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西藏新闻 > 藏区动态

康定溜溜调和《康定情歌》

李贵平 发布时间:2019-12-09 16:28:00来源: 华西都市报


跑马山上俯瞰康定。

  
毛云刚唱溜溜调。

 
跑马山情人池传说是当年李家大姐和张家大哥约会的地方。


夜幕下的康定城。


毛云刚拿出来的康定老情歌。

  
毛云刚这里的溜溜调。

  
跑马山的攀登者。

  《康定情歌》,是高蹈于世界音乐苍穹的一道炫目绝响。很多人不知道,这首著名情歌,竟是由四川省甘孜州古老的“溜溜调”演变而成的。目前在整个甘孜州,能唱这种最纯正溜溜调的只有一人,他就是毛云刚。

  10月,我和几个朋友自驾去康定木格措游玩,寻访到炉城镇芜村三组,找到了在康定家喻户晓的农民歌手毛云刚。

  壹

  李家大姐张家大哥有原型

  毛云刚家位于一面土坡上,是一个典型的藏族农家小院,周围种植花草蔬菜。毛云刚是土生土长的康定农民,先祖在川藏线茶马古道当过赶马人,主要用牦牛运输从康定经雅江、理塘、巴塘、左贡、芒康、昌都到拉萨的藏茶。父亲也走过十多年马帮,唱得一口好民谣。毛云刚打小随父学艺,14岁独立表演,是目前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康定溜溜调”的传承人。

  毛云刚虽已是七旬老人,但记忆力超强,能唱千余首康定民歌,演唱时可见物唱物、见人唱人、见景唱景,随口飙出几句都生动有趣,被邻里乡亲称为“情歌汉子”。

  毛云刚居住的南芜村三组,就在炉城镇附近的半山腰。进屋后,他让家人端来热腾腾的酥油茶,并笑着说:“想听康定情歌和溜溜调吧!让我先讲一讲酥油茶中的爱情故事如何?”

  毛云刚说,康藏高原的酥油茶里,凝聚着一段罗密欧和朱丽叶式的浪漫爱情。很早以前,两个部落土司的子女文顿巴和美梅措深深相爱,但他们的家族互为仇敌,美梅措的父亲派人杀害了文顿巴。在为文顿巴举行火葬仪式时,美梅措突然跳进火海,以身殉情。两人死后,美梅措的灵魂飞到内地变成茶树上的茶叶,文顿巴的灵魂飞到羌塘变成盐湖里的盐。每当藏族人打酥油茶,茶和盐再次相遇,融为一体,不离不弃。

  溜溜调产生于清乾隆年间,当时,炉城镇有远近有名的八大寨子。那时,大伙无论是赶马运货、修建驿道,还是下田干活、婚嫁丧葬,都喜欢唱这调调儿。溜溜调有长调短调之分,长调悠扬动人,短调朗朗上口,其歌词、韵律与后来的《康定情歌》差不多,但在一些装饰音、尾音和节奏、轻重上更显悠扬婉转,更有川西草原的“土味”。

  毛云刚说,溜溜调与《康定情歌》结缘有个真实故事:清朝末年,四川荥经县有个叫张自才的男子,随他当马帮的阿爸来到康定做生意,一天他认识了十八岁的漂亮女孩李桂英,李是北川人,很小也随阿爸来康定卖凉粉。

  滚滚折多河,携带着高天的空旷和山野的气息穿城而过。河畔,俊朗壮实的张家大哥和美丽温柔的李家大姐经常唱着溜溜调约会。金风送爽的黄昏,两人拉着手儿爬上跑马山。秋夜,山风吹拂着他们青春勃发的身体,弯弯的月亮勾起爱的欲望,白桦林里,两人越走越近,相拥入怀,喜鹊儿叽叽喳喳从他俩身边羞涩地飞走了……今天的跑马山有个“情人池”,据说就是纪念他俩而修建的。

  那以后,带着康藏高原粗犷气息的溜溜调,渗和了四川汉族民歌婉转韵律的“康定情歌”,开始响彻在川西北高原,响彻在华夏大地。

  贰

  亚东谭维维请教溜溜调

  毛云刚告诉我们,要说唱溜溜调,他的先祖是过去康定八大寨子中唱得最棒的人。溜溜调里,有很多是赶马人在驿道运茶时即景生情创作出的,大伙觉得好听,就你唱我唱传了下来,唱到毛云刚这一辈已是第六代了。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毛云刚本来在炉城镇有个正式工作,因他过于入迷唱歌,加上那些年溜溜调被视为靡靡之音,他丢掉了铁饭碗。但他并不后悔,回农村后仍边劳动边唱民歌。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毛云刚在康定的一次歌咏大奖赛中,被请去演唱《十二杯酒》与“溜溜调”。虽是仗着酒兴唱了两首,可他一鸣惊人,惊艳四座,大伙儿听傻眼了,很快家喻户晓。以后,村子里遇到红白喜事,都要请毛云刚出山,唱几曲溜溜调助兴。

  毛云刚没把溜溜调的舞台局限在康定家乡这个旮旯。这些年,只要有机会,他就走出去,在更大的场合一展歌喉,有几次他还来成都吟唱过。

  1988年夏,毛云刚和著名藏族歌手亚东一道,在跑马山上引吭高歌。亚东被誉为“高原歌王”,声音嘹亮高亢,浑厚清晰,之前他就很喜欢唱藏族情歌《十二杯酒》,但在长调上有些拿不准。毛云刚和他喝了几回酒,很喜欢这个性情直爽的小伙子,耗了几个晚上耐心教他。“亚东后来的成名曲儿《康巴汉子》《卓玛》,都有咱溜溜调的味道呢——他很快火了,有那么多漂亮妹儿围倒转,不像我糟老头儿一个,唱歌时姑娘都闭着眼听。”毛云刚风趣地说。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成都女歌手谭维维专程来康定,找毛云刚请教《康定情歌》的原生态味道。那时谭维维还不怎么出名,她请朋友开了十多个小时车来到康定,提着礼物,满头大汗爬坡上坎,在南芜村找到了毛云刚。

  毛云刚见这女娃子人实诚、机灵,对演唱又很用功,乐了,他先是让她唱了几句四川民歌,觉得她基础还扎实,就教了她七八首溜溜调,尤其在长调的轻重缓急上,把老底子都抖光了。

  2015年12月25日,“康定溜溜调”非遗项目走进北京卫视大型文化传承节目《传承者》。节目中,毛云刚代表四川康定溜溜调唯一的

  传承者,携手女歌手龚琳娜登台演绎了原汁原味的《康定情歌》。两人将康定溜溜调与黔东南民歌结合起来,一个粗犷,一个华丽,一个阳刚,一个阴柔,珠联璧合演绎出别样风味。

  叁

  “溜溜调不能丢失在我手头”

  要将溜溜调传承下去,得有合适的接班人。

  很早以前,毛云刚就成了康定城的名人,为了传承下去,他最早把溜溜调传给了小女儿毛发雨(音)。

  毛发雨是个漂亮的80后妹儿,个子窈窕,容貌俏丽,声音清亮干净。女儿性格开朗,曾多次凭溜溜调参加甘孜州山歌赛并拿过大奖。

  除了女儿,毛云刚还将溜溜调教会幺弟毛云清。毛云清小他七八岁,嗓子很好,以前也唱过民歌。

  毛云刚还不定期地在南芜村小学开办培训班,教孩子们唱溜溜调,“我不希望老祖宗流传下来的东西,丢失在我手头呀。”

  每每家里来了客人,毛云刚都要抱出一本发黄的手抄歌本给大家看。这是他耗时三年多整理的1300多首康定民歌。“我只有初小文化,不懂创作。但我记性还算好,这些溜溜调是我一边唱一边凭脑壳‘抠’出来的。”毛云刚说,“幸好,有个湖北小伙子还帮我誊写了不少。”

  2012年夏天,一名来康定旅游的湖北小伙提着两瓶酒找到毛云刚,请他唱溜溜调。小伙子说他失恋了,漂亮女友跟一个建筑老板好了,他想从毛伯伯这儿听到原汁原味的《康定情歌》,不然他活不下去。毛云刚那天喝了四五杯白酒,一口气唱了十来首溜溜调。哪知湖北小伙子“得陇望蜀”,又跪求毛云刚教自己唱,还主动提出帮他抄写歌谱。每天早上九点,小伙子跟上班似的准时从客栈来到毛家,帮他誊写,这一誊就是半个月,前后抄了900多首。小伙子离开的时候,毛云刚过意不去,硬是塞给他1000元作酬谢,还送给他几盘溜溜调VCD碟子。另外有些曲子,是毛云刚在炉城镇东一个西一个请字儿写得好的朋友帮忙抄写的。

  当然,毛云刚溜溜调里的“康定情歌”,跟我们现在听到的《康定情歌》不太一样。他说,《康定情歌》原名叫《康定巷情歌》,歌词是这样的:

  跑马山上青松林,这方有我心上人。天上又下罩子雨,这个姻缘天铸成。跑马山上一朵云,端端照在康定城。李家大姐一枝花,张家大哥看上她。一来看她人才好,二来看她会当家。郎才女貌都双全,跑马情歌代代传……

  肆

  《康定情歌》改得跑调了

  “好好一首民歌被改得不伦不类,可惜。”说到经典的《康定情歌》出现的繁杂演唱版本,毛云刚颇不以为然。

  的确,《康定情歌》今非昔比,出于时尚流行所需,它已被大大小小的音乐人改编成很多种版本:摇滚的、说唱的、美声的、通俗的、民族的、古典的、五音的、七音的……在毛云刚看来,这些,没几个是保留了原味的《康定情歌》,听起来怪怪的,他认为传唱不下去。

  毛云刚说:“我对现在年轻娃娃唱的流行歌不大懂,更谈不上喜欢,我还是喜欢咱家乡的溜溜调。记得小时候听父亲或乡亲们对歌,虽然有些词儿听起来不是太雅,可每一首都是对生活、对大自然最真实的反映,人们见山唱山、见水唱水,路上遇到个喜欢的姑娘也要唱歌。那才是生活,真正的生活。那种随时能听到歌声的日子,过起来才有味道呢。”

  “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啊……”优美浪漫的《康定情歌》,总是给人无限遐想。

  《康定情歌》是一首有故事的名歌:1941年,日军发动太平洋战争后,音乐教员吴文季入川,来到战略物资中转站康定,准备参加去缅甸作战的中国远征军。吴文季当时是个文化音乐教员。1945年春,他在炉城镇折多河畔散步时,无意中听到一个马夫在哼唱一种调儿,悠扬沧桑的旋律,既好听又装着故事,这很快引起吴文季的注意。吴上去叫住那人,才知道哼唱的是溜溜调民歌,便请他编唱几句,又整理加工,最终有了《康定情歌》的雏形。

  吴文季最初是把这首歌定名为《跑马溜溜的山上》,为了更鲜明地表现康巴人的婚恋高度自由,他还添上“世间溜溜的女子任你溜溜的爱哟,世间溜溜的男子任你溜溜的求哟……”的词儿。还有个说法,吴文季借用了著名川籍诗人吴芳吉《婉容词》里“世间的女子任我爱,世间的男子任你求”的句子,更显深情执拗。

  这首定名《康定情歌》的四川民歌,响彻在川西北高原,温暖了一代代青年男女,催生了一个又一个爱情故事,最终被推上中国和世界的音乐舞台。上世纪七十年代,《康定情歌》随美国“旅行者二号”太空船升空播放。上世纪九十年代,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全球最具影响力”十首民歌之一。

(责编: 于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