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科技

竺可桢与拉萨测候所

喜饶尼玛 发布时间:2020-10-09 09:05:00来源: 中国西藏网


(原载《竺可桢文集》科学出版社1979年版)

  竺可桢(1890-1974)浙江绍兴人,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共产党党员,近代气象学家、地理学家、教育家,是中国近代地理学和气象学的奠基者,也是“求是”精神的积极倡导者,曾任浙江大学校长等职,为国家民族作出过重要贡献,享誉海内外。但是,他为西藏气象测候工作做出的努力,则知者不多。

  1934年4月,国民政府派参谋本部次长、边务组主任黄慕松作为专使前往拉萨致祭十三世达赖喇嘛。与此同时,青海黎丹等组成巡礼团,前往拉萨。时任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所长的竺可桢早就对边疆气象事业高度重视,见此机会,立刻电告在成都的徐近之,另派测候员王廷璋协同前往。竺可桢在给“西藏巡礼团”黎丹的电报中特意提到“由敝所派测候员王廷璋携带仪器随台从出发,定于本月十五日乘欧亚飞机赴兰,赶趋西宁会同赴藏”“拟抵拉萨后,觅定相当地址,实施测候工作,为期至少一年,至多两年。谨此专达,切望随时指导”。

  西藏地质气象复杂,若无气象数据积累,不能预报天气变幻,则不具备相关条件。故测候是西藏与内地通航的前戏。

  徐近之与王廷璋奉命于1934年9月20日随巡礼团到达拉萨。他们在巡礼团拉萨住处楼顶,安置全套仪器。1935年3月迁至八廊南侧吉堆巴院内,占房两间。最初,“藏中官民不明测候意旨,颇多疑虑”“噶厦恐测候与飞航有关所致”。竺可桢颇为着急,后经当时专使行署留藏人员蒋致余以及已就任蒙藏委员会委员长的黄慕松等说明 “测候所任务仅系用科学方法测量天空现象为晴雨风向等之变化,对于地方上有百利无一弊用”,始有转机。1935年5月中旬,拉萨测候所正式成立。


拉萨测候所成立时摄影(前排坐者为黎丹、蒋致余、张威白)喜饶尼玛提供

  应中国气象学会之邀,测候所的徐近之利用观测结果并全力搜寻资料,写出多篇论文。他还辑成《青康藏高原及毗连地区西文文献目录》。并将青藏自然地理资料包括地质、水文、气候、植物也辑成四册,于1950年代相继出版。这是一项为青藏研究后来人提供路标的工作。

  1936年底,中央大学地理系主任胡焕庸发来电报,要求徐近之回学校任教。徐近之这才奉命回京,测候所工作由王廷璋负责。

  竺可桢一直对拉萨的气象工作给予高度重视,为了筹建和维持拉萨测候所,不但舍得花费大量经费,而且付出了大量的精力。他多次与拉萨的王廷璋通电通信,称其“廷璋同学足下”。他对拉萨测候所既有工作安排,也有生活关心,更有具体指导。如当时,拉萨测候所“在藏用途月以六十元为限”,而其他地方测候所每月只限用二十元。且拉萨由公家供膳属额外优待。有鉴于西藏的特殊及王廷璋的具体情况,他屡屡有派人进藏接替王廷璋的打算,但因时局多变、意外频发,未能实现。如他曾举荐秦雨民随九世班禅一行进藏。因1937年卢沟桥事变,九世班禅未能入藏,赍志而终。竺可桢只得让秦雨民驻留西宁。后来,他还曾考虑派懂藏语的李兴西去拉萨,也未能如愿。

  王廷璋在藏时间已久,思乡心切,多次提出请示。1939年10月23日,中央气象研究所致电拉萨哲蚌寺碧松法师(汉藏教理院留藏学僧,后任拉萨小学校长),请他代理观测工作。电文内容:“拉萨测候所观测员王廷璋君旅藏已久,急思返乡,该所观测工作仁者愿接替否,每日只需观测3次,观测项目只需温度、雨量,每次所需时间不过数分钟,自明年元旦开始,每月津贴法币40元。”1940年1月1日,拉萨测候所工作改由碧松法师担任,王廷璋候资返川,暂留拉萨整理气象资料。

  这期间,竺可桢在经过充分考虑后,认为“西藏拉萨测候所王廷璋早届瓜代之期,现有曹巽、邓明渊二人可以继任,自可前往任职。惟渠二人赴藏以前,对于观测方面必须经过精密之检考,以免日后所作记录有种种错误”。还强调二人之工作必须经详细之考核,不然则等于虚糜国帑自欺欺人也。7月1日,中央气象研究所任命曹巽、邓明渊(后参军,任十八军先遣支队政治部秘书科翻译)为拉萨测候所测候生,曹巽兼主任。

  1940年11月29日,曹巽等抵拉萨。1942年元旦之后.拉萨测候所移交给中央气象局。3月17日,王廷璋离开拉萨经云南大理回重庆。

  曹巽等虽远在西藏,但与竺可桢的关系仍很密切。竺可桢在1941年10月的日记里记载“拉萨曹巽来函,并附达赖喇嘛宫、珍珠林、龙门潭等照片数张。函系八月廿九发。”这些照片背面都有曹巽题字。1946年,色拉寺汉僧善化(即钟善化,1952年7月-1961年7月在中央民族学院图书馆工作,之后被下放到了甘南;80年代回学校)参与了测候所工作。1948年,有材料表明,拉萨测候所的职员为技士兼主任曹巽、技佐(观测员)善化。

  1949年7月8日,西藏发生“78事件”,测候所人员曹巽和善化“被迫撤离拉萨,经印度返回内地,拉萨测候所工作随之终止。观测记录至1949年6月。在这整个时间段里,除特殊情况外(竺可桢曾去电严厉批评说“现拉萨所纪录断缺不全,殊失该所创设之初衷。”),其间未曾中断。有学者评论,该所为全国天气预报和东亚季风以及西藏气候的研究,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中国西藏网 特约撰稿人/喜饶尼玛)

  参阅资料:

  竺可桢:《竺可桢全集》,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2012年版

  陈学溶:《中国近现代气象学界若干史迹》,北京:气象出版社,2012年10月。

  崔保新:《西藏1934 黄慕松奉使西藏实录》,北京:社科文献出版社,2015年版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件

  沈松林编著,竺可祯小传,广东旅游出版社,1997版   

(责编: 贾春玲)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