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资料云 > 涉藏期刊库 > 西藏旅游 > 2009年 > 第十期

陈亚莲:我与西藏的生死奇缘

文/万佳 图/陈亚莲提供 发布时间:2009-10-21 15:13:00来源: 西藏旅游

客座总编辑

陈亚莲

著名青年女画家,中国朴素主义画风的代表。自1996年至今,先后入藏达15次,作品主要为西藏题材的人物风情画。陆续创作了《生命的曙光》、《抚今追昔》、《镌刻的记忆》、《酸梨》、《生命的礼物》等一批反映西藏生活的画作。她的《高原的春天》2001年入选《中南海紫光阁藏画》;她表现藏区失学儿童的八尺大画《晌午》,2002年参加北京国际艺术博览会获国画组一等奖。

19岁,陈亚莲第一次进藏,差点把命送掉。她没有害怕。

一段时间没有进藏,陈亚莲觉得害怕了。

10年时间,15次进藏经历,陈亚莲在用心领悟西藏,用情描绘她心中的天域。

陈亚莲的笔下,多是对藏族人民、僧人等的生活还原。她对西藏和西藏人,有一种浓得化不开的深厚感情。在我们的谈话中,她提到最多的也是那些对她有过帮助的善良淳朴的藏族同胞。

活佛,有男人的气魄

10年前,当陈亚莲对藏族地区还不那么熟悉的时候,有个熟人给她介绍了玉树——一个特别适合画画的地方。8月的玉树,牧草茂盛,正举行着一年一度盛大的赛马会。从德格进玉树,路很难走。搭车、骑马、走路,当她风尘仆仆赶到玉树时,赛马会已经结束了。

陈亚莲觉得特别委屈,忍不住哭了出来。这一幕,刚好被参加完赛马会的当地寺庙的活佛看见了。活佛安慰着这个远道而来的小姑娘,郁闷的陈亚莲只是一个劲儿地说:“我来是为了什么呀?”
当时,从玉树各地赶来赛马的选手都还没走,人们还沉浸在欢乐的氛围中。活佛拍了拍陈亚莲,说:“要不,咱们再重新赛一次吧。”

陈亚莲吃惊地看着活佛,重新请回赛马的人们,给马儿扎上花,再为她一个人单独举行了一次赛马会!陈亚莲说:“其实,那场赛马会给我留下的印象并没多深,但活佛却给我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他如此照顾一个素昧平生的我,用咱北京话说,真是“太爷们了”!

“姑娘,我认识你”

10年,15度进藏。陈亚莲特别相信这份藏缘。

有一年,她从德格去往马尼干戈,途中要穿越马尼干戈草原。下了一场大雨后,草原上露出一片片的河滩,那个时候还没有桥,陈亚莲就骑着马在草原上一个人走了五六个小时。从马尼干戈出来,马没有了,她只能徒步走回德格。

路上,一位骑着高头大马的阿哥停了下来,他对陈亚莲说:“姑娘,我认识你。我带你出去吧。”
陈亚莲觉得很奇怪,这是她第一次来马尼干戈,怎么会有人认识她呢?藏族阿哥说:“那年在玉树,你在我们草原上放电视给我们看呢!后来,我认识了一位马尼干戈的姑娘,我就到这里来了。我现在还记得你当时来拍我们,又放给我们看,我们都很喜欢你呀,哈哈……”

陈亚莲这才想起她在玉树时给当地的藏族同胞拍DV,并当场放给他们看。只是没有想到,当年的观众竟然在异乡又碰到了。一路上,藏族阿哥都很小心地揽着她的腰,阿哥说:“你千万别掉下去了,你掉下去了我们都会心疼的。”陈亚莲顿时觉得心里一股暖流经过,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多少个像阿哥一样的藏族同胞就像亲人一样照顾着她,帮助着她。

小活佛帮我交了手术费

多次进藏,陈亚莲曾遭遇了三次大车祸。最严重一次,是从可可西里到扎多的路上。车子在桥上走得好好的,突然就鬼使神差地摔了下去,滚到17米下的地方。从昏迷中苏醒过来,陈亚莲发现自己的右胳膊被甩到了背后,露出白森森的骨头,满身是血。陈亚莲强忍剧痛,她不能失去自己的胳膊。
回到北京,当时的公司觉得她再也不可能重拾画笔,便和她解了约。陈亚莲一下子没了经济来源,再加上刚在北京买了房,去西藏又陆续捐了十几万,此时的陈亚莲连手术费也拿不出来!

拉萨直贡梯寺的小活佛,因为一次偶然机会认识了陈亚莲。他一直守着她,看着她进了手术室,又守了她整整一个晚上。陈亚莲说:“他其实过得挺清苦的,但还给我交了1万多块钱的手术费。”

陈亚莲醒来后,小活佛拉着她的手说:“你醒了,不疼了,我就回去了。”说完,小活佛就离开了,甚至没能给她留一个联系方式。陈亚莲说,“当年的小活佛还挺小的,在我眼里就是个孩子,他却那样地来安慰我,现在想起来,都想掉眼泪。”很幸运,她的胳膊也保全住了。直到今天,陈亚莲还很感激当年小活佛给他的莫大的支持,特别是精神上的鼓励。

(责编: 张素勤)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