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文化

【乡愁藏韵】医者大德——麦格隆(下)

陈丹 发布时间:2019-06-10 09:19:00来源: 中国西藏网

  他通晓西藏历史文化,是著名学者,曾为20万人救死扶伤。


图为后人绘制的麦格隆唐卡

  就在我采访麦格隆的一年多以后,2007年底,老人家圆寂了。看着杂志上对他的报道,我的眼泪滚下来。希望他转世再来,如同他说过的那样:“阿里这个地方比较艰苦,也更需要我,我这一生是离不开这里了!”

  12年间,我进藏十几次,但却再没有去过阿里,直到2018年,我走新藏线横穿西藏,行前很大的一个愿望就是要再去古如江寺看看,因为那是麦格隆的寺庙,我想再去看看他。

  现在路很好走了,从门士乡驱车,很快便到了古如江寺的门前。远远地望了一眼修行洞,我先进了寺庙,一名叫措成足贝的小僧人接待了我,我把我存在手机里的与麦格隆的合影给他看,他两眼放光:“我没有见过他,我来寺庙的时候他已经圆寂了,不过我们都知道他,他是我们这里最有名的活佛!”措成足贝将我引到了麦格隆的灵塔前,我看到了灵塔正中间上面他的照片,音容笑貌顿时浮现,又难过又喜悦,伫立良久。


图为麦格隆的灵塔

  高僧大德在世人眼里总是充满了慈悲和光辉,但是在我眼里,这位通晓西藏文化、象雄历史、苯教典籍、藏医知识的学者,曾为20万人救死扶伤的医者,待人谦和而又真诚的麦格隆,才是真正的大德。

  祭拜完麦格隆,措成足贝对我十分尊重和热情,叫上另外一位僧人措成塔钦一起,领我到大殿里各处细看。

  12年过去,寺庙规模还是那样,但是里面的内容充实了许多,首先是壁画,主殿里除了放置塑像的地方,所有空墙上都绘满了苯教的神祗。有赞神、五大本尊和诸位护法,绘制很是精美,看得出是出自非常优秀的匠人之手。措成足贝一一为我详解,每一位苯教神祗及护法的名字、他们的司职、故事,并将之与藏传佛教诸护法的形象做对比。最后还从手机里调出一份苯教诸神名称藏汉双语对照表给我,引得我不禁竖起大拇指,啧啧称赞。其次是塑像,12年前来时,大殿的中心只有几尊中型的铜像,主要是苯教祖师辛绕弥沃。现在增加了佛母和几位本尊铜像,以及多位护法的泥塑。铜像都镀金,泥塑均彩绘,工艺皆精湛。第三是典籍,现寺庙藏有重要典籍2万余册,一半是苯教的经卷,另一半则囊括了藏传佛教四大教派的重要典籍。


图为古如江寺的壁画、铜像、典籍

  镇寺之宝是一尊石雕佛头,据说这是真巴南卡的头像,已有2900多年历史。

  苯教是早于佛教千余年就扎根藏地的本土宗教,藏族文化和藏传佛教里留着大量苯教文化的基因。出于政治的原因,苯教在约1200年前被边缘化了,甚至被当时的统治阶级妖魔化,以致于许多误解至今仍存在于藏族人的观念中。今天,小僧人措成能给我做出如此清晰的解说,看来这些年苯教文化的整理和传播有了进步,苯教人才也在增加。

  我翻出当年在修行洞入口前和几位小女孩的合影给措成看,小僧人指着照片上的小人儿们欣喜地告诉我:这个是我的姐姐、这个我也认识,她到外地读书去了……


图为作者2006年与当地孩子在修行洞入口前

  问起现在修行洞的情况,措成说现在是次成平措在里面修行,就是我第一次来时遇见的那位僧人!据说次成平措现在在寺里任堪布,他是麦格隆的嫡传弟子,学习藏医和苯教。现在他除了在洞里修行,还会为群众看病,而且,他也拿到了“格隆”的称号。内心充满了喜悦,他们都还在,麦格隆的事业有人在继承着。

  措成问我要不要上去看看?我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下次吧”。


图为2018年的修行洞外观

  在我心中,麦格隆永远穿着那件有些褪色的绛红色袈裟、带着一顶白色的帽子,端坐在修行洞窗户下的石阶上。他的光辉,照亮了很多人的身心。(中国西藏网 文、图/陈丹)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