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TIBET.CN)
 藏历:
邮箱用户名:   密码:
       
经济 民俗
宗教 艺术
医药 文学
历史 地理
社会 交通
学术 藏学
传媒 人物
教育 体育
科技 政法
语言 书评
环保 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涉藏期刊库 > 西藏研究 > 2001年 > 第三期
 

英、印驻噶大克商务代办及国外探险西部西藏小史

发布时间: 2001-06-20    来源: 西藏研究    作者: 房建昌
 
 

  对于阿里地区的近代史,特别是英国和印度人在当地的活动及实地记录,我们了解不多。现对1904~1961年历任英国和印度驻西部西藏噶大克商务代办的叙述,兼及国外探险西部西藏的简要历史。我们知道,有关近代阿里地区的藏文和汉文记载很少,因此,探讨一下以英国人和印度人为主的外国人留下的丰富的实地记载,对于我们今后使用这些资料编纂近代阿里史,有重要的意义。限于篇幅,在此只能略述大要。

  1904年,英国决定在阿里地区设置商务代办。此年5月2日,36岁的前印度阿尔莫拉(在阿里地区之南)助理委员格瑞塞依(Hugh Kirkwood Gracey)提交了简短的签名报告:《在西部西藏建立一开放市场的一合适地点说明》(Note on a suitable Site for the Establishment of an open Trade Mart in Westrn Tibet)。同年6月2日,印度联邦政府将该报告附一地点说明概要地图提交印度政府。①格氏,1868年11月23日生于伦敦,为牧师之子,在伦敦上中学,剑桥圣凯瑟琳学院毕业;1891年结婚,1903~1906年任印度坎普尔安置官;1914~1919年参加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有关的工作;1918年获英帝国勋章;1916~1920年任印度戈拉克普尔地区委员,后任印度联邦库茂恩(原属尼泊尔)委员;1924年(56岁)退休;1927年仍在世。

  有关1904~1961年历任英国和印度驻西部西藏噶大克商务代办及国外探险西部西藏者情况如下:

  (1)塔克斋(Thakur Jai Chand),1904年11月首任,1912年1月卸任。1904年的拉萨条约创设了噶大克商务代办一职,印度地方政府官员拉胡尔注册人(registrar of Lahul)塔克斋为首任。②1904年12月,荣赫鹏在西姆拉接见了上任前的他。当时西部西藏据估计仅有1~1.5万人,主要为牧民。普兰为管理中心,离海拔14240英尺的噶大克镇有几天的路。荒凉的噶大克34英里外的噶尔昆沙为官员夏居。这常易为外人所难解,有关地图也容易标错。藏官多来自拉萨,因条件艰苦,多会派仆人代理,有机会借收税来敛财。有位宗本尚算友好,说他总算不孤独,因为此生他首次见到了白人。

  1904年12月1日,塔克斋抵达西藏的什布齐,扎不让宗的一位在此征税的藏官阻止塔克斋一行前往噶大克,还在几个地点下令不让对塔克斋一行放行。他告诉塔克斋已将他到来的消息上报了噶大克,如获令即放行。回复要5、6天的时间。离开什布奇,他准备去西让拉。这时该山口并不那么冷,可开放到11月底,如雪不大可至2月。时布普和脑格利德山口尽管未下雪,但也已不可过。因极寒,人们在此季节不会过这些山口,一有小雪即不可过。而前者并不这样冷。如获准,因5.6天的延迟,他们将于12月20日前抵达噶大克。翌日,即12月2日,他从西藏的什布齐用乌尔都语致函印度政府。据该信的英译本,他要求有回复请交给代理保管员哈特,后者会及时传递。这标志着噶大克英国商务代办邮驿系统从此建立,斯普以外无邮驿系统,即使是在斯普,邮驿一周也仅有一次。

  抵达喝大克后,塔克斋住在3间7英尺高的土屋里,这就是商务代办处。有一位助理医生和一位职员。

  西藏帮办大臣张荫棠于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二月十九日致外务部(即外交部),言据“印官报载:伦敦各议员与印外部大臣问答如下:……问:‘江孜、亚东、噶大克商埠曾否开办?’答:‘江孜、噶大克两处已经按约开办。江孜包括亚东在内,无庸派员。江孜派卧克纳,护兵七十五名;噶大克派他克斋,无护兵’。”张氏认为:“至江孜、噶大克两处,彼已先行开办,似应由驻藏大臣饬令商上(即西藏地方政府)早日派妥员接洽办理,方能作为开埠实据。”③

  考虑到过去在西藏英国人没有很好的勘测机会,1904年9月,荣赫鹏侵藏军队准备离开拉萨时,组织了三个勘测考察队。首先计划由荣赫鹏的中国事务专家、34岁的韦礼敦( Ernest Colville Chllins Wilton)④率队从西藏走川藏大路去中国内地,贝利随行。34岁的罗林上尉率第二个勘测考察队去西部西藏的首府噶大克;36岁的赖得上尉率第三个勘测考察队沿雅鲁藏布江而下,去勘测峡谷地带。但由于安全原因,最后只成行了一个,即罗林的勘测考察队,贝利上尉和赖德上尉也参加了此队。

  罗林(Cecil Godfrey Rawling)1870年2月16日生于英国德文波特的斯托克,为次子,克利夫顿学院学历,1891年从军,1897~1898年在印度西北边境服役,获带钩勋章。1901年升为上尉,对探险的爱好使他于1902年越过阿克赛钦南的拉那克山口(Lank-la Pass)进入西部西藏,进行了初步的考察。1903年又与同部队的哈尔格瑞维斯(A.J.G.Hargreaves)中尉越过同一山口,用了9个月的时间考察勘测及绘制了西部西藏及日土当时尚未被人绘制过的3800平方英里的地图。1904年参加荣赫鹏侵藏军队,获带钩勋章。荣赫鹏从拉萨返印度经江孜时,选派他于1904~1905年率领重要的考察和勘测队,艰难地穿越了西部西藏噶大克,即被西方人所认为的多为外人所未知、当地人对外国人不友好的这一地带。1905年出版《大高原,1903年卫藏考察及1904~1905年噶大克考察说明》(The great plateau, being an account of exploration in Central Tibet,1903, and of the Gartok Expedition 1904~1905.伦敦,xii,324p.)一书,附几幅地图,标明了旅行路线。内载在赖德、伍德(Wood)中尉和贝利陪同下,以5名廓尔喀土兵为护卫,雇佣了35名西藏人,有144头驮畜,10月从江孜动身,同月13日抵达日喀则,待了4天。这是自121年前英国人特纳(Samuel Turner)到此后,再次有欧洲人来此。后沿雅鲁藏布江至噶大克,大概由于旅途过于艰苦,仅待了一天,然后匆匆经什布奇山口(Shipki Pass,今札达县靠近边境处),沿萨特累季河在1904年圣诞节前夕越过18700英尺高的阿义(Ayila)山口进入印度,于冬季中旬返至西姆拉。当时珠穆朗玛峰及高度被英国人从北部进行了勘测,而罗林的野心是从西部西藏进行勘测。该书所取得的地理成果斐然。不过令他们苦恼的是,西部西藏的地名非常稀少,这对于搞地理的测绘者来说很不利。翌年,荣赫鹏在伦敦出版的皇家地理学会会刊《地理杂志》第27卷第188、189页发表了对该书推荐和赞扬的书评。1909年获印度帝国勋章;同年获皇家地理学会莫契生遗产奖。莫契生爵士1792~1871年在世,苏格兰地质学家,主要研究欧洲地质。1909年又成功地作为首席勘测官率领了对荷属新几内亚的科学考察。1911年仍返任驻印度英国萨默塞特轻步兵上尉,当时已是陆海军俱乐部成员。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罗林少校被派任法国,1916年获圣麦克尔和圣乔治勋章,同年7月升为准将,1917年获功勋章,同年10月28日在西欧霍格的队部外中流弹身亡,享年47岁。同年伦敦出版的《地理杂志》第50卷第464、465页发表了讣告。后来,沃莱斯顿(Alexander Frederick Richmond Wollaston)所撰小传言其一生未婚,单纯得像个孩子,但是个出色而无畏的探险家和军人。在英国汤顿的一座教堂为他立了一碑。

  赖德(Charles Henry Dudley Ryder)1868年6月28日生,为第七子,外公为牧师。英国切尔特南学院学历。1892年结婚,妻子为长女,岳父为陆军中校。1901~1902年到中国在野战军服役,获带钩勋章。1903年在《地理杂志》第21卷第109~126页发表《华西考察》一文,内载他1898年作为印度测量局新测量员被英印政府派至中国帮助戴维斯少校测绘云南及华西南的经历。1900年他们游历至东藏,在此遭到藏人的袭击。上引杂志第22卷附有他们的旅行地图。1904年参加荣赫鹏侵藏军队,获带钩勋章。1904~1905年参加罗林率领的从拉萨穿越西部西藏噶大克的考察和勘测,1905年在《地理杂志》第26卷第369~395页发表《与西藏边境委员会考察和测绘,及从江孜经噶大克至西姆拉》一文,此文在一两年内至少被4种其他杂志转载或摘要刊登。此文分两部分,首言参加荣赫鹏侵藏军队至拉萨,次言拉萨条约签定后参加罗林率领的从拉萨经江孜穿越西部西藏至噶大克开放贸易口岸。1905年获杰出服务勋章。1915年获印度帝国勋章。1917~1918年在美索不达米亚野战军服役。1919年任印度测绘局长,1922年在任时获专给军人的沐浴勋章。1924年退休,1927年时住在英国坎伯利。1945年7月13日去世,享年77岁。

  当时,英国噶大克商务代办会提交乌尔都语的周报,因为噶大克十分荒凉,所以周报都很简单,而且道路遥远,要3周后方可送到西姆拉。1906年10月8日,塔克斋提交了周报,内言助理医生开的诊所在当地极受欢迎,因为每天平均就诊人数达两人。该助理医生动了一次成功的眼手术,病人手术后能走路了。后来人们发现有些有趣的内容在英译本中漏译了。

  1905年首位来西部西藏巡视贸易的是阿尔莫拉委员(一说为库茂恩代理委员)谢林(Char les Atmore Sherring)。此年5月29日,印度联合省政府从首府奈尼塔尔致函印度政府,言谢林此年夏季要访问普兰和姜叶马(意为大太阳,今札达县靠近普兰县一牧点,位于交通要道上),从里普列克山口入藏,7月中旬至普兰。塔克斋会提前几天从噶大克抵达普兰,与当地藏官安排谢林此行。谢林在去姜叶马的途中访问神山圣湖,那里7月有大集会“空巴梅拉(Kumbhmela)”,通常会有数百名从印度来的朝圣者参加。他将从姜叶马经乌札拉山口(Unta Dhura Pass.今札达县边境山口)返印度。谢林此行的报告于翌年在伦敦正式出书,名为《西部西藏和不列颠边地,印度及佛教徒圣地,附政府及居民宗教和风俗说明》(Western Tibet and the British border land; the sacred country of Hindus and Buddhists with an account of the government, religion and customs of its peoples. xv,376.),该书内容详尽,好评不断,被认为是当时最有价值的研究西部西藏的学术著作。

  大概是知道了谢林的首次巡视西部西藏,作为考察过该地区的人,罗林于1905年11月2日致函 49岁的印度政府外务卿丹恩(Louis William Dane)爵士,建议英国官员应定期访问噶大克,因为这在藏人的眼中会提高塔克斋的地位。因此西部西藏南邻负责的印度地方政府在以后又继续每年派出了巡视官。

  1906年11月6日,31岁的专任巡视官卡尔维尔特(Huber Calvert)提交了巡视报告,卡氏1875年生,在伦敦大学及剑桥皇家学院受教育,获科学士学位,1897年加入印度政府,1902年结婚,1906年入西部西藏前任旁遮普助理委员和代理委员,1916~1926年任合作协会登记者,1947年仍在世,1964年已去世。1907年9月23日,库卢助理委员卡塞尔斯(W.S.Cassels)提交了巡视报告。

  (2)达斯(Lala Devi Das)1912年1月为第二任,1925年3月卸任。

  (3)冉姆(Chaudhri Pala Ram)1925年3月为第三任,1928年卸任。1926年6月14日,据英印政府的安排,他在Nilang(尼兰,即今札达县的葱莎)迎接处理此段西藏与印度真日土邦边界冲突的英印政府真日—西藏边境委办(Tehri-Tibet Boundary Commission)的印度文官艾噶准(C.Acton, I.C.S.),一直陪同到7月6日。

  (4)辛格(Thakur Hayat Singh)1928年为第四任,翌年卸任。

  (5)然姆医生(Dr.Kanshi Ram)1929年上任为第五任,一直到1914年卸任,在任长达12年之久。

  沃克菲尔德(Edward Birkbeck Wakefield),1903年7月24日生,为第三子,获著名的剑桥大学三一学院硕士学位,成绩数一数二。1927年加入印度政府任文官,1929年首次越过拉吉(Laji La)山口进入西部西藏,视察驻噶大克的英国商务代办处,讨论西藏对边外的印度臣民的征税问题。此行得到了拉萨当局的批准。他说西部西藏武装强盗很多,代办处医官然姆医生用左轮手枪向一骑过沃氏前面欲抢劫者开火,在沃氏到达前曾与双倍人数的强盗武装对抗,抓住了一名强盗,后交由西藏地方当局惩以一百鞭。沃氏推荐然姆医生为商务代办,同时授权该代办支持印商带武器入藏的要求。他与堆噶尔本进行了会谈,受到了相当傲慢的对待,会谈毫无结果。⑤但在沃氏的记述中我们没发现这一点。他还决定访问对欧洲人关闭的日土。他详细记述了此行及与西藏官员的接触,说以前的宗本们几乎是清一色的钱财榨取者,当地人一贫如洗。他很高兴地发现当时日土宗本僧官门仲是西藏地方政府派往在英国的著名的拉格拜学校留过学的四名藏族学生之一,能讲英语。⑥他指出代办应从更高印度等级种姓出身者中派选。他们薪水低,环境恶劣,而该职又有赚钱的机会,暗指他们会借此弥补。自然环境的恶劣是无法改变的,他当然是希望能提高薪水。但印度政府没有采纳,因为任代办的一般是印度血统的官员,在英国殖民时期,不会让他们的待遇高于英国殖民官员的。他于1929年结婚,1930年任职政务部,1933~1936年任职旁遮普、中部印度、西藏、波斯湾和卡拉特邦(在今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之间),1939~1941年任职印度纳巴邦。1945年获印度帝国勋章,1962年被封为一级男爵,同年派任马耳他委员,1964年仍在任,好狩猎。

  《印度事务部档案》(Oriental and India office Collection and Recoeds [OIOC])L/PIS/12/4163——7900号收有该代办1931年8月3~9日给旁遮普山地诸邦总监的报告。

  1932年,作为首位印度政务部官员,威廉逊从锡金政务官职上离开,来到西部西藏作半官方的访问,《印度事务部档案》L/PIS/12/4163~1165号有他此年12月14日给上司的报告,夸奖然姆医生作为代办很称职和能干,得到了当地英国臣民和藏人的欢迎。他建议代办们的报告以后要直接送交锡金政务官。⑦

  (6)班巴次仁(Rai Sahib Pemba Tsering),1941年取代然姆医生为第六任,时年36岁。这是此职首次由锡金政务官系统的人担任,他此前已有在其他(指江孜和亚东)商务代办处工作过的经历。1941~1943年的冬季他是在噶大克度过的,其余时间回到甘托克。他在1905年生于印度所占大吉岭附近的藏人家庭,在大吉岭印度政府办的高中完成学业,能流利地讲五种与印藏有关的语言,人也幽默风趣,这是英国绅士最看重的性格,而且工作认真,守纪律。其叔叔是1909~1924年任亚东商务代办的麦克唐纳的职员首领,后来从1921~1928年任锡金政务官的贝利起用了他,他知道英国人重用他主要是因为他有语言背景,所以拼命阅读英文文献,还要熟悉以后可能在翻译时有用的各种专业英语术语,他学打网球,懂音乐,他要做英国绅士,也要表明藏人并不比英国人差,但在家中则着藏装,仍是藏族的文化环境。1946年4月~1946年4月代理英国驻拉萨使团代表这一英国在藏最重要的职位,足见英国对他的信任。1947年印度独立后的9~12月仍代理此职,后升为Rai Bahadur。1954年7月17日,江孜洪水大发,冲毁了英国驻江孜商务代办处和埋着威廉逊等欧洲人的坟墓,江孜地区有几百人不幸丧生,包括时任江孜代办的班巴与妻子,他享年仅49岁。其子策旺班巴医生(Dr.Tsewang W.Pemba)著有《在藏青年时光》(Young Days in Tibet),该书记述了他在亚东的生活和后来在英国学医的经历,当然也记载了其父。在英国学医时,他拜见了其父的恩主贝利。其他在英国的前驻藏官员如谢里夫、霍普金森、陆德楼、顾德等都竭尽地主之谊。

  1942年,34岁的驻江孜英国商务代办塞克尔(Richard Kenneth Molesworth Saker)上尉(1941年6月15日~1942年5月12日在任)访问了西部西藏,与噶大克藏官讨论了促进西藏与印方不提亚人(边境印藏民族)的贸易、藏方在强拉(Byangla.意为北山,英文作里普列克Lipu Lekh,今普兰县与印度边境山口名)南征税等问题。他于1908年生于英国,父亲为军官。在英国的桑赫斯特的阿尔登哈姆著名军事学院完成了学业,为英帝国勋章获得者,最高军阶为少校,1979年去世,享年71岁。

  (7)索南土登(Rai Sahib Sonam Tobden,“Sahib”在印度语中意为先生,在此指低级官员),任职于1943年,⑧接替班巴次仁,为第七任。1940年1月,锡金政务官顾德从甘托克赴藏参加达赖喇嘛的坐床仪式,锡金藏人索南做其手下随从。⑨1942年9月,他作为卡基(Kazi.锡金高级官员)任英国亚东商务代办,1943年8月离职,由班巴次仁暂代,改赴噶大克任职,他的任务与上述塞克尔相同。1944年3月回亚东继续任代办。1946年3月,他作为印度政府官员任翻译,陪同西藏使团来到印度。这时,在他的称呼中,“Sahib”已变成了“Bahadur”,⑩即从低级官员成了高级官员,相当于在锡金所称的卡基(Kazi,尼泊尔用卡基对译西藏的噶伦)。他的英文和藏文都很好。顾德对他期望很高,大力培养。

  (8)辛格(Lachhman Singh, Lachhman一作Lakshman),任期1946年~约50年代末,为第八任。来自皮托拉噶尔赫地区觉哈尔(Johar in Pithorgarh)著名的喜马拉雅探险班智达南恩·辛格(Pandit Nain Singh)家族。有人言其为最后一任印度驻噶大克商务代办,[11]但这是不正确的。

  (9)巴克希(其名源于蒙语,意为教师),上任时间是1961年。印度外交部给中国驻印大使馆的照会(1961年4月5日):“印度驻噶大克商务代理阿·克·巴克希将于1961年6月按惯例前往西部西藏访问。[12]”此人才是最后一任。

  有位于1928年首次游历西部西藏,至1949年至少5次重游此地的印度人,在其著作中的“印度商务代办”一节中,对英印驻噶大克商务代办是这样描述的:每年驻半年,照顾印度行商,配25名士兵。英国商务代办每年5月从甘托克出发,赴噶大克,巡视重要商业点,11月从方便的山口返回印度,也就是说驻任时间在夏季。1947年8月15日印度独立,英国商务代办(British Trade Agent)成了印度商务代办(Indian Trade Agent)。附随一流动邮局,当他在西部西藏时,一周收发一次。印度距神山圣湖地区最近的邮局是距普兰(Taklakot)30英里的噶尔江(Garbyang)和距姜叶马(Gyanima)65英里的米兰(Milam.乌札拉南,今印度境内)。[13]

  小结

  阿里地区的自然环境是严酷的,近代的英文档案主要反映了当地的行政建置、商路、边境争端、宗教及民族情况等,对于我们今后编纂该地区的地方志及研究英国侵略史中印边界史,显然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责任编辑 仓决卓玛]

注释:

  ①《英国外交部档案》第2卷,第18、19页。

  ②印度学者阐多拉(Khemanand Chando la)女士:《世代穿越喜马拉雅:中部喜马拉雅与西藏关  系研究》(Across The Himalayas through the ages. a study of relations between Central Himalaya and Tibet),新德里, 1987年版,第93、94页。

  ③吴丰培编:《清季筹藏奏牍》,商务印书馆民国二十七年版,第三册,《张荫棠奏牍》卷一,第16页。

  ④韦礼敦1870年2月6日生于新加坡一个商人家庭,父亲是丹麦人,母亲是荷兰人,均后归化为英国籍。他于1890年20岁时来华入领事界,任翻译生,1903年及1905年任重庆副领事,其间,1903~1904年受命参加英军侵藏,1904年获圣麦克尔和圣乔治勋章,1904~1905年参加中英西藏谈判,1906年被任命为署腾越领事,1907年37岁时到任。1908年任西藏贸易协定英国委员,1912~1914年任特别鸦片委员,1914年任英国使馆汉各参赞,1916年任广州总领事,1917年任成都总领事,1918年任汉口总领事,1919年任特申〔Teschen)国际委员会英方委员,1921~1922年任爱抄尼亚和立陶宛公使,1922年进入中国盐务界,1923年获圣麦克尔和圣乔治骑士衔,即获爵士衔,1923~1926年任北洋政府财政部盐务稽核所外方会办。妻子与天津一商人离婚后于1927年与他结婚,岳父乔治·布朗为在华领事。1927~1932年任萨尔(在西部德国)统治委员会主任,56岁退休,1952年去世,享年82岁。

  ⑤黎吉生编:《西藏概要》(Tibetan Precis),加尔各答1945年版,第40页。

  ⑥此行最早的简要记述见沃氏《1929年对西部西藏的一次访问》(A visit to Western Tibet,1929年)一文,载《喜马拉雅杂志》(Himalayan Journal),加尔各答1930年版,第2卷,第101~103页。详见沃氏31年后发表的《1929年西部西藏之行》(A journey to Western Tibet,1929)一文,载《阿里卑斯山杂志》(Alpine Journal),伦敦1961年版,第66卷,第118~133、325~342页。后附一路线图。沃氏的报告分六个部分和几个附录,被认为写得很好,内容详尽,比前任们观察细致,该报告收入《印度事务档案》L/PIS/12/4163号《贸易:羊毛垄断与售银;英国商务代办治外法权管辖范围:英国商务代办日记,噶大克1931~1938年,1930年12月~1938年11月》(Trade: wool monopoly and sale of silver; extra-territorial jurisdiction of British Trade Agents; diaries of British Trade Agent, Gartok 1931~1938,Dec 1930-Nov 1938)。还可参见沃氏的自传《过去的帝国主义:1927~1947年我在印度生活》(Past Imperialism. My life in india 1927-1947.伦敦,1966年),第38~39、60、181等页。

  ⑦《印度事务部档案》L/PIS/12/4164号《贸易:英国商务代办日记,噶大克1938~1939年,1939年1月~1940年10月》(Trade: Diaries of British Trade Arent, Gartok 1938~1939,Jan 1939~Oct 1940)。

  ⑧见注⑤,第77页。

  ⑨兰姆:《西藏、中国和印度,1914~1950年,一部帝国外交史》(Tibet, China India 1914~1950,a history of imperial diplomacy.)牛津1989年版,第285页。

  ⑩戈尔斯坦:《西藏现代史,1913~1951年,喇嘛王国的覆灭》(A History of Modern Tibet, 1913~1951, the demise of the Lamaist State,加利福尼雅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551页。又见《西藏文史资料选辑》1983年版,强俄巴文,第7~8页及美国青年学者马凯(Alex McKay):《西藏和不列颠拉吉,边境干部,1904~1947年》(Tibet and the British Raj. The Frontier Cadre,1904~1947),第123和索引第292页。

  [11]见注②,第94页。

  [12]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所编:《中国和印度的来往文件汇编》(第二册),1960年4月~1962年3月版,第217页。

  [13]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会员普拉纳瓦南达(Swami Pranavananda, F.R.G.S.):《凯勒斯—玛纳萨若瓦尔(神山圣湖)》(Kailas-Manasarovar)加尔各答1949年版,第77、78页。又见此书的补充本:《在藏考察》(Exploration in Tibet)新德里1950版,第128~130页。

  [作者简介]房建昌,现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边疆史地研究中心。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频道导航
中国西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hina Tibet Online
E-mail: webmaster@tibet.cn  Tel:010-58336000
京ICP备 1202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