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文史

【大山驻村见闻】画出生活的色彩

唐大山 发布时间:2020-06-19 10:11:00来源: 中国西藏网

  【编者按】在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收官之年,记者唐大山来到金沙江畔的藏东朱巴龙乡驻村。爱好文学的他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有何感悟,《大山驻村见闻》将给你展示一幅幅康巴大地的发展变化图景,描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人们昂扬向上的精神风貌。

  村委会大院里有四个人正在忙碌着,地面上放着五颜六色的盒子,里面装着液态颜料。

  老村委会在2018年被金沙江堰塞湖泄出的洪水冲击,已成危房。新村委会主体工程春节前已完工,但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附属设施及彩绘等停工。今天来了彩绘人,我们对搬进新村委会有了盼头。

  他们把彩绘叫画画,通俗易懂的说法。邓增是工头,他边干活边与我聊着。  


图为工作中的彩绘者摄影:张济荣

  “我今年32岁,画画已有十多年。”

  “你是哪里人?”

  “帮达的。”

  “我熟悉那个地方,每次来芒康或者从芒康回拉萨,帮达都是必经之地,茶马古道上响当当的地名。”

  “你说的是八宿县的帮达镇,我说的是芒康县的帮达乡。”

  “我在这里驻过两次村,不知道芒康县还有个帮达乡。”

  “那么有名的地方,你不知道?”

  “帮达仓,响彻康巴大地乃至西藏的商号。”

  “是我们家乡的。”

  “你怎么学起画画的?”

  “帮达乡挨着盐井,那一片以前都是出商人的地方,如今好多人会做生意。我长得壮,不通那一行,家人让我学唐卡。芒康县南部的人,很少有闲着的。这有传统做生意的因素,也与政府鼓励发家致富有关。开始给人家房子画画,我觉得身上被颜料溅得像跳大神的,心里有些不舒服。慢慢地,我喜欢上画画,因为房子在画前与画后区别太大。画前虽是新房,只是新房;画后的新房,藏族风格鲜明,给人一种美感。现在,画画是我掌握的一个技能,也是我吃饭的行当。”

  “给村委会画画和给其他建筑画画都一样吗?”

  “给村委会的房子画画简单,图案是常见的几种。有的需要用墨线弹出标记,有的凭感觉就能画好。生活富裕了,讲究的人家越来越多,他们把房顶和四周的图案设计成一个整体,对花纹的要求精致,看起来有种富丽堂皇的感觉。难度大的是寺庙,那里画出来的图案往往象征着什么,如吉祥八宝等内容。”

  “你们的工钱怎么算?”

  “他们每人每天有300元的收入,由我支付。这只是村委会的附属建筑,我把这部分的画画包下来,3000元。上面的房檐1米40元,窗户周边有具体的计价标准。我们今天中午来的,明天下午三四点能画完。”

  


图为唐大山与邓增(右)等人在新房前合影摄影:张济荣

  “画完了回帮达乡吗?”

  “去芒康县城,那里有活等着我们,后天可以干那边的活。这里的画画算小活,在两项大些的工程间见缝插针就干了。”

  “你们今晚住哪里?”

  “住在村委会的房子里。我们车里装着被子。”

  “在哪里吃饭?自己做?”

  “江对岸有馆子,到那边去吃。”

  “有意思,你们在金沙江这边的西藏干活,去金沙江那边的四川吃饭。”

  邓增摊开花花绿绿的手:“叔叔,哪里有水可以洗洗?”

  “这么多颜料能洗掉吗?”

  “这种产品发明四五年了,我不知道叫什么,反正不是涂料,也不是漆。我手上的东西暂时洗不掉。如果一下能洗掉,我们画在上面的画,遇到雨水就跟着掉了。实际上,我第一次用这种颜料画的画,现在看起来还像刚画上去的一样。”

  “它会永远长在你手上?”

  “要是那样的话,这么多的房子,手比墙还厚。过两三天,它在手上干了,慢慢揉搓,能掉完。”

  看着他浑身上下色彩斑斓的颜料,我忽然意识到,他们用彩绘技艺给千家万户送去赏心悦目的颜色和图案,也为自己的生活画出了美好幸福的色彩。(中国西藏网通讯员/唐大山)

(责编: 李文治)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