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时政

【考古百年:那些从0到1的跨越】考古百年 从仰韶开始

发布时间:2021-10-18 10:58:00来源: 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10月18日消息(记者丁飞)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百年前的1921年10月,瑞典学者安特生和他的中国同事在河南渑池仰韶村遗址铲下第一抔土,找到了中国第一个史前文化,震惊世界。从1921年至今,中国现代考古学走过了百年风雨历程,从殷墟到石峁、从二里头到良渚、从周口店到三星堆……无数遗址重见天日,一次次补齐我国一万年文化史、五千多年文明史的缺环。

  百年后的2021年10月,中国考古学者齐聚河南省三门峡市,见证中国现代考古学诞生百年,在黄河岸边继续着这场中国与世界的对话。17日,仰韶文化发现暨中国现代考古学诞生100周年纪念大会在这里召开,位于渑池县的仰韶村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正式开园。

  仰韶文化发现和中国现代考古学诞生100周年之际,中国之声推出特别策划《考古百年:那些从0到1的跨越》,细数中国考古不断翻越的高山,见证考古人筚路蓝缕的摸索。18日推出第一篇《考古百年,从仰韶开始》。

  主题诗

  仰俯天地间,韶光何倏然。

  肇兴黄河土,始见七千年。

  河南省渑池县仰韶村遗址现场,百年来的第四次考古发掘正在进行。走过木栈道,现场负责人李世伟指着勘探中4条不同时期的壕沟不住感慨,5000多年前这里防御设施已经相当完备、聚落发展的繁盛程度,令人难以想象。李世伟说:“在仰韶时期非常流行开发一条人工壕沟,借助东西两条河流环绕成一个环壕形的聚落。仰韶村遗址在仰韶时期有这种宽大并且深的壕沟,而且是仰韶中期、晚期到龙山早期、龙山时期都有。这说明当时社会有了高度的发展,肯定是出现了一个管理者,他能调动人力物力,还要有充足的粮食作保证。”

  正是100年前的那次发掘让仰韶村从黄河边上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村庄变成了中国现代考古学的诞生地。1921年深秋,经过审批,瑞典地质学家安特生和年轻的中国地质学家袁复礼等人来到这里,他们向村民借了铲子和筐,自己带了罗盘和帐篷。安特生把帐篷搭建在工地上,还架起了行军床,考古发掘就这样开始了。蒋宇超是郑州大学考古与文化遗产学院的青年教师。蒋宇超说:“安特生是在每一个学考古的学生或者老师的职业生涯里,都会提及的一个重要人物。他1914年来到中国,受聘于当时的中国政府,他到访过豫西地区,也就是今天所在的三门峡一带。他觉得要去进行一个考古发掘,从中获取一大批的资料来供他研究中国早期的历史。”

  36天,安特生和助手们夜以继日,采用挖探沟了解地层的方式,在各个暴露灰层和遗物较多的冲沟断崖处布开探沟17条,挖掘出一大批石器、陶器等珍贵文物及一具人骨架。磨制精细的石器,绚丽夺目的彩陶,拉开了中国史前文明研究的序幕。

  为什么1921年前,中国没有史前文明的研究?原来在中国的古籍里是没有石器时代的。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长陈星灿告诉记者,中国的史前时代是什么样,甚至有没有,在当时谁也不知道。陈星灿说:“其实在安特生之前,在周边地区如甘肃、辽宁发现过石器,但一般都认为不是华夏族,不是汉族的前身留下来的。但是(安特生)这个发现是在河南的腹地,在中原的腹地,所以被认为是打破了‘中国没有石器时代’的说法。”

  这次发掘标志着现代田野考古在欧亚大陆上最古老的国家之一——中国开花结果。依据考古惯例,该文化被命名为“仰韶文化”,成为中国考古史上第一个被正式命名的远古文化体系,点燃了中华文明的第一缕曙光,田野考古在中国开始了。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介绍:“在此之前,中国人并不知道考古,不知道科学的考古是怎么回事。详细地记录、测绘、画图、把记录整理成报告……这一套程序是安特生介绍进来的,由此打开了中国考古的大门。”

  不过遗憾的是,在看到仰韶文化的彩陶和中亚地区彩陶文化的相似性后,安特生提出“中国文化西来说”,认为中国的彩陶文化是从西方传过来的,在当时颇有影响。这个观点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被更多新石器遗存的发现所推翻。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李新伟介绍:“现在,‘中国文化西来说’早已烟消云散。我们也曾到安特生当年提出的特里波利文化的中心地区罗马尼亚开展了考古工作。我们发现两个文化的彩陶确有相似性,但是我们可以有明确答案的是,在欧亚大陆农业社会彩陶文化中,只有仰韶文化加入了中华文明形成的宏大的进程。”

  100年,中国考古人将汗水洒入泥土,用一项项考古发现实证了浩如烟海的历史故事,重现满天星式的史前文明。如今,仰韶村的土地上建起了国家考古遗址公园,5000多年前先民们的生活原貌被考古人一一还原。

  那时候,气候温暖湿润。从采集、渔猎到农耕,从种植粟黍到粮果酿酒,从磨砺骨箭石镞到烧制精美彩陶,仰韶先民们在这片黄土地上绵延生息。他们创造出各式各样的陶器,并把对世界的理解描摹其间,从形象的万物生灵到抽象的几何图案。走过漫长的2000年,生长成为分布地域最广、持续时间最长、内涵极其丰富、影响力最深远的史前文化,并最终形成中华文明的主根主脉。

  考古人说

  李世伟:我是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李世伟,我现在在河南渑池仰韶村遗址进行第四次考古发掘工作。我相信仰韶村遗址肯定会给我们带来很多很多的精彩。

  刘社刚:我是三门峡庙底沟博物馆筹建处负责人刘社刚。我们要把仰韶相关的场馆打造成立得住、叫得响、传得开的地标性文化项目,感知中原文化、黄河文化,读懂中国。

  田凯:我是河南省文物局局长田凯。青灯黄卷、风餐露宿这种考古学的精神,我们要继续发扬。

(责编: 李雨潼)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