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时政

河南“盐改”被“延改”,不能任由利益绑架改革

发布时间:2020-11-17 09:39:00来源: 光明网-时评频道

  作者:龙之朱

  2017年1月1日起,国务院正式实施盐业体制改革,要求省市县三级盐业体制2017年年底前实现政企分离。各地积极落实改革要求,成效显著。然而据媒体报道,河南少数地方“盐改”却一拖再拖,至今未完成政企分离,甚至还出现盐政稽查车拉盐送卖的怪象。如宁陵县、柘城县、方城县等地,都是一人兼任县盐业局与盐业公司两个单位的负责人,有的甚至员工隶属也没分开,盐业改革没有落实到位。

  原计划2017年底就应该实现盐政与盐企分离,桥归桥、路归路,政府的归政府,企业的归企业,各负其责,各行其是。然而,眼下已快到2020年底了,河南省部分县却依然故我,改革难以推进,本地盐企开着盐政稽查车卖盐,外来盐企则因“跨区经营”被罚到停业。好端端的盐业体制改革被扭曲拖延到这般地步,令人痛心。

  盐业体制改革为何遇阻?一方面,之前“政企合一”的体制已经运行多年,诸多职能、人员、机构等均纠缠在一起,实现政企分离需要一定的时间以及外部压力来厘清权利义务、分割机构人员、明确业务范围。对一些部门来说,中央启动改革之初,不管是舆论还是外部自上而下的压力都十分强大,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压力越来越小,改革也就会变得越来越难以推动。另一方面,长期“政企合一”不仅会形成权力运行的习惯,也会产生相应的利益关联,而改革本来就是要触动具体利益的,特别是,盐业专卖制度运行既久,所形成的利益网络也必然盘根错节,很难彻底打破。

  具体而言,以人员为例,盐改的初衷是市场化,把更多的人推向企业,但已经习惯了身在权力机关的人员则更想进有编制的盐业局。据河南一位县盐业局干部披露,改革后一般一个县新盐业局编制只给20多个,而整个系统人员则有400多人,取舍去留并不容易,没有人愿意捅这个“马蜂窝”,只好一拖再拖。以市场为例,以前的市场多以县为区块,改革以后一个省会有很多食盐定点批发企业,按照国家政策,可以在本省范围内开展批发业务。这当然就会与原来的盐业公司产生冲突。由此,各种封闭市场、处罚跨区经营的做法也就屡见不鲜。

  可见,地方改革意愿不强烈,其所着眼的并不是改革的路径选择问题,换言之,这里边并不存在理念问题,而主要是利益问题。因为这样的改革动了那些已经上车了的人的利益,而操持此事的人担心承担责任,所以迟迟不动。这就好比此前有报道称,河北某地要撤销一些收费站,结果一名女同志哭着说,撤站了干啥去?这些年只会收费,别的啥也不会……

  事实上,盐改拖延的负面效果已经呈现,不要说那些被罚得停业的盐业公司,就连普通老百姓也在为迟迟不动的改革买单。据报道,河南宁陵县城区的一位超市人员说,当地盐业公司一箱批发价60多元的盐,外来盐业公司同质量的盐只要20元左右。因为地区垄断而带来民众生活成本的上涨,由此可见一斑。从此一端,也可依稀看见改革难的根源,正在于既得利益难以打破。

  绝不能因为这些利益延误了改革。盐业改革是国家大事,盐政是民生实事,直接关系到老百姓的日常生计,必须下决心坚决推进。这就需要,责任部门要有担当意识,该力推的一定力推,不能有任何拖延和迁就,不能仅仅期待当地自觉。同时,也要向一般盐业职工讲明白市场化的道理。其实很多时候,一般职工靠劳动吃饭,往往并不是改革的障碍,反倒是那些手中同时握有权力和市场的负责人,担心失去权力和利益,才会把职工推到前面,当成改革的绊脚石。

  说到底,改革从来不是请客吃饭,也不是讨价还价,改革就是要触动利益,而不是被利益绑架。(龙之朱)

(责编: 李雨潼)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