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TIBET.CN)
 藏历:
邮箱用户名:   密码:
       
经济 民俗
宗教 艺术
医药 文学
历史 地理
社会 交通
学术 藏学
传媒 人物
教育 体育
科技 政法
语言 书评
环保 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涉藏期刊库 > 中国西藏 > 2010年 > 第三期
 

忆西藏著名的爱国人士——詹东·计晋美

发布时间: 2010-06-14    来源: 中国西藏    作者: 仁真旺姆
 
 

1954年9月4日,十世班禅额尔德尼乘坐的专列抵达北京火车站。
1954年9月4日,十世班禅额尔德尼乘坐的专列抵达北京火车站。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朱德(前排左三)、政务院总理周恩来(前排右一)等前往车站热烈欢迎。

  詹东·计晋美是我的姑爷爷(父亲的姑父)。20世纪30年代末期,父亲在重庆念高中时,詹东?计晋美当时在班禅驻京办事处工作,抗日战争时期重庆是国民党中央政府的陪都。事实上早在1929年九世班禅就在南京设立了班禅驻京办事处,抗战期间,班禅办事处也跟随国民党政府迁到重庆。抗战胜利后又迁回南京。我父亲从南京中央大学毕业后,经詹东·计晋美介绍,也来到了班禅办事处任政务科长。这样他们既是亲戚关系,又是同事关系,无论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彼此都有了更深的了解。特别是他们都有共同的志向和共同理想,那就是扶持第十世班禅大师,为维护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和平、团结统一做出努力。共同的信念和共同的理想,把这两代人更加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1951年5月1日詹东·计晋美在天安门城楼上
1951年5月1日詹东·计晋美在天安门城楼上

  詹东·计晋美(原名叫晋美扎巴)西藏谢通门县达纳地方的人,他的祖父是西藏的地方官员,当时在地方上很有名望,人称达纳詹东。他的叔父詹东·计玉阶是一位很有学问、很有主见的学者。大约在20世纪的20年代初期,十三世达赖喇嘛和九世班禅之间的关系逐渐开始出现了裂痕,为此,九世班禅被迫于1923年11月逃离西藏,几经周折后于1925年初到达了北京,那个时期,少年的计晋美便跟随他叔父计玉阶,从后藏经印度的加尔各答和香港辗转来到北京投奔当时的九世班禅。他们来到北京后受到了当时北京政府段祺瑞的隆重欢迎,在北京期间,计晋美为了民族工作的需要努力学习汉语文和中国历史,这也为他后来的工作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随后,九世班禅一行经北京去青海,1937年12月,九世班禅返藏受阻后,他忧愤成疾,不久便在青海玉树圆寂,享年54岁。

1951年5月1日在天安门城楼上
1951年5月1日在天安门城楼上(左起:尧西·彭措扎西、詹东·计晋美、阿沛·阿旺晋美。)

  1942年班禅行辕委派计晋美到重庆,担任班禅驻重庆办事处处长,由于九世班禅的圆寂,当时的国民政府对班禅行辕人员另眼相待,减少并克扣办事处的经费拨款,这一做法使班禅行辕办事处十分生气。在此同时,围绕着九世班禅转世灵童的确认问题又发生了激烈的斗争。西藏地方政府一贯对国民党中央政府保持着暧昧的态度,可这次却一反常态,派出土登桑布等4名僧俗官员赶往重庆成立西藏地方政府驻重庆办事处。他们表面上亲近中央政府,暗地里却对九世班禅转世灵童的确认工作进行预谋策划,他们物色了几名所谓的活佛作为转世灵童的候选人,企图以此来排斥班禅行辕经过一系列传统的宗教仪式所寻访的九世班禅转世灵童的候选人,他们还不惜重金买通一些地方官员,买通国民党中央政府行政院和蒙藏委员会的某些官员,企图达到他们的目的。

班禅离开西藏28年后回到日喀则
班禅离开西藏28年后回到日喀则

  面对着当时极为严峻的形势,作为班禅行辕办事处处长的詹东·计晋美,为了维护祖国统一,增强民族大团结,他全然不顾各种冷言与打击,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在重庆与南京间先后多次会见戴传贤等人(戴是佛教徒,与九世班禅有深交,戴也是国民党政府考试院院长),并坚决表示班禅堪布会议厅全体人员将继承发扬九世班禅维护祖国统一,反对分裂的强烈愿望。还特别向戴传贤等人强调,确定班禅转世灵童一事是历来属于中央政府的权力。班禅转世灵童应该由班禅堪布会议厅呈报候选人、再经过中央政府最后确认,而绝对不允许西藏地方政府由自己圈定的候选人中选择。否则,将导致西藏地区之间和西藏内部之间的尖锐矛盾,从而留下无穷后患。

  计晋美还通过各种书面的文件陈诉并面见李宗仁、吴忠信、孙科、白云梯(蒙藏委员会委员长)等,多次陈述九世班禅是中国有名望的宗教领袖,他赤诚拥护中央政府,九世班禅生前还曾多次发表具有很大影响力的言论与文章,还做过很多有益于民族大团结的事迹,计晋美故请在九世班禅转世灵童问题上务必考虑到他所具有的巨大影响,并明确指出,若延误了转世灵童的候选时机,将给维护祖国统一带来无法估计的损失。经过计晋美等人的艰苦努力,国民政府终于为班禅办事处增加了拨款,并提高了办事处的经费开支项目,还保留了班禅卫队的编制及供给,这使得班禅行辕一方的处境有所好转。

  但是,为认定九世班禅转世灵童所进行的明争暗斗仍然十分激烈,计晋美等人又马不停蹄地再接再厉,继续为转世寻访的确认工作四处奔走。在李宗仁出任代总统和孙科出任行政院院长后,由于计晋美等人的努力争取,终于在1949年5月行政院召开的一次会议上,通过了班禅堪布会议厅提出的以贡保才旦为九世班禅转世灵童的决议,并于1949年8月10日派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关吉玉为专使,到青海塔尔寺主持了十世班禅的坐床典礼,完成了法律上的认定程序。

九世班禅与国民委员的合影
九世班禅与国民委员的合影

  1948年底到1949年初,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淮海战役中大获全胜,处于溃败和惊慌之中的国民政府迁往广州,班禅驻南京办事处全体人员也被迁往广州,临时住在凤凰酒店。1949年4月8日南京解放后,计晋美在与父亲交谈中曾多次明确表示要拥护共产党,只是当时他们并不知道共产党的各项政策,特别是他们对党的民族宗教政策一无所知。后来他们从广州来到了重庆,驻在市中心校场口百子巷101号。为了能与进军西北的解放军取得联系,计晋美带了几名工作人员飞往青海西宁,临行之前,他特别嘱咐父亲说:“你的汉族同学多,联系广,一定要注意从中了解一些共产党的各项民族政策和解放军进军的情况。”计晋美走后,就由父亲来代理班禅驻重庆办事处处长的职务,在此期间,经过重庆地下党组织的巧妙安排,父亲在南京中央大学的几位同学,先后被派到了班禅驻重庆办事处工作。他们的介入对当时稳定办事处人员“军心”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蒋家王朝即将覆灭,国民党三番五次地督促、拉拢、诱骗、威胁,企图把班禅办事处和堪布会议厅迁往台湾。面对这种局面,办事处一面拖延时间,一面设法与计晋美取得联系,当计晋美知道办事处和他的家眷都留在重庆后,他毅然决然地做出了留在西北“视情而定”的决定。1949年8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大西北,国民党在西北的军政人员纷纷逃散,为了防止马步芳的地方军政人员在慌乱中逃窜带来的危害,十世班禅及班禅堪布会议厅成员避居于青海牧区班禅的香火地——香日德。当他们得知马步芳部队已经溃逃,解放军已经进驻西宁城的时候,计晋美受班禅大师和班禅堪布会议厅的委派,前往西宁与驻青海省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取得了联系,并于1949年10月1日,受命主持了以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为名义向毛主席、朱总司令发致贺电的草拟工作,表示拥护中央人民政府、拥护解放军。1949年10月23日毛主席、朱总司令和彭德怀副总司令员给十世班禅复电,对十世班禅的爱国行为表示欢迎,并希望班禅“和全西藏爱国人士一致努力,为西藏的解放和汉藏人民的团结而奋斗”。

1956年中央代表团团长陈毅和西藏地方官员在一起
1956年中央代表团团长陈毅和西藏地方官员在一起。左一为詹东·计晋美。

  1951年春,十四世达赖喇嘛亲政,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噶厦)商定在北京举行和平解放西藏的谈判。中央特邀十世班禅进京,共商国事。4月25日,班禅在计晋美等一行45人的陪同下到达了北京,当晚,周恩来总理设宴为班禅接风洗尘。宴会前,周总理同班禅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班禅一行被周总理渊博的知识、诚恳的态度、谦虚的作风、端庄的举止、慈祥的笑容所深深感动,在给他们留下终生难忘印象的同时也为谈判的成功做出了许多有益的工作。为实施《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中央指定由范明将军率部队由西北进藏,当年计晋美出任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独立支队副指挥员,这样范明将军就与计晋美组成了一支进藏先遣部队,由西北进军西藏,主要是筹办班禅大师返回西藏的事宜。计晋美积极主动地参与了这项工作,并完成了先期进藏的任务。进藏后计晋美又担负起了班禅堪布会议厅委员会主任委员的重任,通过大量的细致艰苦的工作,按照《协议》第五条规定,接管并致力恢复了班禅大师在西藏的地位和应有的职权,这在当时,为稳定政局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1956年3月,中央决定成立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根据中央指示精神,计晋美积极参加了“三面四方”(即噶厦政府、班禅堪布会议厅、昌都解放委员会和中共西藏工作委员会)的协商工作。为西藏筹备委员会顺利成立做出了应有的贡献。随后,计晋美又担任了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和日喀则专署专员的职务,并当选为第一、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和第三届全国政协常委。他坚定不移地跟着共产党走,深受陈毅、贺龙、李维汉、乌兰夫、杨静仁、习仲勋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赞赏。

  1956年初,印度总统尼赫鲁邀请达赖喇嘛和班禅大师赴印度参加释迦牟尼涅槃两千五百周年的庆典活动,在这次活动中,党交给计晋美护送班禅大师顺利往返的重要任务,时间紧迫、环境复杂多变,计晋美事事按照党的指示去办,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他的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詹东·计晋美的一生是坎坷的一生,也是战斗的一生。他为维护西藏与祖国的统一大业,反对分裂,为实现西藏政教兴隆和民族安康而辛勤求索,他不遗余力地为憧憬而奋斗。在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才使得他的一切愿望变为现实。每当他想起往事,他总是会满怀感激地说:“中国共产党伟大,党的民族政策英明,只有共产党才使得我们实现梦寐以求的愿望,今天西藏的巨大变化,足以证明当年的选择是正确的”。
  正当计晋美满怀一颗炽热的爱国心和强烈的事业心,奋力工作,正当计晋美满怀信心准备为建设社会主义新西藏继续奋斗时,不幸遭到极“左”倾路线的残酷迫害,尽管他一度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尽管他一度身陷囹圄,失去自由,但他胸怀坦荡,不计较个人得失。在那个年代里他受尽了折磨,于1978年去世,享年67岁。1980年胡耀邦、万里、杨静仁等国家领导人到西藏视察工作后,他得到了彻底的平反昭雪。詹东·计晋美为维护祖国统一,增进民族大团结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在改革开放的今天,我们更加怀念这位著名的西藏爱国人士。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频道导航
中国西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hina Tibet Online
E-mail: webmaster@tibet.cn  Tel:010-58336000
京ICP备 1202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