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读书

降边嘉措与史诗《格萨尔》

陈墨 发布时间:2018-07-06 21:57:00来源: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降边嘉措集作家、翻译家、编辑家、学者多种身份技能于一身,兼具作家的艺术想象与情感体验能力,翻译家对诗歌语言的敏感特长,编辑家的结构眼光和谨严作风,以及学者的渊博学识和科学理性。要编选史诗,还有谁比他更合适?

80岁的降边嘉措,眼色温润,容光灿烂,一笑依旧是童颜。退休前,他是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藏语言文学研究室主任、《格萨尔》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格萨尔》学学会会长、博士生导师。退休后,仍壮心不已,退而不休,勤奋惜时一如既往,耄耋之年雄心犹在。2018年5月,作家出版社推出他的新作《英雄格萨尔》,皇皇五大卷、180万言。

32年前,由同学介绍,我曾拜谒过降边嘉措老师。得知降边老师的人生,一路都是传奇。1938年出生于西康甘孜巴塘县,12岁即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了少年金珠玛米,参与了进军西藏、解放西藏的全过程。17岁从西南民族学院毕业并留校任教,18岁到京,到中央民委翻译局工作,担任十世班禅等多位藏族领导人的翻译。1958年,中央民委翻译局与民族出版社合并,他做翻译兼编辑,参与过藏文版《共产党宣言》《毛泽东选集》《毛主席诗词》和《红旗》等重要文献的编辑出版工作。1980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在全国招聘研究人员,42岁的降边嘉措报考民族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不但被如愿录取,且他提出的建立有中国特色的《格萨尔》学学科体系的献议,还迅速被《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重点报道。从此,他与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结下不解之缘。

那时降边老师正当盛年,才气风发,勤勉过人,每年都有新作。适逢他和研究生吴伟合作编纂的《格萨尔王全传》三卷本出版,承蒙降边老师惠赐,让我有幸接触史诗《格萨尔》,了解格萨尔如何从天界领命下凡,如何在人间伏魔征战,如何到地狱救妻救母。认识了史诗中一大批生动的形象,特立独行的格萨尔、忍辱负重的珠姆、仁厚睿智的总管王绒察查根、惹事生非的叔叔晁通、豪气干云的嘉察、武勇过人的丹玛,以及北方魔域、霍尔、姜域、门域中四大魔王等。史诗的语言纯真质朴,亦不乏美妙生动。例如,龙女(格萨尔的母亲)在众人眼里的形象:“眼前这个美女,容光似湖上的莲花,莲花上闪耀着日光;黑白分明的眼睛好像蜜蜂,蜜蜂在湖上飞舞;身体丰腴似夏天的竹子,竹子被风吹动;柔软的肌肤如润滑的酥油,酥油用嘉纳的绸缎包裹;头发似梳过的丝绫,丝绫涂上了玻璃溶液。”如此生动的形容,如此美丽的语句,闻所未闻,让人心驰神往。

到如今,这位藏族文化名宿,已是著作等身。作为藏语翻译,他有译著《毛主席诗词》、《周总理青年时代诗抄》、《天安门诗抄》、长篇小说《五彩路》、长诗《大雪纷飞》、诗集《牧笛悠悠》等。作为作家,他出版过长篇小说《格桑梅朵》《十三世达赖喇嘛》,中篇小说《一个流浪艺人的故事》,传记文学《周恩来与西藏的和平解放》《班禅大师》《雪山名将谭冠三》《李觉传》《最后的女土司》,文化散文《阳光下的布达拉》《环绕喜马拉雅山的旅行》及《感谢生活》等。作为国内外知名的《格萨尔》研究专家,他出版过《〈格萨尔〉初探》《〈格萨尔〉的历史命运》《〈格萨尔〉与藏族文化》《〈格萨尔〉论》《走进〈格萨尔〉》《中国〈格萨尔〉说唱艺人》等多部学术研究著作。

上述这些书,并不是他著述的全部。

自从进入社科院民族文学所,继而奉命参与组建全国《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并担任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数年间,降边嘉措走遍西藏、青海、四川、甘肃、云南、内蒙古、新疆等省区,参与组织《格萨尔》艺人演唱会、《格萨尔》学术研讨会,并协调各地《格萨尔》搜集整理工作。多年来,他遍访扎巴、桑珠、才让旺堆、玉梅等卓越的《格萨尔》说唱艺人,听其说唱,辨其异同,取其精华,主编成藏文版“《格萨尔》艺人说唱本丛书”10卷。更大建树,是历时30年,主编出版《格萨尔》藏文精选本40卷、51册,1600万字。他还主持了《〈格萨尔〉提要》《〈格萨尔〉大辞典》等重大文化工程。同时,他还编纂了汉文版《格萨尔王全传》(与吴伟合作,1986年三卷本,1997年插图版二卷本,2006年修订版二卷本,台湾版六卷本)、《格萨尔王》(单行本,汉文版及英文版)、《英雄诞生》和《赛马称王》(汉文版及英文版)、《雪域雄狮格萨尔》(汉文版)、《格萨尔唐卡画册》(汉文版及英文版)。

刚刚推出的《英雄格萨尔》,其体量超出《格萨尔王全传》一倍多,故事只增加了玛拉雅药城宗、木雅之战两部,但每部情节更丰富、人物更多姿、唱词更婉转、细节更繁茂,与史诗原貌更加贴近,不似旧作只作摘要式缩写。例如,拉达克水晶宗,旧作中只有两章,25页;而在新作中增加至16章、237页。再如结尾的地狱救妻即拯救阿达娜姆部分,旧作中只有半章篇幅,仅5页,新作中增加至4章、57页。新作并非旧作的简单扩充,而是重新编纂,章、回目录不同,重要段落也重新书写,史诗开头内容相同,叙述语言却不一样。此外,新作还增加了《〈英雄格萨尔〉主要人物》《〈格萨尔〉主要部本的内容提要》《著名说唱艺人扎巴和桑珠》三个附录,全都是有关《格萨尔》的重要信息。在“主要部本内容提要”中,收录了40部内容提要,读者可由此了解这部世界最长史诗的整体风貌,其中朗赤绵羊宗等18部故事,之前的新旧汉文版本皆未收录,尤为宝贵。

《英雄格萨尔》难能可贵,不仅在其内容体量增大,更在其选择编纂更精。史诗《格萨尔》不但世界最长,而且还是活形态,至今仍被艺人传唱,一直在不断生长发育,需不断搜集整理,难以全部定稿。史诗总量,已搜集到120部,但没有一个艺人能说唱全部史诗,因产生年代不同、流传地区不同、说唱者不同、整理者不同,《格萨尔》存在大量异文本。不同抄本、刻本、不同艺人演唱本,宗教观念、故事情节、细节形态及语言表达都有所不同。异文本的数量无法估算,说多达几百部,不过是毛估。口传文学,众声喧哗,思想观念殊异,见识深浅不同,趣味雅俗有别,言语水平参差,整理、选择、编纂把关人眼光品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降边嘉措编纂本值得信赖,不仅因为他视野开阔且见多识广,在史诗《格萨尔》的发掘、搜集、整理、编纂、研究和推广等方面的贡献,他人难出其右;还因为他集作家、翻译家、编辑家、学者多种身份技能于一身,兼具作家的艺术想象与情感体验能力,翻译家对诗歌语言的敏感特长,编辑家的结构眼光和谨严作风,以及学者的渊博学识和科学理性。要编选史诗,还有谁比他更合适?

32年后,再次拜访降边老师。老师作风如昔,开门见山,为我答疑解惑。我问,已经出版过《格萨尔王全传》三卷本(修订版为上下册),又出过单行本,为什么还要编纂五卷本?降边老师说,三种版本都需要,意义各有不同。原来如此,单行本意在普及,三卷本引导入门,五卷本才能窥探史诗《格萨尔》的堂奥。我问,《英雄格萨尔》五卷本出版,是不是可以真正退休了?降边老师说,还想拍一部《格萨尔》电影,希腊史诗有电影,印度史诗也有电影,中国史诗不能没有电影。我知道,为了拍摄《格萨尔》电影,降边老师已努力多年,电影未成,心不能安。至此,我终于明白,降边老师取得如此成就,不仅因他有过人的聪慧和勤奋,更因他有过人的志向与真情。搜集、整理、研究和传播史诗《格萨尔》,在他人,只是工作,在降边嘉措,是毕生使命。

(责编: 陈濛濛)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阿来:用文学照亮那片土地

    我的创作之源是我的少年时代。虽然,在度过少年时代的那个叫做故乡的地方,我并没有听说过“文学”这个字眼。我的母语里没有,上学以及与外部世界交流所使用的汉语里也没有。[详细]
  • 读《唐宋八大家——古代散文的典范》:文起八代之衰

    如果可以穿越回大唐,在那盛世之初,我们可以见到最流行的文章是这样的:“……前朱雀,后玄武;左苍龙,右白虎;环卫匝,羽林周。雷鼓八面,龙旗九斿。星戈耀日,霜戟含秋。三公以位,百寮乃人。呜佩锵锵,高冠岌岌。[详细]
  • 王泉根:中国古代有儿童文学吗

    对于“儿童文学”的认识,处于不断变化与演进之中。观察中国儿童文学,中国古代如果有童谣、童话的存在,自然有儿童文学的存在。民间儿童文学的存在,也是中国儿童文学存在与发展的前提。[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