现他。

  5月25日晚,记者从四川省登山户外运动协会处了解到,目前,惠某尚未被找到,初步判断其已无生还可能;救援工作已停止,搜救队也已返回成都。

  回忆

  第一次上山被劝回

  喝下半斤多白酒

  根据之前的信息显示,惠某在5月19日就抵达了康定,但由于天气原因,等了两天才上去。

  5月26日,记者在康定城区找到了惠某之前入住的旅社。说起惠某,店内工作人员也表示很惋惜。一位工作人员回忆,惠某大约是19日晚来到这里的。5月20日一早,惠某就出发前往田海子,不过,没多久,他就回店了。

  “听说是被森林防火的人拦了下来。”工作人员称,回来以后,估计是没上山的原因,他的心情很不好,“20日晚上,他喝了5杯白酒,大概有半斤多,还喝了2瓶啤酒,我们店内晚上11点半就要关灯,结果他一个人坐在大厅里到12点多。”

  惠某和其他客人聊天内容显示, 21日14时35分,惠某在微信上给一同住在该旅社内的朋友发消息称,“我没回去,又来爬山了,天气还是不太好。”16时54分,惠某又给这个朋友发消息称,“没开车,等天气变好,半夜去登山。”20时44分,朋友问惠某是不是还在山上,惠某回答,“嗯,还在山上。”21时38分,朋友问惠某,夜景是不是很好?惠某拍了一段8秒钟的视频发给朋友,惠某在视频里说:给你看一看,哪有风景,大雾。22时21分,惠某给朋友介绍了四姑娘山的垭口后,再也没有回过消息。

  实地探访

  可惜!

  规定在前 禁令在后

  却没止住他上山的脚步

  记者查询中国登山协会官网获悉,2003年7月,国家体育总局发布了《国内登山管理办法》,《国内登山管理办法》明确规定,举行登山活动前,应当进行申请,且举行登山活动,应当组成具备以下条件的团队:由一个具有法人资格的单位发起;队员两人以上,并参加过省级以上登山协会组织的登山知识和技能的基础培训及体能训练;配备持有相应资格证书的登山教练员或高山向导,1名登山教练或高山向导最多带领4名队员等,而惠某此行是只身前往田海子山。

  2015年11月,四川省人民政府发布《四川省登山管理办法》,其中也写道:“攀登海拔3500米以上公布山峰,应当具备国家规定的许可条件、组成登山团队,并于登山活动实施前10个工作日向山峰所在地市(州)体育行政主管部门申请。”而位于康定东南10公里处的田海子山,海拔为6070米。

  四川省登协、甘孜州相关部门曾表示,惠某在攀登田海子山前,并未按照《国内登山管理办法》《四川省登山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获得登山行政许可,属于违规攀登。

  5月25日,记者从康定市区沿着榆磨路前往雅加埂顶峰平台,过了老榆林村委会不久,在一个上山的急弯处,立着一块约两平方米的路牌,上面蓝底白字,赫然写着“你已进入贡嘎山境内,请爱护环境,严禁带火源进山,为了你的生命安全,禁止非法穿越。”落款是:康定市贡嘎山镇人民政府,康定市榆林街道办事处、康定市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时间为2020年6月。

  由于该处是上坡急弯,车辆到此处,必须要减速,即便是驾驶员,也能清晰地看到路牌上的字样。但很可惜的是,惠某并未在此掉头,而是继续上了山。

  随着弯曲的道路继续上山,在海拔3830米的雅加埂顶峰平台处,车头右手方,有一条崎岖的泥泞小道,道路上不时有石头裸露在外,这里,就是前往田海子山的路。5月25日,记者抵达这里时看见在道路前方约100米,立着一块长约40厘米、宽约20厘米的牌子,上面清晰写着:“封山区内,禁止车辆和游客通行。”

  这些机会,若有一次惠某抓住了,回了头,结局可能就不一样了。

  相关链接

  这个季节田海子山多危险

  雪崩、落石概率较高

  位于康定东南10公里处的田海子山,属于贡嘎山脉,海拔为6070米。

  苏拉王平曾多次参与田海子山救援,在他看来,田海子山是一座“技术性山峰”,山体非常陡峭,最大的危险是滑坠、落石和雪崩,攀登难度极大。很多登山队在攀登珠峰前,会选择到田海子进行拉练,所以田海子山“绝对不简单”。

  “其实,每座山峰都有一个攀登季,都不一样。”据苏拉王平介绍,攀登田海子山最大的危险来自于雪崩、落石,惠某在登山时间的选择上,存在很大问题,这个季节去是相当危险的,每年春雪很大,雪崩和落石的概率都比较高。10月份之后,气温降低,雪崩和落石都很少,才是攀登田海子的时机。

  “他不仅在错误的时间选择了错误的地点,可能还高估了自己的实力。”苏拉王平介绍说,攀登田海子山不光需要体能好,还要专业技术和专业装备,以及专业团队配合。

  在苏拉王平看来,但是像惠某这种在错误的时间选择了错误的地点,然后又没有依靠专业的装备和团队就独自出行,出事是迟早的。

  高山救援有多难

  之前救援了6人 均长眠山上

  田海子山的搜救难度大在哪里?据苏拉王平介绍,这个季节的田海子山对于攀登者来说风险大,对于搜救队员来说,沿着攀登路线进行搜救,同样面临着雪崩和落石等巨大的风险,难度确实很大。

  “有些家属可能不理解,觉得你是一个专业登山队员,没有去不了的地方。”苏拉王平说,许多高山都太陡峭了,攀登者发生滑坠往往不是在攀登线路上,掉下去的话偏离了线路,掉到很远的地方,搜救队员也无法到达,或者需要冒着巨大的风险才能到达。

  苏拉王平曾经三次参加田海子山搜救,第一起需要搜救的有3人,第二起需要搜救的有2人,第三起是1个人,现在,这6个人都没被运下来,长眠于田海子山了。(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蒋麟 顾爱刚摄影报道)

(责编: 李文治)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