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文史

大兵郭群群 格尔木之魂

发布时间:2020-11-13 09:52:00来源: 西藏日报

  格尔木汽车3团有位汽车兵,叫郭群群,1米8的大个。由于青藏线上部队运输任务繁重,郭群群一心扑在工作上,1989年当兵四年从未回过家。1993年元月,他被批准回家成亲。就在郭群群准备启程回老家时,一个向西藏区内驻军运年货的紧急加运任务下到连里。连长说:“任务重时间紧,你就再跑一趟吧。任务完成后你就回家结婚。”郭群群十分爽快地接受任务,表示坚决完成任务。那是隆冬腊月,青藏线上气候最恶劣的季节。车到唐古拉山口,遇到暴风雪,天地浑沌一片。严重缺氧,不但人缺氧,车也缺氧,汽油燃烧不充分,车抛锚了!饥饿、严寒导致郭群群胃穿孔。唐古拉山口,那是世界最高的山口之一,往拉萨去还有500多公里,回格尔木也有600多公里。又遇到大雪封山,整个车队都被堵在山口下不了山。战友们只得抬着郭群群冒着寒风暴雪,在深深的雪地里艰难地往山下赶。由于没有及时送到医院抢救,郭群群牺牲在了青藏线上。

  3团的一位中尉军官奉命去烈士家乡处理善后事宜。郭群群的老家在陕西秦岭脚下。中尉坐了很久的车,坐到没有路了,就走。又走了很远的山路,找到了烈士在山沟里的家。一眼望去,郭群群的家破旧得不可想象,屋里的摆设最新的就是大屋正中的一个大酒缸以及缸上贴着的一张菱形大红双喜字,这是母亲为儿子结婚准备的喜酒,还有红彤彤的喜字是那样的晃眼。中尉犹豫了,他不敢进门,进去咋说?

  郭群群的母亲60多岁,几乎失明的双眼深深地陷在眼窝里。听说部队来人了,老母亲用手来摸中尉。“群群呢?”老人问。当听清了儿子牺牲的消息,老人呆住了。然后颤巍巍地走到那个大酒缸边,双手去摸酒缸,然后突然用巴掌使劲拍打着那大酒缸,一下又一下,使劲拍,边拍边哭道:“群儿,娘给你找到媳妇了,你咋不回来呢……”中尉拿出500元抚恤金、600元生活补助费,双手捧给老母亲。母亲叫着群儿他嫂的名说:“收下吧,让群儿他哥再借点,加上,到山南边去买头牛,开春耕地。”中尉震惊了,早已忍不住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他没想到带来交给群群他娘的钱,还不够买一头牛。他立刻把身上的旅差费掏出来,顾不上如何买票归队。可是老母亲坚持不收:“按部队的规矩,咱不能多收。”军官就跪下去了:“娘,娘,这是我的钱,也就是群群的钱。”

  这只是一个普通士兵的故事,一个普通母亲的故事。这样的故事在青藏高原还有很多很多。仅解放军总后勤部青藏兵站这支部队,在新中国的和平年代,从青藏公路建成到2014年就已有680多名官兵永远长眠在他们为之服务的4000里青藏线上。

  (本故事文字由西藏自治区党委党史研究室提供)

(责编: 陈濛濛)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