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藏学研究 > 文章
 
恰白·次旦平措:西藏新史学的奠基者和开拓者
时间: 2010-08-06           来源: 中国西藏网

  诗人恰白·次旦平措

  恰白·次旦平措是一位学识渊博的藏族历史学家、文学家,著述颇丰。在诗歌领域他创造了自己的诗歌美学,他把感觉与情思隐匿在有着独特、新颖、具感性的意向背后,让它们在有机的组合中,含蓄地反映雪域高原的生活,以表现昂扬向上的民族风貌和时代特色。

  恰白先生创作的诗歌《冬之高原》:

  情寒冬季节的西藏高原
  像匹美丽的白绸光彩耀眼
  雪花镶嵌的巍巍雪峰
  像城墙把西藏围在中间
  将尘沙飞扬的世界屋脊
  冲洗得干干净净无比鲜美
  我们伟大祖国的西南边疆
  宛似象牙雕刻的金盆玉碗

  批驳夏格巴的《西藏政治史》

  藏族是一个非常重视历史、尊重历史的民族,从浩如烟海的神话、传说和故事,到不计其数的编年史、宗教源流、传记以及大量的文献档案、文物古迹等,都有力的说明了藏族敬重历史的事实。而且,自古以来,藏族也非常重视学习和研究其他民族和地区的历史,如汉地佛教史、印度佛教史、蒙古宗教源流,甚至世界广论等。

  流亡印度的达赖喇嘛一直坚持分裂西藏的立场,致使一部歪曲西藏历史的书籍在他的授意下出炉。这就是20世纪70年代,夏格巴主持编写的《西藏政治史》,也称《西藏王统记》。

  “这时期夏格巴在印度出版了一部叫《西藏政治史》的历史书,这本书主要论述了西藏是独立的历史根据。当时我看完了这本书后,感觉到必须要回应,就出了一本叫《夏格巴的〈西藏政治史〉与西藏历史的本来面目》的书,回应了夏格巴在印度写的这本书。夏格巴的书从印度流入西藏后影响特别不好。这本不敢公开阅读的书,却在暗地里传开了。有些不知道历史的人说,原来历史是这样的,出现了认同这部历史的现象,所以我专门写了反驳他的这本书。《夏格巴的〈西藏政治史〉与西藏历史的本来面目》,这本书论述了西藏是祖国不可分割的真实历史,把神话等放在一边,对符合事实的进行筛选、搜集后写成了这部《夏格巴的〈西藏政治史〉与西藏历史的本来面目》。”恰白先生这样说。

  在这部《夏格巴的〈西藏政治史〉与西藏历史的本来面目》的书中,恰白·次旦平措和追求历史真相的同事、弟子及诸位汉藏学者一起考证了浩如烟海的历史原件。在对历史事实的陈述上,针对夏格巴书中别有用心的谬误,恰白先生在相当多的章节中,毫不留情地批驳了曾经是他老师的夏格巴。虽然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夏格巴曾经为恰白解释过一些书籍阅读中的难题,但对师承和真理之间的抉择,恰白还是有自己毅然的决断。

  西藏自治区社科院党委书记孙勇告诉记者:“在批驳夏格巴的《西藏政治史》过程中,他把夏格巴引用的历史史料全部对应了一遍,发现夏格巴肆意进行篡改,有时候断章取义,有的时候直接把原本的史料换成他的话,他却注明是来自于哪本书上面。这样恰白先生就有感觉了,一个人如果因为走错了路,最后导致他在学术上不仅是没有建树,反倒是会形成学术的堕落。所以我感觉到,恰白先生和夏格巴同样是藏族学者,这种不同道路的比较,也能看出世界观、方法论对这个人的影响。所以恰白先生作为我们藏族的一个学者,一位里程碑式的人物,他的学术思想是完全可以确立的。”

  从唐代、元代,到清朝皇帝与达赖喇嘛最早建立关系的情况等,针对那部歪曲历史真相的夏格巴书籍,恰白的考证与叙述,让世人辨识了历史的本来面目。

  恰白·次旦平措说:“在反驳夏格巴所谓的“白皮书”蓝本的基础上,在党的正确领导下,我主要负责撰写了《西藏简明通史》。从松赞干布开始到现在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这时期没有一个完整的历史书,虽然有《王统记》、《贤者喜宴》等上百部历史书,但都是一段一段的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当时自治区党委交给我这个任务,写出从古代到西藏和平解放为止的历史。这本书《西藏简明通史》先后出版了上中下三本藏文本,对这本书大家都基本上是认可的,特别是出版了这部历史书后,夏格巴出的那本书的虚假性就不攻自破了。他在书里随意篡改了历史,我也在书里指明了这点,与西藏的真实历史进行了对比。自出版了《西藏简明通史》后,夏格巴的书就成了不可信任和没有价值的,从此这本书也销声匿迹,仿佛从来没有过一样。”

  撰写《西藏通史》

  写书,尤其要给后人留下一些经得起时间和真理考验的文献,可不是那么简单和容易的,为了撰写《西藏通史》留诸后世,恰白先生进行了大量的阅读。而要写出一部从古至今的西藏通史,头一件大事就是准备资料。西藏古代的图书资料、文书档案非常丰富,但过去都存放在布达拉宫、罗布林卡和自治区档案馆里,要借出来使用绝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由于当时教派不同、政见各异,加之旧西藏的统治者将某些书长期封存密室,秘不示人,导致有些书,仅仅是学者们听过名字而已,其搜集的难度之大超乎想象。

   原西藏自治区社科院副院长何宗英回忆道:“他们有一次寻找资料的时候,在哲蚌寺一个用铁链子封着的门里边,找到一本书叫《德乌教法史》。那本书是被原地方政府封起来的,一般人不让看的,谁也看不到的。但是后来这本书就拿出来,通过出版印刷,大家一看对研究西藏历史特别有好处。发现这本书可以说是一个很大的贡献。另外老先生在编辑整理古籍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现在出版了有几十种藏文古籍,都是非常珍贵的史料。”

  恰白先生的挚友有文字回忆到,那几年我每次到西藏出差都要去看望先生,好几回我走上他家台阶,隔着玻璃窗总看见老人弯腰盘腿端坐在藏垫上,双腿间架一块小木板,按藏族传统的书写方式全神贯注地奋笔疾书。偶尔抬起头来锤锤腰背,很快又埋头去不停地写,仿佛千百年的雪域历史长流源源不断地涌向他的笔端……

  藏族智慧的先民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许多史书,大都是王朝史、教派史、家族史,还有地区、寺庙、部落的方志。这些书确实保存下了非常丰富的史料,还有很多生动有趣的传说故事。但是这些史书都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有的本身就是宗教源流,人和神不分,宗教和历史往往纠缠在一起,弄不清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哪些是史实,哪些是幻觉。

  恰白·次旦平措说:“为了把有错误的、漏掉的历史纠正、修补,尽我最大的能力写了不少文章,例如聂墀赞普,第一代藏王是哪里人?好多史书上写从印度而来,是释迦的后代,我认为这种说法是错误的。这点从哲蚌寺的古书籍、大学者德吾新著的《藏史经典》里得到证实。这本书里叙述了聂墀赞普是西藏林芝地区波密县人的事。书中写到了他从波密迁往山南的过程,写到了曾经到过什么地方,而这些地方到现在还可以确认。所以所谓的从印度而来或从天而降等这些说法完全是一种神话故事。聂墀赞普是地地道道的真正的西藏本土人,是西藏波密县人。同样的事例特别多,就不一一谈了。总之,我尽自己的力量把西藏歪曲的历史纠正过来、修补过来。”

  恰白先生带领一群志同道合的学者进行严谨而认真的对比分析,去伪存真,730个日日夜夜写成了上中下三卷,藏文长达150万字。恰白先生执笔写了一半,诺章·乌坚写了另一半。从十三世达赖喇嘛坐床到西藏和平解放,是由后来担任西藏社科院院长的平措次仁撰写,全书由恰白先生通稿、审定。这是我国藏族学者编写的第一部西藏通史,为世人学习和研究西藏历史提供了一份重要的材料。这本书旁征博引、资料翔实,仅参考和摘录的藏文古籍就达到110多种,这是其他一些西藏史书难以企及的。对西藏历史上的一些存疑问题,例如藏族人的起源、聂墀赞普的来历、直贡赞普的传承、藏王的辈数等等,都引用非常翔实的材料进行有根有据的分析,得出了有说服力的结论。西藏通史成书以后,在全国史学界、藏学界和出版界引起了巨大的反响。1993年该书荣获我国出版的界最高奖——国家图书奖。如今,恰白先生已经是87岁高龄,在拉萨的一座普通住宅里老人依旧过着平静的生活。

  “我最大的特点是在党的教育下学到了事实是什么,受到了唯物主义历史方面的教育。我现在的这些成就也是从这些方面所得到的启发,学习旧的东西,把事实从中提取、分析事物、研究事物,这就是受到唯物主义教育的结果。与我年龄相仿的好多人都没有受到这方面的教育,我想这就是我最大的一个特点。”恰白·次旦平措如此说道。

  西藏自治区社科院党委书记孙勇说:“我的看法就是,如果说根敦群培先生在较短或者短瞬的时间内照亮了西藏的史学界和思想界,那么我们的恰白先生,在他的基础上由于接受了毛泽东思想,接受了现代的史学的研究方法,他现在所达到的高度和起到的作用是我们西藏史学界和思想界的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我们的一批中青年的藏族学者正在沿着他指出的路或者他趟出的路往前走。”

 

(责编:李旭丽)

我要留言:

         
 相关文章
 
 
 

热文推荐
国内热点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诚聘英才  |   广告服务  |   频道导航
中国西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hina Tibet Online
E-mail: webmaster@tibet.c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8336000
京ICP备 1405680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7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