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赏阅

【授权独家全文发布】伟大的历史变革 壮丽的时代巨变

热地 发布时间:2019-03-29 09:20:00来源: 中国西藏网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同时也是百万农奴翻身解放的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60年前,中国共产党领导西藏各族人民平息了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发动的武装叛乱,实行了民主改革,废除了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百万农奴和奴隶翻身得解放,西藏和全国各省区一样走上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民主改革是西藏历史上最为广泛、最为深刻、最为波澜壮阔的社会变革。在政治上彻底推翻了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建立了各级人民政权,受压迫、受剥削的广大农奴和奴隶翻身得解放,成为国家和社会的主人;在经济上彻底废除了封建农奴制的生产关系,广大农奴和奴隶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牛羊和生产资料,极大地解放了社会生产力;在思想上开展了广泛深入的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教育,进一步提高了广大人民群众维护祖国统一、反对民族分裂、增强民族团结、热爱社会主义祖国的自觉性。这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祖国大家庭里,西藏社会制度的巨大跨越,西藏社会历史的伟大转折,西藏各族人民人生命运的根本转变,是西藏乃至中国人权史上划时代意义的一个历史事件,也是人类文明发展史和世界人权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一个巨大进步和贡献。

  我作为西藏民主改革的亲历者和见证者,作为民主改革以来党在西藏培养起来的、贫苦农奴出身的第一批少数民族干部,作为民主改革60年来西藏发展进步的亲历者、参与者,抚今追昔,感慨万千。


热地在第二届西藏自治区发展咨询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讲话。邢广利摄

  一、实行民主改革,废除封建农奴制度,是西藏人民历史性的选择

  旧西藏实行的是延续了几百年的封建农奴制度,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反动、最野蛮、最残酷的社会制度,比欧洲中世纪的农奴制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在1959年之前,以十四世达赖喇嘛为代表的西藏地方封建农奴主阶级,即官家、贵族、寺庙上层僧侣三大领主,占有西藏的全部土地、草场、森林、山川和绝大部分牲畜,垄断着西藏的物质精神财富;而占人口95%以上的农奴和奴隶没有任何土地和生产资料,没有任何人权和自由,负担着沉重的差役租税,遭受着极其残酷的压迫和剥削,终年挣扎在贫困、饥饿和死亡线上。我是从旧西藏过来的人,我个人和家庭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证。

  我1938年出生在西藏那曲地区比如县夏曲镇瓦塘村一个贫苦牧民家庭,今年已经80多岁了。 我家乡夏曲镇过去叫夏曲卡,是典型的藏北牧区,也属于羌塘草原,平均海拔4500多米;从聂荣县方向流过来的两条河夏曲河和配曲河在夏曲卡汇合后,流入怒江,是怒江的源头之一。旧西藏牧区部落头人占有所有的草场、牧场和农区大量的耕地,每个部落都雇佣长期固定的佣人(农区叫农奴和奴隶,牧区叫佣人),给他们放牧、挤奶、捡牛粪、烧火、看小孩等等,白天黑夜一年四季什么脏活累活都干。

  我父亲去世很早,母亲是贫苦牧民家庭出身。我有一个哥哥,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就靠母亲一个人把我们兄弟姐妹四个辛辛苦苦拉扯大。

  我哥哥叫尼德,他从小就一直给牧主家里当佣人、放牧。由于受不了牧主的打骂欺辱,1955年的时候他从牧主家里跑了出来,参加了修筑黑昌公路(即国道317线也叫川藏公路北线,昌都至那曲段)。哥哥后来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半辈子都在修路,后来当过比如县养护段段长,一直干到退休,现在已经87岁了,全家生活都很好。

  我有两个弟弟,一个在两三岁时就饿死了。另一个弟弟当过小扎巴,过去也是到处流浪要饭,1959年民主改革时当过贫协主任,后来当过乡长,区、镇党委书记;妹妹一直在跟着母亲过生活,是普普通通的贫苦牧民。民主改革后,他们生活都很好。

  小时候,我们住的是外公和舅舅给的一间土坯房,面积不到七、八平米,夏天到处漏雨,冬天四处透风,我们一家人就凑合住着。由于房子太小,住不下,有时候是妈妈、有时候是我或哥哥要睡在外面,夏天的时候几乎都是睡在外面。


地主庄园的农奴扎西珠玛居住在低矮破烂的屋子里,过着悲惨的生活。

  我记忆中,那时经常吃不饱、穿不暖,为了能活下去,在冰天雪地里到处流浪要饭,给部落头人、牧主、活佛家里当佣人,在寺庙当小扎巴,经常被活佛、头人打骂欺负……头人、活佛叫我坡哲热地(男鬼热地),我听了以后心里很难受,想不通,因为明明知道我是人,他们为什么叫我男鬼?……

  我在寺庙当小扎巴时,有一次因为跟铁棒喇嘛顶了嘴,他大发脾气,不停辱骂我,还罚我在大经堂磕头1000次。平常日子里,因为生活困难,在寺庙也没有任何生活来源,就经常给部落头人、牧主、活佛(噶举派活佛可以结婚)家里当佣人,也是烧火、打水、放牧,看小孩等等,什么苦都受过。

  我在部落头人家里当佣人时,到现在我还记得很清楚,为了给牧主放牧,藏北的冬天到处是冰天雪地,我穿的是破破烂烂的衣服,鞋子是露脚跟的,右脚的小脚趾当时就被冻坏了,化了脓,到现在还是变形的。我记得,那时候白天穿什么,晚上睡觉就穿什么。睡觉时把破破烂烂的皮袄、腰带解下来拢一拢就算是铺盖,把鞋子裹一裹就成了枕头,直接睡在地上,冬天时感觉确实冷得很……

  有一次在给活佛家里看小孩,被欺负的实在受不了了,就拧了一下小孩的腿,小孩哭了。活佛马上知道了,狠狠打了我一顿,然后让人把我卷在毯子里,说要把我喂老鹰。我听了后很害怕,心里也很难受,当时我只好说,以后好好看,听话……

  在给头人家看小孩时,头人家的小孩把我当马骑,嘴里塞上绳子,抓着头发,打鞭子,让我爬,嘴巴经常被勒的鲜血淋漓。到夏天,头人家的小孩要到河边玩,说我们是马,让我们脖子上套着绳子,说是给马洗澡,不下河不行。当时,河水很深,很急。有一次我下河后,头人小孩故意把绳子扔了,河水差点把我冲走,幸亏是边上的一个贫苦牧民把我救了,那时候我才十来岁。达珠本家里很富裕,马很多。他们家的小孩挑最烈的马让我骑,没有任何马鞍、马镫,我的屁股鲜血淋漓,不知道摔过多少次,头人家小孩哈哈大笑……

  实在受不了在头人家当佣人这种欺凌,我就四处要饭。要饭时,被头人、活佛和牧主家里的狗,咬过不知多少次。其中有一次,是被部落头人家的狗咬了,腿上鲜血淋漓,后来又化了脓,不能走路,躺了好几个月,差点瘫痪、丢了命,至今身上还留有块块伤疤。当时正是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家里什么吃的也没有,妈妈为了我们到处去要饭,生活相当困难。当时我的几个弟弟妹妹哭着向母亲要吃的,母亲流着眼泪说,现在什么吃的都没有了,我不能割身上的肉给你们吃,怎么办?这样,我有一个弟弟就是活活饿死在母亲怀里的,当时我8、9岁……

  总之,在旧西藏,我确确实实是挣扎在生死线上,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那时,我和西藏千千万万农奴的命运是一样的,农奴主、头人、活佛根本不把穷人当人看,穷人没有活路,死活根本没有人关心。在当时,我只觉得受压迫、受剥削是命不好,是命中注定的……

  共产党来了苦变甜。新中国成立不久,1949年12月,毛主席就发出指示:“进军西藏宜早不宜迟”;1950年1月,西南局刘伯承、邓小平同志按照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把解放西藏的艰巨任务交给了张国华、谭冠三同志率领的十八军。十八军将士坚决执行中央的命令,自此,以十八军为主力,人民解放军从四川、青海、新疆、云南四路进军,开始了解放西藏的伟大征程。

  但是,在帝国主义和西方反华势力的支持和挑唆下,原西藏地方政府反动势力妄图把西藏从祖国分裂出去,一方面拒绝与中央人民政府进行和平谈判,一方面准备武力阻止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为了尽早把帝国主义势力驱逐出西藏,早日实现祖国大陆的统一,早日解放西藏各族人民,人民解放军首先打响了昌都战役,1950年10月19日解放了昌都,打开了西藏和平解放的大门,促进了“十七条协议”的签订。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原西藏地方政府在北京签订了“十七条协议”,西藏终于实现了和平解放。这是西藏永远摆脱帝国主义的侵略和羁绊,从黑暗和痛苦走向光明和幸福的关键性一步。

  在进军西藏、和平解放的过程中,张国华、谭冠三同志率领十八军将士坚决贯彻落实毛主席“进军西藏,不吃地方”“在西藏考虑任何问题,都首先要想到民族和宗教问题这两件大事,一切工作必须慎重稳进”和邓小平同志“靠政策走路,靠政策吃饭”等指示,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打破了帝国主义和分裂分子设置的重重障碍,克服了高寒缺氧、道路艰险、物资匮乏、斗争复杂等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模范贯彻执行党的统一战线和民族宗教政策,充分尊重藏族人民的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深情铸就与西藏各族人民间的军民鱼水情;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和耐心细致的工作,同时也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巨大代价和牺牲,最终胜利地完成了进军西藏、和平解放的伟大历史使命,把五星红旗插上了喜马拉雅山。


《桑登分到了土地》1959年拉加里 蓝志贵摄

  人民解放军和各族干部模范执行党的各项政策,以实际行动团结上层、影响群众。经过八年艰苦卓绝的工作,我们党团结了广大基本群众和上层爱国人士,培养了一大批民族干部,壮大了反帝爱国力量,孤立了少数分裂主义分子,为实现民主改革准备了条件。

  就拿我家乡来说。解放前,比如县(宗)管辖那秀六部落——达珠部落、贡部落、彭边部落、热西部落、查仁部落、比如部落,与索县、巴青等县其他几个部落一起被称作“霍尔三十九族”,由大小不等的措哇(部落)组成。部落头人中,有的是爱国进步的,有的是叛国的。比如,1959年武装叛乱时,查仁部落、比如部落的头人都参加了叛乱;而达珠部落、贡部落、彭边部落、热西部落这四个部落头人没有参叛,他们一直是爱国的。其中,部落头人达珠本在我家乡是有名的爱国进步人士,民主改革前,担任昌都解放委员会丁青办事委员会的农牧科长兼比如县解放委员会主任。1953年参加了西藏工委组织的爱国人士赴内地参观团,回来后大力宣传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伟大祖国好,特别是在遵守“十七条协议”等方面进行大力宣传教育,积极引导群众树立爱国主义思想。1959年西藏叛乱时,达珠本立场坚定地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在整个平叛过程中积极主动地筹集人、财、物支援部队,在坚决反对武装叛乱中成为一名模范爱国人士。1959年,达珠本被选为西藏自治区政协委员,1960年被任命为那曲地区行署副专员。1963年,达珠本因病去世,享年40岁,西藏自治区工委专门为他举行了追悼会。时任西藏工委书记、西藏军区第一政委张经武同志,对达珠本给予了高度评价:“达珠晋美多吉一生高举爱国团结进步的旗帜,为西藏民主改革的伟大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他始终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坚决遵守和维护党的方针政策,是一名共产党的忠实朋友和无尚的爱国人士……”

  对旧西藏的社会制度进行民主改革,是“十七条协议”明确规定的方针。另一方面,根据西藏的实际情况,中央对西藏工作采取了慎重稳进的政策。1957年,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讲话中明确表示,“西藏由于条件还不成熟,还没有进行民主改革。按照中央和西藏地方政府的‘十七条协议’,社会制度的改革必须实行。但是何时实行,要待西藏大多数人民群众和领袖人物认为可行的时候,才能作出决定,不能性急。现在已决定在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不进行改革。在第三个五年计划期内是否进行改革,要到那时看情况才能决定。”

  为了实现和平改革,我们党反复做宣传解释工作,耐心等待,并实时地进行了重大政策调整,做到了仁至义尽。尽管如此,1959年3月10日,在帝国主义的支持和唆使下,西藏上层反动集团仍然违背历史潮流和西藏广大人民的意愿,公然背叛祖国、背叛人民,撕毁“十七条协议”,悍然发动了全面武装叛乱,十四世达赖逃亡国外,成立了所谓的流亡政府,长期从事分裂祖国的活动。他们发动武装叛乱的反动目的是阻挠改革、分裂祖国、妄图实现其“永远不改”的梦想。

  为了维护祖国统一,保护西藏广大人民的利益,中央毅然决定进行平叛。1959年3月28日,周总理签署国务院令,宣布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领导西藏各族人民一边平叛,一边进行民主改革,废除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建立各级人民政权,祖祖辈辈受压迫、受剥削的百万农奴翻身解放,当家作主,成了国家的主人。正如毛主席指出的,“只要西藏的反动派敢于发动全局叛乱,那里的劳动人民就可以早日获得解放,毫无疑义。”


图为邓小平与热地交谈。陈宗烈摄 来源于《图片西藏古今》

  二、民主改革后,西藏各族人民的新生和达赖分裂主义集团的干扰、破坏

  民主改革,废除了在西藏历史上延续了几百年的封建农奴制度,祖祖辈辈受压迫、受剥削的农奴和奴隶翻身得解放。解散了长期野蛮统治西藏劳动人民的噶厦政权及其所属的军队、法庭和监狱;废止了旧西藏法典及其野蛮刑罚;彻底废除了农奴、奴隶对农奴主的人身依附关系,彻底废除了封建农奴制度、封建剥削和封建特权,彻底废除了乌拉差役和高利贷债务。西藏百万农奴和奴隶从此获得翻身解放,成为西藏的主人和国家的主人。他们的生命安全和人身自由从此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的保障,不再遭受农奴主的政治压迫、强迫劳动和非人待遇,不再遭受沉重的差税和高利贷剥削。第一次获得人身自由、获得土地和牛羊的百万农奴,在属于自己的土地上扬眉吐气、载歌载舞,他们欢呼:“达赖的太阳照在贵族身上,毛主席的太阳照在我们穷人的身上。现在达赖的太阳下山了,我们的太阳升起来了……”

  就拿我自己来说,西藏和平解放时,我刚十来岁,给部落头人家当佣人。家乡来了解放军,当时被称作“红汉人”,不少头人、活佛说:“红汉人”不好,不能接触,如何如何坏。那时解放军的主要任务是宣传、贯彻落实“十七条协议”精神,团结争取西藏上层人士和影响群众工作。当时的条件下,解放军和工作组来回经常住在部落头人家里,我给他们烧火、打水。接触时间长了,我感觉他们不像有些活佛头人说的那样,解放军对我们穷人很好,给吃的给穿的,还给我讲革命道理。接触得越多,就越感到解放军是好人、是亲人。所以,我是从认识解放军认识的共产党,在我心里,解放军就是共产党,共产党就是解放军。

  1959年,我的家乡一边平叛、一边民主改革。当时,为了培养藏族干部,解放军和工作组动员藏族青年到内地学习,我就下决心报了名。这样,我很幸运地成了我家乡到内地学习的第一批学员,到了北京中央政法干校。在北京四年学习中,我懂得了一个道理,过去我们穷人受苦受难,不是命不好,而是受三大领主的压迫、剥削,没有人身自由、没有人权……在北京学习期间,各族人民的大救星毛主席接见了全体学员,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毛主席。民主改革,是我和同我一样过去被剥削被压迫的农奴、奴隶改变命运的转折点。所以,我经常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西藏,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热地的一切。这是我心底的话。

  民主改革给西藏各族人民在思想观念上带来了巨大、丰富而深刻的变化:

  一是,共产党、解放军带领西藏各族人民推翻旧制度、建立新政权,砸碎了三大领主套在我们身上的枷锁,使我们从受压迫、受剥削的农奴和奴隶变成国家的主人,过上了幸福生活。西藏人民发自内心地深深感到,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共产党才能救西藏,只有永远坚定不移地跟着共产党走,西藏各族人民才能过上安宁幸福的生活,才能有更加美好的前途,才能最终实现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二是,各族群众懂得了一个道理。过去以为我们穷人受苦受难是命不好,是命中注定的。通过民主改革接受教育,才知道我们的悲惨生活,不是因为命不好,而是受三大领主的压迫和剥削,根本没有任何自由和人权造成的。所以,谁想复辟封建农奴制度,谁破坏稳定发展的大好形势和我们幸福美满的生活,西藏各族人民是绝不答应的!

  三是,走社会主义道路,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充分地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公民权利和自由民主,西藏各族人民扬眉吐气,真正成了西藏的主人、国家的主人。

  与此同时,经过民主改革,以十四世达赖为首的上层反动集团,丧失了建立在剥削、奴役劳动人民之上的“昔日天堂”。他们叛逃国外后,在西方反华势力支持下,成立了非法的所谓“流亡政府”,长期从事图谋“西藏独立”的分裂破坏活动。

  60年来,达赖作为一个政治流亡者,披着宗教外衣,接连不断窜访西方各国,博取西方同情;与西方反华势力相互勾结,完全不顾西藏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等各项事业蓬勃发展、欣欣向荣,各族人民群众生活幸福安康的事实,打着人权、民族、宗教、文化、环境等旗号,恶毒攻击党和政府的各项政策,挑拨、挑动民族矛盾,制造社会不稳定因素,破坏西藏的稳定发展。1987年、88年、89年,他们在拉萨连续制造大规模骚乱、闹事。2008年,他们又制造了拉萨3 14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暴力干扰北京奥运会火炬传递,冲击我驻外使领馆等一系列暴力活动。

  达赖集团的反动本质是不会改变的,达赖集团的分裂破坏活动是不择手段的。60年来,他们不断变化手法,抛出各种谎言,一方面极度美化在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统治下的旧西藏,把残酷、黑暗、野蛮、落后、专制的旧西藏描绘成人间天堂;另一方面又提出所谓“中间道路”,“大藏区”,“高度自治”等变相独立要求,企图混淆视听,实现其分裂西藏的最终目的。

  历史已经雄辩地证明,十四世达赖是图谋“西藏独立”的分裂主义政治集团的总头子,是国际反华势力的忠实工具,是在西藏制造社会动乱的总根源,是阻挠藏传佛教建立正常秩序的最大障碍,是披着宗教外衣祸藏乱教的政客。十四世达赖及其政治集团是旧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和极少数农奴主阶级的总代表,是旧西藏政治、经济和文化资源的垄断者和既得利益者。他们与占西藏人口绝大多数的广大劳动人民存在着根本的利害冲突,与西藏社会发展进步的要求和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存在着不可调和的深刻矛盾。我们与达赖集团之间分歧和斗争的实质,根本不是自治与不自治的问题,不是宗教问题、民族问题,也不是人权问题,而始终是进步与倒退、统一与分裂的斗争。他们对于失去昔日的天堂,是不甘心的;对西藏人民当家做主,是不甘心的。所以,只要达赖分裂主义集团存在一天,西方反华势力存在一天,反分裂斗争就不会停止。达赖集团分裂祖国、妄图复辟旧制度的图谋,西藏各族人民是绝不会答应的。他们的目的,过去没有实现,现在没有实现,将来更永远不会实现!

  扬眉吐气——达孜县翻身农奴愤怒焚烧三大领主藉剥削、压榨他们的务种文契(1959年 陈宗烈摄)

  三、社会主义新西藏翻天覆地的历史巨变

  实行民主改革,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西藏百万农奴和奴隶的大解放,西藏经济社会的大发展。但是,由于西藏脱胎于封建农奴制社会,发展起点低,起步晚,底子薄,加之,自然环境特殊,高寒缺氧,交通不便等各种因素,西藏经济社会发展相对滞后,各族人民的生产生活水平比起发达地区还有很大差距。民主改革以来,党中央一直十分关怀西藏各族人民,始终高度重视西藏工作,在各个不同历史时期,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连续制订了一系列有利于加快西藏经济社会发展,有利于提高西藏各族人民生产生活水平,有利于维护祖国统一和维护西藏社会稳定的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极大地改变了西藏的社会面貌,极大地改善了各族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

  60年来,在党中央亲切关怀下,在全国人民的大力无私支援下,西藏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等各项事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各族人民翻身解放、过上了千百年来从来没有过的幸福生活。作为一个西藏土生土长、在西藏工作了几十年的民族干部,我从自己亲身经历中总结了五句话:这半个多世纪以来,西藏是从黑暗走向光明,从落后走向进步,从贫穷走向富裕,从专制走向民主,从封闭走向开放。几十年来,这5句话被大家普遍认可并广泛引用。

  第一、从黑暗走向光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通过和平解放、平息叛乱、民主改革、成立自治区,西藏各族人民永远摆脱了帝国主义的侵略和羁绊,粉碎了帝国主义势力和西藏上层少数分裂主义分子把西藏从祖国分裂出去的阴谋,建立了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走上了各族人民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社会主义新时代的光明大道。

  第二、从落后走向进步。砸烂了封建农奴制腐朽思想的精神枷锁,全面推动西藏社会的发展进步,基础设施建设、教育卫生、科学技术、社会保障、生态文明建设、公共服务水平等方面实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藏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得到有效保护、继承和发展,各族人民成为创造和享受社会文明进步成果的主体,西藏社会面貌焕然一新。

  第三、从贫穷走向富裕。从根本上废除了封建农奴制的生产关系,广大农奴和奴隶有了自己的土地和牛羊,社会生产力得到空前解放,在中央的特殊关怀和全国人民的无私援助下,经济社会保持跨越式发展良好势头,人民生活不断改善,正在同全国一道向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努力奋斗。

  第四、从专制走向民主。彻底推翻了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废除了封建等级制度、人身依附关系和各种野蛮刑罚,百万农奴翻身得解放,实现了社会制度的历史性跨越;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人民群众当家作主,自主管理本地区、本民族事务,参与管理国家事务,真正享有了宪法和法律规定的公民权利和自由民主。

  第五、从封闭走向开放。西藏各族人民不断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完全改变了旧西藏社会长期封闭、停滞不前的局面,交通、通讯事业迅速发展,与祖国内地各民族的交往交流交融不断深化,全方位对外开放格局有序形成,改革开放不断深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不断完善,初步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西藏特点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西藏日益融入现代社会的历史进程。

  这些年,我每年都回西藏看一看。2017年我去了拉萨、林芝、山南三个市17个县区(包括墨脱县),2018年我又去了昌都、那曲两个市7个县区,这是我十几年来去的县乡村最多、接触群众最多、行程最远的调研,亲眼目睹、亲身感受了西藏基础设施建设、可再生能源建设、旅游示范区建设、边境小康村建设、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各族群众生产生活条件的改善等各方面工作的新发展、新变化、新成就。比如:各族群众收入大幅增加,社会保障水平不断提高,获得感、幸福感大大提升;华能集团承建的雅鲁藏布江藏木电站、中尼铁路前期工程、川藏铁路、川藏高速公路、青藏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日新月异……西藏各项事业发展之快、城乡面貌变化之大、各项惠民政策效果之好,在过去是想都想不到的,真可以说是西藏发展进步史上新的人间奇迹!

  近年来,西藏举全区之力推进“三大攻坚战”,取得重大进展。特别是,西藏集边境地区、贫困地区、民族地区于一体,是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经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检查考核通过,西藏2018年又有25个县符合退出贫困县条件,共计30个县摆脱贫困;在2016年至2017年累计减少贫困人口30万人的基础上,2018年又有18万人达到脱贫标准。西藏正在向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的目标继续努力奋斗。

  当前,西藏已经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上。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英明领导和亲切关怀下,在全国各族人民大力无私援助下,自治区党委、政府树牢“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坚决做到“两个维护”,始终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始终不渝地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十九届二中、三中全会精神和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精神,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治国必治边、治边先稳藏”的重要战略思想和“加强民族团结、建设美丽西藏”的重要指示精神,深入贯彻落实党的治藏方略和中央对西藏工作的一系列指示精神,坚定不移地深入开展对十四世达赖分裂主义集团的斗争,紧紧围绕“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践行“五大发展理念”、着力打好“三大攻坚战”,团结带领全区党政军警民,艰苦奋斗、真抓实干、开拓创新、锐意进取,稳定发展两手抓、两手都很硬,全区社会局势持续稳定、经济社会发展持续加快、生态文明建设持续深化、民生持续改善,各项工作都取得了新成就、迈上了新台阶,进一步维护和发展了西藏和谐稳定、繁荣发展的大好局面。

  总之,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英明领导下,当前的西藏政通人和,百业俱兴,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局势稳定,民生改善,民族团结,军政军民团结,宗教和睦,生态良好,边防巩固,人民群众安居乐业,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新气象,稳定发展形势正处在历史上最好时期之一。

  60年的历程极不平凡,60年的经验弥足珍贵。60年来,西藏的社会制度、社会历史和西藏各族人民的命运,之所以发生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根本原因在于我们有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有党中央无微不至的深切关怀;根本原因在于,我们有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有祖国大家庭的全力支援;根本原因在于,我们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西藏各族人民当家做主人,真正成了国家的主人;根本原因在于,我们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党的治藏方略。

  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铿锵有力的“六个必须”,是新时代做好西藏工作的根本遵循。这就是: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坚持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必须坚持治国必治边、治边先稳藏的战略思想,坚持依法治藏、富民兴藏、长期建藏、争取人心、夯实基础的重要原则;必须牢牢把握西藏社会的主要矛盾和特殊矛盾,把改善民生、凝聚人心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坚持对达赖集团斗争的方针政策不动摇;必须全面正确贯彻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加强民族团结,不断增进各族群众对伟大祖国、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必须把中央关心、全国支援同西藏各族干部艰苦奋斗结合起来,在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中做好西藏工作;必须加强各级党组织和干部人才队伍建设,巩固党在西藏的执政基础。

  我坚信,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西藏各族人民继续弘扬民主改革的伟大成果,各族人民共同团结进步、共同繁荣发展,坚定不移地维护祖国统一,旗帜鲜明的反对分裂,万众一心,锐意进取,保稳定、促发展、奔小康,在新的时代、新的征程上,建设团结、民主、富裕、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新西藏的伟大事业必将取得新的更大胜利,各族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一定能够实现!

(责编: 胡瑛)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共和国将军欧洛布穷的坚守

    W020190327352988239982.jpg
    欧洛布穷出生在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尼木县塔荣村一个贫苦的翻身农奴家庭。从军期间,参与侦破走私大案,到海拔6500米的珠峰营地,用生命护卫奥运圣火。无论过程多么艰难,他始终坚守一名军人的本色与初心,牢记自己是翻身农奴家庭走...[详细]
  • 翻身农奴次仁培:阳光照耀下幸福的日子

    还有两天就是3月28日了,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的主要交通要道上,彩旗飘扬。家住拉萨的次仁培老人也开始忙碌起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