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时政

【黄河人家】润泽远方的河

发布时间:2020-09-11 15:22:00来源: 央广网

  编者按:滔滔大河,蜿蜒九曲。黄河,从青藏高原出发,绵延5464公里,流经9省区,东入渤海。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千百年来,奔涌不息的黄河水哺育着炎黄子孙,孕育了辉煌璀璨的中华文明和百折不挠、顽强不屈的民族精神。

  “黄河宁,天下平”。治理黄河,自古就是安民兴邦的大事。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习近平总书记四次来到黄河流域考察,将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升为重大国家战略。从“治理黄河,重在保护,要在治理”到“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黄河安澜、长治久安有了根本保障。

  黄河就像一条精神纽带,把家与国如此紧密地连在一起,黄河的保护和治理是流域人民岁月静好、生活幸福的所在。9月9日起,中国之声推出特别策划《黄河人家》,讲述沿岸人民与母亲河相依相守的故事,记录他们在时代变迁中,与黄河的和谐共生。11日推出第三篇《润泽远方的河》。

  【黄河名片】

  从青海到甘肃,黄河“两进两出”,入甘南、经临夏、穿兰州、过白银,流经913公里。甘肃是黄河流域重要的水源涵养区和补给区,兰州是黄河唯一穿城而过的省会城市。

  黄河流经兰州后向北而去,陇原大地以黄河为界被分成河西、河东两大片区。河西因位于祁连山以北,为西北东南走向的长条堆积平原,故名河西走廊。那里有祁连山冰雪融水滋养的森林、草原、绿洲和湿地,也有干旱少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山区。那里既是西部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也是黄河流域重要的水源地。那里的人们在守护绿色与哺育润泽的循环中,维系着与黄河相依相存、难以割舍的联系。

  央广网武威9月11日消息(记者孙鲁晋 孟永辉 张磊)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武威市古浪县黄花滩生态移民区富民新村。上午9点,李建平又来到养殖暖棚,给羊儿们添草料。

  搞养殖,李建平是个新手,之前他在青岛打工。去年十一月份,父亲李应川承包了养殖暖棚,买了40只羊,家里人手不够,他就辞工回来帮忙。李建平说:“上半年先试着养羊,这些太少了,后期再抓上百十来只。一个羊羔好像一个半月、两个月就可以卖到700—800块钱。”

  忙活完养殖暖棚的事,李建平又去了日光温室大棚。

  打开水阀,清水立刻打湿了温室里的泥土。李建平介绍:“原来在山上的时候用的是雨水之类的,就是靠天吃饭。在这移民新村引过来的黄河水就是浇地、菜棚用这个黄河水浇灌。”

  9月,这里的阳光依然炙热。李家的小院宽敞整洁,李建平前两天从蔬菜大棚里摘回的辣椒被烤得干瘪,铺在房前。2018年搬入富民新村后,父亲李应川承包了大棚种辣椒,加上家里7亩左右的耕地,去年一家人收入了三万八千多块钱。

  前些年的日子和现在根本没法儿比。紧邻祁连山余脉的古浪县、民勤县和景泰县,阻隔了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的汇合。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曾经只能靠天吃饭,耕作、放牧,煮饭、烧炕,把树砍光了就烧秸秆、挖草根,田里收成少就开垦更多的坡地。李应川回忆,搬迁之前,家里的土坯房漏风漏雨,吃水要用毛驴从10公里外驮回来再存在水窖里。李应川说:“那时候我们的房子都是用土坯捏的,天下雨的时候,家里就下小(雨)。用水,我们原先有毛驴驮着吃,院子里挖了个水窖,我们拉(水)过来存到水窖里,我们这个地方的水做饭没啥味道,碱大得很,也就是说苦得很。”

  当滔滔黄河之水从兰州一路北上到达甘肃白银景泰地区时,一部分河水不再向北流淌,而是在电力提灌的作用下,垂直距离提升700多米,转而向西,翻越长岭山、穿越腾格里沙漠,润泽了古浪、民勤等地。近两年,景电工程向黄花滩移民搬迁区供水任务陆续竣工,纵横遍布的渠道如细密的毛细血管,将黄河水注向古浪。李建平说:“我们现在这面也已经从景泰提灌过来黄河水,这就是黄河给我们的馈赠。”

  忙完农活,已近中午。李建平的母亲王菊莲开始准备午饭,和了面打算做馍馍。面搁在案板上,再盖块湿布,出门到马路对过等孙子、孙女放学。

  学校在村口,老远就能听到书声琅琅。建在家门口的学校、设施齐备的房屋、笔直宽阔的马路……生活条件的变化翻天覆地。

  李应川:我们山上睡的是土炕,现在我们下来睡的基本是电炕,电褥子也都铺着呢,这个管道是拉过来的暖气管。

  记者:这样住得时候就暖和了。

  李应川:对,暖和了,出来通的是暖气片。

  90多平方米,三室一厅,房间里家电齐全,用水设施卫生便捷。2012年开始,古浪县实施黄花滩生态移民搬迁工程,先后安置了6万多名群众,新村的住房主要由政府补贴建造。李应川说:“我自己掏了两万五,国家补贴,造价下来是16万,自己盖不起,第一次从新疆下来看到那个房子,高兴得很。”

  以前种小麦、洋芋,地里的收成勉强糊口。这两年,村里陆续建成400多座日光温室和2000多座养殖暖棚。李建平说,最近,有很多30岁出头的同龄人陆续回乡。“现在看还有很多的发展空间,好多人回来在家养羊、养殖,都不愿意出去了。”

  古浪南部山区的村民们搬到黄花滩生态移民新区后,山区通过实施生态修复工程,植被覆盖率已从不足10%提高到目前的80%,土壤条件得以改善,黄河上游重要支流湟水流经祁连山汇入黄河时,裹挟的泥沙越来越少。李建平说,之前只是觉得易地搬迁后日子好过了,后来才渐渐明白,祁连山环境脆弱,他们搬离山区是对家乡最大的保护。“我们搬迁之后,祁连山的生态也就好了,相当于我们间接地保护了黄河。”

  从“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到“换一方水土富裕一方人”,李建平把现阶段在家种菜、养羊称作”赚小钱”,多年的生活磨砺,李应川希望儿子也能懂得,凡事都有“高楼万丈平地起”的过程。李应川说:“我一步一步地把这家庭、把这养殖往好里搞,把我的日子越过越好、越过越幸福。”

  午饭后,李应川的孙子孙女开始用平板电脑与AI对话学唱歌,俩孩子最大的愿望是还在新疆打工的爸爸能早点回来,李应川也盼着大儿子也能回乡发展……

  【记者手记】

  李建平回家帮忙后,李应川的时间多了起来,他偶尔也会去40公里外,以前住的横梁乡横梁村的土坯房看看。秋高气爽的季节,风轻云淡。退耕还林后,祁连山南部山区绿意盎然,空气也温润了许多。20年前,李应川在老宅门前栽了三棵白杨树,因为干旱少雨,白杨并不高大。这两年,白杨周围新栽了不少树苗,小树正在慢慢长大。

  李应川说,前几年外出路过兰州,坐在车上看到了黄河。他打算等明年开春大儿子回来,带着全家人一起去兰州旅游,沿着黄河风情线好好走走,看看黄河母亲雕塑、看看沿岸的水车……

(责编: 李雨潼)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