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西藏新闻 > 藏区动态

溜溜的康定 回荡起苍凉的马帮民谣

李贵平 发布时间:2016-05-30 10:42:19来源: 华西都市报

电影《罗马假日》最后一个镜头是:记者们站成一排,有人问奥黛丽-赫本饰演的公主:“您去过的欧洲城市里,最喜欢哪一个?”赫本略带忧伤的目光瞥过格里高利:应该是各有千秋,不过我很喜欢罗马——当然是罗马。

作为赫本的死忠粉丝,我想,如果有人这样问我:这些年你跑了那么多民族地区,最喜欢哪个地方?我会说:康定。

是的,四川康定。


康定城自古是茶马古道的重镇


康定街头的女背夫塑像

这几天随北京大学、香港理工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北京语言大学和四川师范大学的几位教授考察藏羌茶马古道,每天忙完采访后鸡飞狗跳地用手机写稿,都离不开茶马古道这一主题。而作为川藏咽喉、茶马古道重镇、藏汉交汇中心,康定这座高原小城,却是我实实在在见到的最有茶马古道气息的地方。

5月26日晚,藏羌茶马古道考察队一行从金川县驱车来到美丽的康定城,阳光下,大伙儿还来不及打望街头的李家大姐张家大哥,就被入城处一组茶马古道雕像所吸引,它赫然屹立,为这座城市注入古老而特有的文化灵魂。

华灯初上的康定城,到处洋溢着“茶马古道”(当然还有情歌)的氛围——街头几乎所有的商铺都挂着“锅庄”“马帮”“跑马山”“茶马”等标牌。穿城而过的折多河,携带着高天流云的磅礴狂放,由西向东奔腾咆哮,汇入滔滔不绝的大渡河。折多河两岸,穿着时尚的女郎和长袖大襟束腰长裙的藏族老人擦肩而过,现代与古老,时尚与传统,构成高原之城的和谐韵律。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康定都是茶马古道历史走廊上最为花团锦簇、观阅无尽的一道灿烂风景。

四川甘孜州政协副主席蒋秀英向我们介绍道:上世纪三十年代末至四十年代初,作为当时西康省省会的康定,就成为闻名于世的藏汉贸易的中心城市,是与上海、武汉齐名的三大商埠之一,汉藏物资大量交流,其中,茶叶交易在其中占据了中心地位。

蒋秀英将她写的历史小说《恢宏千年茶马古道》送给我们,书中,有这样包含深情的描写:七十年前,背茶几乎是康定周边贫苦农民惟一的谋生手段。一个背夫背上的茶包,少则百余斤,多则两三百斤,等于两头骡马的负重量。他们从雅安到康定,背一趟茶需要半个月,每天行走20几里路,如此辛苦的报酬不过是两斗玉米面,加上沿途食宿开销,背夫们的收入也所剩无几。因此当地民谚曾经这样形容:“十个背哥九个穷,背架子弯弯像条龙”。


年轻小伙的歌声里也透出茶马古道民谣的苍凉感

27日下午,在四川甘孜州政协和州宣传部领导的陪同下,藏羌茶马古道考察队来到城郊南无村毛云刚的家里。

68岁的毛云刚是甘孜州最后的“溜溜调”原生态民间歌手,他被称为康定情歌和马帮民谣的活化石。著名的《康定情歌》,就是根据毛云刚唱的康定溜溜调改编的。溜溜调起源于何时无证可考,它有长调短调之分,长调悠扬动人,短调朗朗上口。

毛云刚将自己整理的2800多首民歌拿出来给我们看,他歌瘾大发,随口唱了自己创作的《跑马歌谣》《对岸之歌》等七八首马帮民谣,他那极富穿透力的苍凉歌声一唱三叹,余音绕梁,回荡在绿幽幽的山谷里。

现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保亚、孔江平和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彭刚等人,赶忙掏录音设备,将毛云刚原汁原味的古藏语音调收录进来。

在康定滞留的这两天是忙碌的,这里蕴藏的茶马古道文化,犹如一瓶陈年老酒,需要我们每个人带着虔诚的口舌去慢慢品味。它的浓厚醇香,也一如与之相伴经年的康定情歌,酝酿了一个民族的传奇和荣光。

(责编: admin)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