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文史

阿姐

达瓦扎巴 发布时间:2020-06-24 10:40:00来源: 中国西藏网

  夜晚,在梦中,又梦见了小时候那个刻骨铭心的早晨。

  那是冬天,在雪花飘落时,阿姐拉着我的手。

  阿姐说:达瓦,看,雪花多漂亮。

  我问:阿姐,你什么时候会回来?

  阿姐说:等来年的冬天飘下雪花,我就回来看达瓦了。

  今天的阿姐格外美丽,穿着隆重的藏装,头上戴上珊瑚,腰间盘上了银饰,走路时会响起银器独特的碰撞声。

  突然,她奔跑着,手里捧起了雪,并洒向了天空。从小陪伴我的阿姐,此刻像是白雪中的一个女神,是那样的美丽。

  那天,家里聚满了亲朋好友,大人们喝着青稞酒,家中弥漫着牛粪味和牛肉煮熟的香味,阿妈拉一直安慰着我,阿姐会回来的,别哭。

  在充满泪花的眼睛里,一切事物都是那么模糊,在幼小的心灵里觉得世界上最残酷的事情就是离开阿姐。

  半夜里,大家借酒助兴,跳起了锅庄,而我躺在阿姐的怀里紧紧地抱着她。

  大家相继离去后,阿姐帮我盖好被子,睡在了我旁边,一边安慰我,一边抚摸着我的泪痕。

  看我哭得发抖,阿姐连忙说:阿姐时常会回来看达瓦的,阿姐发誓!

  我停下了哭泣,用颤抖的声音问她:真的吗!你跟我拉钩,如果你骗我小鬼会晚上抓你的。

  阿姐说:嗯!

  在阿姐的安抚下,我停止了哭泣。那一夜,是一个多么漫长的夜晚,泪水湿透了枕头,整个脸颊都是冰凉冰凉的。

  早晨,家里都是忙碌的声音,睁开眼睛,阿姐像平日一样帮妈妈打着酥油茶。

  在床上,我勉勉强强穿上了裤子(记得穿裤子也是阿姐教我的),阿姐帮我系上那胶鞋上的鞋带,并掉下了眼泪,阿姐抚摸着我的额头说道:达瓦,你要自己学会系鞋带。

  喝着阿姐打的酥油茶,吃完糌粑,家里已经来人了。阿姐突然说:我先把达瓦送到学校! 然后提起我的单挎书包。

  一路上,我听着那银器碰撞的声音,望着阿姐的脸。从小没有父亲,是阿姐一把屎一把尿把我带大的,那时不懂,闹脾气的时候还打阿姐、骂阿姐,而此刻我是多么的后悔!眼泪再也忍不住了,一滴一滴地往下掉,阿姐立马擦干我的眼泪,跟我说:街上不能哭,要不然别人会说这家的小孩是个胆小鬼。

  之后,阿姐在商铺里给我买了一颗大棒棒糖,并把一张黄色的五元纸币装到我军绿色的单挎书包里,拉着我的手走在那雪地里,把我送到了学校。

  我站在学校围墙上看着阿姐骑上马,披上哈达,望着阿姐远去的背影,哭着把脑袋撞向墙上,嘴里哭喊着:阿姐!阿姐!

  阿姐在马背上回头看着我,哭泣着走向了远方……

  突然从睡梦中醒来,听到窗外的起床号,我揉揉眼睛,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这已是我数不清多少次梦到过的场景。

  我的阿姐牵着我的小手,陪伴着我长大,那年冬天阿姐嫁人了,我如同失去了我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虽然阿姐再也不能时时刻刻陪着我了,但是,感谢你!阿姐!在我童年的记忆里,阿姐没有让我受到他人的欺负,也没有因为缺失父亲而让我缺少父爱。我也把对父亲的那份爱留给了阿姐。

  

  18个春秋,每到冬天她都会回来看我,哪怕是去年我在西藏自治区森林消防总队训练大队入职培训时,阿姐也不远千里,提着两个大包来看望我。

  那天也是雪天,阿姐站在营地门口向内望着,冰冻的手缩进了藏袍里,一见到我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手提包,里面是那熟悉的牛肉香味。

  阿姐说:现在达瓦长大了,当上了消防员,家里人都很高兴,来吃一口牛肉干。

  吃了一口牛肉干,我不由得掉下了眼泪,我很难想象没有出过远门的阿姐是怎么一路走来的:不舍得去饭馆吃口饭,一路吃着泡面,啃着馒头,哪怕是牛肉干也不舍得吃一口;为了省点钱,晚上睡在客车里;不会使用导航的她,求着别人指路,提着那30多斤重的东西,在茫茫的人海里找寻着她的弟弟!

  我的心中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酸,不管长大也好,童年时也罢,在她的眼里,我永远是她需要保护的弟弟——达瓦。心里的阿姐啊,不管我在何方,离家有多远我都不会孤单,因为我在哪儿,阿姐就在哪儿,家也就在哪儿。(中国西藏网 文/达瓦扎巴 作者系西藏自治区森林消防总队昌都支队卡若区中队消防员)

(责编: 李文治)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