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读书

“诗圣”故里,流淌中国人千古情愁

王丁 桂娟 双瑞 发布时间:2020-09-15 14:46:00来源: 新华网

  日前,在“诗圣”杜甫的故乡河南巩义,一场诗会在月色中开启。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现场一人吟一句带“月”字的诗歌,几轮下来,一名3岁左右的小男孩卡壳了,一脸委屈地扑进奶奶怀里。

  类似场景,几乎每天都在这里上演。“不学诗,无以言”——对“诗圣”故里人来说,诗歌是课本里的庄重文化,也是茶余饭后的日常消遣,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在新冠肺炎肆虐全球时,BBC推出一部纪录片《杜甫:中国最伟大的诗人》,反响强烈。

  “为什么杜甫至今仍然为人们所爱?”这部纪录片的撰稿人和主持人、历史学家迈克尔·伍德带领团队,试图通过重走1200多年前的“诗圣”之路,回答这个问题。黄河边的杜甫故里,是他寻访的重要一站。

  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黄河,这条在中国地理版图上汹涌奔流5000多公里的大河,不仅孕育了灿烂的中华文明,也塑造了中国人的心灵和精神世界。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雄浑苍凉;“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的神幻奇想;“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江南写意;“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襟怀抱负;“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的乐观旷达;“野哭千家闻战伐,夷歌数处起渔樵”的悲悯情怀;“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爱情咏叹……黄河岸边,诞生了杜甫、白居易、刘禹锡、李商隐等诗坛巨匠,也留下了李白、王维、苏轼等一代代诗人的千古诗句。

  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专家叶嘉莹女士表示,她喜爱和研读古典诗词,并非出于追求学问知识的用心,而是古典诗词中所蕴含的力量对生命的感召,中国古诗词蓄积了所有智慧、品格、襟抱和修养。

  诗言志,歌咏言。杜甫目睹百姓的痛苦,直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他深忧战争频仍、民不聊生,感叹“万国城头吹画角,此曲哀怨何时终”;他乱世流离,却为民生得安欢欣狂喜,“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他忧国恤民,在自家茅屋为秋风所破、“长夜沾湿何由彻”之时,喊出“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一位文学评论家这样评述:杜甫传世诗作有1400余首,他的诗构成了中国人最基本的美学眼光、人生情感和文化记忆。

  可以想见,寻访至此的迈克尔·伍德,站在巩义笔架山下,脑海回放“诗圣”一首首不朽诗章时,感受的,是黄河滋养出来的一颗悲悯、炽热的心灵。这是属于人类的伟大遗产。

  “通过诗歌,杜甫在构建这个国家的价值观方面比任何皇帝都做得更多。”迈克尔·伍德这样解读、赞誉杜甫,认为在西方文化中,没有一个可以和杜甫比肩的形象,杜甫体现了中华民族共同的道德情感。

  走在巩义,杜甫的印记无处不在,这座小城有以杜甫命名的街道,游园里立着刻有杜甫诗句的诗柱,大家津津乐道的是“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等诗圣诗句……

(责编: 李文治)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一字一词捕捉时代风采

    不断产生新词新义是语言发展变化的基本特征,字典新词新义的增补要精益求精,在一字一词间体现时代风采。[详细]
  • 有一种家风叫“光盘”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唐代诗人李绅所作的《悯农》形象地写出了一粒粮食从田间到餐桌的艰辛过程,告诫人们要珍惜粮食。[详细]
  • 《山林笔记》:长白山的精魂

    W020200915531435728226.jpg
    那一年,我听说了胡冬林突然去世的消息,觉得死亡有时候那么强横,那么没有道理,把冬林这么早就带走了,因为我和他聊过,他还雄心勃勃地要再写十多本书,还有很多计划没有完成。[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