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岁乡党委书记,倒在脱贫攻坚的第440天上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7-12-24 20:31:53来源: 长治日报

11月14日清晨,第一缕冬日的阳光越过苍苍莽莽的太岳山区,照射在了山西省沁源县赤石桥乡。加班熬了半宿的乡党委书记李飞,揉着红肿的双眼爬了起来。简单地擦了把脸后,李飞走出了值班室,对同事们打了个招呼:“我去上个厕所就下来,给我留两个包子,我在路上吃。”

从来急匆匆的李飞,这一次却让同事们在楼下等了好一会儿。转身准备推门出去的李飞,在一阵天旋地转之后靠着卫生间的门缓缓倒下了。

久等不见李飞出来的同事强行打开了卫生间的门,看到同事们熟悉的脸庞,四肢失去知觉的李飞用微弱的声音对乡长孙晓晔说:“帮我请几天假……乡里的工作……你先担着。”

“老哥啊,都这个时候了,命要紧。”孙晓晔红着眼眶打断了李飞的话头,招呼同事,争分夺秒地把李飞送往县人民医院。

然而,谁也不会想到,这是李飞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而他所请的假,永远也销不掉了。2017年11月25日凌晨5时20分,在经过十多天抢救后,李飞匆匆离世,生命的年轮永远定格在了44岁。

没有人再要求这位年仅44岁的乡党委书记补上这张假条,因为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他已用年轻的生命践行了一名共产党员的使命。

一位年轻的乡党委书记就这样走了。群众的回忆里,我们聆听到了他崇高的精神和圣洁的灵魂;用双脚丈量的人生峰峦里,我们见证了一个共产党人不忘初心、不负时代的追求和高度。

李飞(左二)在胡家庄村督促环境卫生整治工作 资料图

有一种责任冲锋陷阵——

他燃烧着自己的生命,440个日日夜夜,赤石桥乡村村寨寨燃起了致富火焰

2016年9月13日,李飞调任赤石桥乡党委书记,他欣然前往。

李飞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赤石桥乡的土地管理员。时隔24年,再次回到年轻时工作过的赤石桥,这块土地上的山山水水,这块土地上的村庄院落,还是他年轻时候的模样,贫穷依然像生了根一样长在这里。

“要把这穷根斩断。”上任不足半月,李飞跑遍了全乡19个行政村,走访了216户贫困户。他从这个村走到另一个村,从此处地头看到彼处田间。他对这块土地太熟悉了,也爱得太炽热。李飞对同事们说:“赤石桥乡的老百姓就靠咱们了。”

在多次调研、反复论证的基础上,李飞带领同事们将产业扶贫作为全乡脱贫攻坚的一项重要措施,结合赤石桥独特的土壤、气候等自然条件,引进联众菇业有限公司,成立宝成生态种植合作社,发展壮大兆丰源、益佳养殖、林溪种植等实体经济。

“为推动项目尽快落地生根,那段时间,他每天不是在跑项目的路上,就是在田间办公,但他再苦再累,也不吭一声。”乡党委副书记宋炯泣不成声。

在扶贫的征途中,李飞在前面蹚着路,他太累太累。在清理李飞的遗物时,办公桌抽屉里除了有多本工作日志和学习笔记外,还装满了药瓶。

他燃烧着自己的生命,440个日日夜夜,赤石桥乡村村寨寨燃起了致富火焰。

基层的工作总是最紧迫,也最重要。在带领乡亲致富奔小康的道路上,李飞马不停蹄。有时晚上在县里开完会,他也会第一时间赶回乡里,连夜进行安排部署。

刘丽丽最后一次见丈夫是在11月12日晚上7时。在县里刚开完会的李飞,回家吃了碗面,放下碗筷转身便要返回赤石桥乡。刘丽丽问他:“不能待一晚上再走吗?”

从上任赤石桥乡党委书记,440个日日夜夜,李飞在家待的时间不超过20天。这次,要不是回县城开会,李飞也不会回来这一趟。李飞看了看手表说:“我多待两个小时吧,现在正是农村‘两委’换届的关键时刻,我不能离开。”

乘着夜风、趁着夜色,两个小时后,李飞走了。44.9公里,是从家到赤石桥乡的距离。一路上,李飞热爱的太岳大地掩于夜色中,可就算闭着眼,车身的一个摇晃,他也知道经过了哪块土地哪个弯。刘丽丽没有想到,这是最后一次听到丈夫的声音。如果未来可以预知,她一定不会放丈夫离开。

有一种力量感人至深——

“他像一团火,感染着我们、温暖着我们。跟他一起加班,即使再累,也觉得舒坦”

赤石桥乡脱贫任务能否如期完成,关键要有一支敢担当、善谋事的队伍。

在艰难的拓荒路上,李飞并不认为一人可以完成带领百姓脱贫的任务,他想方设法凝聚起众人的力量。

把能挤出来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不仅自己学,更带着大伙儿一起学。一年多,在李飞的带领下,乡党委推进“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开展“维护核心、见诸行动”主题教育,举办了农村“领头雁”培训班,开办了“绿色沁源·乡村小夜校”,培训党员干部120余人次。对3个软弱涣散党组织进行了专项整治,新组建两个非公企业联合党支部,增强了基层党组织的凝聚力、战斗力。

动人以行者,其感方深。“他是宁可割自己的肉,也要省公家的米。”乡纪检书记张华说。

每次下乡调研工作,到村民家吃饭,李飞都主动按标准交纳伙食费,并要求随行人员一同交。生活中,他从不讲究吃穿,一件夹克衫、一身迷彩服是他最常见的装扮。工作中,他克己奉公,办事讲原则、做事守规矩。在购置办公用品时,李飞常说:“乡里经费紧张,省着点花,能办了事就行。”

乡扶贫工作站站长王晓飞说:“只要有人加班,不管多晚,李书记一定在。去年除夕夜,为了确保全乡护林防火安全,他安排部署任务后又下去巡查,直到深夜2点多每个村报告安全后他才躺下休息。”

大年初一,他也是在乡里过的。家里人做好饭菜,等着他回去过个团圆年。可李飞说乡里更需要他,他挨个跑遍了所有村,看望慰问了春节期间工作在一线的村干部、护林员、贫困户。

“他像一团火,感染着我们、温暖着我们。跟他一起加班,即使再累,也觉得舒坦。”

聚似一团火,散开满天星。李飞带着这支队伍,为赤石桥的乡亲开拓出了一条又一条致富路。

一年间,赤石桥乡与新疆特变电工股份有限公司达成200兆瓦风力发电项目;在青杨湾规划1300亩高标准农田建设项目;引进段家坡底村康乃馨种植项目、联众菇业大棚香菇种植项目、益佳养殖公司庄儿上村生态养殖项目……

刘家沟曹家山油用牡丹种植、箭杆村中药材种植、赤石桥村油用牡丹种植、榆坪村中药材种植、姚壁村草莓蔬菜大棚……村村有产业、人人能增收,让乡亲们有了更多获得感、实实在在幸福感。

有一种感动春风化雨——

一根琴弦,需要两个点拉紧,才能弹奏出动人的曲调。在李飞心中也有两个点,一个是党,一个是群众。他牢牢牵着这根弦,在中间这紧绷绷的过程中弹响心曲。

姚壁村贫困户白虎龙刚搬进新房,他怎么都不肯相信,比自己还小13岁的李飞书记突然间就走了。他依旧记得,今年10月15日,自家新房落成。在修葺一新的房子里,李飞说:“老白,家是好家,但缺两件家具,我给你想办法。”

如今,家具如约送到了。“今年,不但是我,我们乡、我们县就要整体脱贫了,李书记都来不及看一眼就走了,这可是他最大的心愿呐。”

善朴村88岁的白珍则老人,同样也无法解开两次失去“儿子”的心结。白珍则老人第一次失去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好多年了,她孤苦伶仃,独自抚养着一个尚在上学的孙女。了解到老人的情况后,李飞便把这一家人放在了心里。

他来到白珍则家,白珍则问:“你是谁?”李飞拉着老人的手告诉她:“我是您的儿子。”

能够点燃自己的人,一定能照亮别人的人生。一年间,老人的家变了模样:有了电视机,有了洗衣机,孙女上大学的费用也有了着落。

事情在回忆里增人惆怅。李飞一趟趟往白珍则家跑,老人摸着李飞的手,回忆里都是自己儿子的点点滴滴,她多想让这个孩子叫自己一声“妈”,可她不敢,尽管李飞做了一个儿子该做的事。

起了一阵风,风把李飞去世的消息带了过来,老人浑浊的双眸里泛着泪光说:“我又失去了一个‘儿子’。”

法中乡董家村贫困户董汉群说,李飞书记坐不住,慢不得。2013年,李飞在法中乡担任乡党委副书记的时候,为了帮助董家村引进天一牧业,让村子有致富产业,用40天时间解决了447亩企业用地问题。

怎么解决的呢?李飞红着眼,日夜守着一户户百姓谈。白天,他在乡政府处理日常事务,晚上又跑去群众家里做思想工作。40天的时间,他几乎每天只休息4个小时。

董汉群起初并不同意流转自己的土地,但李飞坐在他家炕头,和他算了好几天账。“这个人,是铁打的。”看着眼窝深陷的李飞,董汉群答应了。如今,董汉群一年土地流转可收入3600元,到天一牧业务工可得年收入21600元。

“老乡过得怎么样,只能依靠自己去感受。”在生前,李飞往贫困户家里跑了一趟又一趟。查查房屋是否遮风避雨,摸摸被子是否暖和,看看家里还有多少粮食,问问生活还有什么困难。

一根琴弦,需要两个点拉紧,才能弹奏出动人的曲调。在李飞心中也有两个点,一个是党,一个是群众。他牢牢牵着这根弦,在中间这紧绷绷的过程中弹响心曲。

经年累月,李飞一步步在这片土地上跋涉,帮助着那些需要帮助的人,19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留下了他忙碌的身影,他背负着一名共产党员的使命,负重前行。

有一种精神璀璨绽放——

曾经一起工作过的同事来了,他帮助过的贫困户来了,人们自发地从四面八方赶来,在他的灵前,述说着对他无限的怀念与不尽的追悼

“直到最后,我都在喊他,但他没有应,他该有多狠心。”李飞的妻子刘丽丽使劲把眼泪憋住,但是她使的劲儿太大,感觉像要把胸口撕裂般难受。从突发脑溢血住院到离世,在昏迷十多天的时间里,李飞没有来得及给家人留下一句话。

那些李飞牵挂的人并不知道,11月25日,也是他儿子的生日。

李飞给贫困户都准备了脱贫的“礼物”,或是一件家具,或是一项脱贫的产业,或是一份沉甸甸的回忆,但他留给家人的只有背影。

儿子李宗麟抱着李飞冰冷的躯体说,他不要什么礼物,但好想能让父亲留一句话给自己。从漫漫长夜到漫漫白昼,这个21岁的小伙子无法相信,那个给他留下无数背影的男人会这么快离开。在宗麟的记忆里,父亲总是来去匆匆,但每次自己在遇到困难时,父亲总会打电话安慰他、开导他、鼓励他,这份温暖一直伴随着他风风雨雨。

老母亲宋巧英失魂落魄地说:“给飞做一顿饭吧,他是饿着走的。”在李飞去世后,通过儿子同事点点滴滴的叙述,宋巧英得知李飞在乡镇忙起来经常忘记吃饭,饥一顿饱一顿,早一顿晚一顿,在倒下前几乎连续工作了一天一夜,早饭也没有来得及吃。

11月28日,李飞出殡的日子。

曾经一起工作过的同事来了,他帮助过的贫困户来了,人们自发地从四面八方赶来……在他的灵前,述说着对他无限的怀念与不尽的追悼。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在赤石桥乡即将脱贫之时,他们的“船长”离开了,他拼尽气力为使命读秒,将生命定格“在路上”,将瞬间化作永恒。

松涛声声,为君传颂,他冲锋的姿势铭刻在父老乡亲心中;

沁河滔滔,送君远去,踏着他蹚出的路,赤石桥朝着小康目标继续前行。

“请记住我,我即将会消失,请记住我,我们的爱不会消失,我用我的办法,跟你一起不离不弃……”

 

(责编: 苏文彦)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